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十面埋伏
    “该死的家伙,想逃走?追上去。”中年人看见李氏逃走,面色顿时变了起来,他来的目的之一,就是对付岳飞,作为岳飞的女人,岂能让她逃走?说着连地上的尸体都不管,率领身边的风波亭密探紧随李氏身后飞奔而去。

    众多风波亭的高手纷纷上马朝李氏追去,却没有注意到张勇手袖被风吹起,一个水墨凉亭出现在手臂之上,这分明就是风波亭的标志。可惜的是,中年人并没有关注这些,在他眼中,李氏才是最重要的。

    “居然是风波亭,风波亭,这背后是谁?陛下或者是万俟卨?”李氏骑着战马?,脑海之中想着见到的那个凉亭记号,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这背后掩藏了什么事情,让李氏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个时候他最想的就是快速见到岳飞,禀明其中的一切。

    隐隐之中,她已经察觉到风波亭为什么会来这一招,贼喊捉贼,就是想除掉岳飞,只是让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赵构会出手,难道这一切赵构不知道?若是如此,还有一线生机,但若是赵构知道呢?李氏心中冰冷,岳飞为大宋呕心沥血,最后却得到这样的结果,天下人若是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看待南宋呢?难怪世人都不想为南宋效力,如此朝廷,奸臣当道,忠臣如何能活?

    就在李氏寻找岳飞的时候,在遥远的北方,战争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

    燕京城外,一只只兵马北上,刀枪林立,甚至还有火炮的踪迹,这些火炮都是从鲁地运来的,在海河河口动用了无数人力物力,才能运到燕京,然后从眼睛运到临渝关,临渝关虽然破旧,但是地势险要,火炮放在上面,可以有效的击杀敌人。

    唐军和金军的厮杀即将开始,整个幽州城上空也密布着战争的乌云,燕京城内的青壮们也纷纷出手,或是搬运粮草,或是参军入伍,这些人自从知道李璟准备将京师设在燕京之后,就动了心思,恨不得立刻加入李璟的队伍,成为其中的一员,也因此能凭借皇城脚下的优势,平步青云。

    李璟也已经离开了燕京,燕京现在镇守的人是甄五臣,手中的兵马并不多,但足以镇守燕京,这次大军一起出动,径自朝临渝关而去。

    完颜宗翰率领大军缓缓而行,从雄县而过,越过武清,径自朝临渝关而来。一路上,完颜宗翰虽然是所向披靡,但心中并不高兴,燕京就在北方不远的地方,他知道李璟肯定有重兵放在燕京,可这么近的距离,李璟居然没有派兵前来进攻自己,这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唯一的解释,就是李璟在前方已经设下了重重埋伏,要对自己动手。

    “前面的情况不大好,已经传来有李璟的兵马出没。”完颜宗弼整个人都变的沉默起来,脸上也没有往日的猖狂和得意,甚至还多了一些萧瑟。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李璟这准备是一战而定乾坤,偌大的华北就这样在我手中丢了,对不起大金朝廷。”完颜宗翰一声长叹,说道:“以前认为中原的长城固然很坚固,但在我大金铁骑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现在才知道,汉人的长城是何等的重要,否则的话,我们可以在长城的任何一个缺口出没,哪里像现在这样,只能走临渝关。”

    “哼,不管他有多少人,知道挡在我们面前的人都得死。”完颜宗弼抽出长刀,恶狠狠的说道,他就不相信,李璟仓促之间能抽出多少兵马,能够抵挡金人十几万大军。

    “也只能如此了。”完颜宗翰摇摇头,眼前的官道是何等的漫长,好像根本不能走完一样,大军缓缓而行,完颜宗翰的心逐渐提了上来。

    走过一望无际的平原,入眼的是一座座山峰,已经进入临渝关所在的领域,山林无数,脚下虽然是官道,但是实际上也就是比普通的山道好一些而已,大军行走虽然没有问题,但行军的速度缓慢,这让完颜宗翰有些担心。

    “轰,轰!”一阵阵战鼓声传来,完颜宗翰面色大变,却见两边山林现出了无数旗帜,人马冲了出来,为首两名大将,一左一右,在半山腰上停了下来,张弓搭箭,无数弓箭就朝金人射了过来,惨叫声连绵不绝。

    “完颜宗翰,你逃不掉了,我等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一名大将看见正在躲避弓箭的完颜宗翰等人,顿时哈哈大笑。

    “该死的东西。”完颜宗弼面色涨的通红,就准备冲上去和对方厮杀,他看的出来,围困自己的士兵并没有多少。

    “赶紧离开这里。”完颜宗翰猛的拉住对方,完颜宗弼正待训斥,忽然听见背后战鼓声响起,顿时整个人都变傻了,他忘记了,在自己的身后还有敌人已经追杀上来了,这个时候和眼前的敌人厮杀,恐怕也难以逃脱背后敌人的追杀。

    “该死的家伙。”完颜宗弼恶狠狠的说道,只能是跟随完颜宗翰身后,率领大军呼啸而过,连两边的弓箭都不管了,十几万大军对身边的数千军队居然不敢抵抗,甚至后军的数千大军轻松被留了下来,为唐军所歼灭,夺取粮食辎重无数。

    “哈哈,都说金人很是厉害,在华北一带攻城略地无数,也不知道多少人都败在他手中,如今碰见我们大唐,也不过是如此而已。白兄弟,有这些辎重粮草,你我也能升官发财了。”大将景德忍不住哈哈大笑。

    “都是陛下的功劳,你我也只是听从陛下的吩咐而已。”白钦点点头,眉宇之间的喜色还是流露出来,远征幽州,立下了功勋,也是不虚此行了。

    “可惜了,你我只能是捡了后军,这点人马还是太少了,在临渝关的那些家伙才是最大的胜利者。”景德摸了摸胡须,还有一些感慨。

    “走吧!待解决了这些家伙,我们还是有机会的,看,朱将军来了,我们赶紧迎上去,大军联合在一起,继续对金人展开进攻,必定能立下功勋。”白钦指着远处杀来的兵马,大纛之上,有一个硕大的“朱”字,就知道担任围追堵截的朱武已经率领大军前来,作为武将中爵位最高者之一,白钦等后来者不敢怠慢,赶紧领着众人迎了上去,至于在一边的金人俘虏,这个时候却不敢动弹,身边可是跟着数万大军,稍微有点动作,必死无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