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韩世忠白衣渡江
    襄阳城,可以说是中原王朝所有城池中最为奇怪的城池,以江为护城河,城墙威严耸立,高高在上,易守难攻,让人不敢小觑,历史上也不知道有多少英雄人物都在这个城池下折戟沉沙。

    襄阳城灯火辉煌,虽然已经是华灯绽放,白天的热闹仍然没有在这座雄城中消除,大街小巷的酒肆中仍然传来一阵阵嬉闹之声。仿佛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在数百里之外,岳飞正率领大军交战,双方厮杀,在这里仍然是一片欢歌笑语。

    成闵静静的坐在衙门之中,自从韩世忠归顺李璟之后,他跟随岳飞返回江南,可惜的是,因为他当年是韩世忠身边的亲信,朝廷虽然用他,但并不是真正的信任他。这次也是来到襄阳,也只是为了率领援军前来,岳飞在南阳一带混的不错,一路上所向披靡,传到临安,传闻皇帝心中很高兴,准备册封他为国公的。这让他想起了韩世忠,或许这个时候韩世忠若是也存在的话,大概混的绝对不会比岳飞差。

    可惜的是,韩世忠这个时候并不在江南,甚至混的丝毫不比岳飞差,唯一让成闵心中不悦的是,韩世忠已经忘记了自己。

    “看到了没有,叛将韩世忠亲信大将,现在只能混了一个厢军指挥使,啧啧,当年他可是威风的很啊!”这个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戏虐的声音,让成闵心中极为恼怒,双目中闪烁着阴冷的光芒,最后想到了什么,只能化成了一声长叹。

    “别看韩世忠这个时候在唐军那里混的不错,可是谁都知道,岳将军的兵马已经杀入南阳了,随时能占据商洛,强大的大唐恐怕会被我大宋一分为二,收复中原也是指日可待。像韩世忠这样的人也只能会遗臭万年。”又一个声音传来,充斥着讥讽,让成闵忍不住捏紧了拳头。

    “都说李璟天下无敌,但现在看来,李璟也不过如此而已,年少登基称帝,现在已经狂妄自大,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了,忘记了岳将军的威风,这才造成大错。相信不久之后,李璟的天下就会分崩离析。我大宋恢复中原的机会就在眼前。”可恶的声音再次响起。

    “哼,李璟若是如此简单,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小觑李璟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成闵忘不了当初黑夜之中,李璟突然出现在韩世忠面前的情况,数万骑兵呼啸而来,瞬间将韩世忠给打懵了,三军将士也不知道逃了多少,连韩世忠也被李璟生擒活捉了。

    突袭!成闵忽然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岳飞进入商洛已经快一个多月了,作为新兴的大唐王朝,难道没有任何策略吗?作为最英明的大唐皇帝忘记了商洛,忘记了岳飞的厉害?

    “不对,大唐或许已经动手了,这个时候?”成闵绝对相信大唐已经动手,只是在什么地方动手,谁也不知道。

    “哎!听说李璟北伐,将所有的兵马都带走,中原已经没有多少兵马了,就算反应过来又能如何?手中又没有多余的兵马。”声音再次响起,成闵扫了过去,嘴角一笑。

    若是小觑了李璟的中原兵马才是天大的笑话,李璟采取的兵役制度,基本上超过四十岁的士兵都会分到地方,维持地方秩序,巡视乡里,闲时练兵,忙时务农。这也造成了李璟手中不少预备役士兵,一纸命令下去,就会有大量的士兵出现,缺少兵源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兵马从什么地方来?”成闵并没有理会旁边的议论,而是思考着这个时候李璟会从什么地方破局,只是想了半天,也想不到会在什么地方有危险。最后摇摇头,化成了一声叹息,径自下了酒楼。

    他不知道的是,大江之上,百余搜战船缓缓而来,船只之上尽用白色,缓缓而行,虽然还没有到冬天,但是在这个时候,每天夜晚和早晨,江面浓雾缭绕,根本就看不清楚对面的一切。战船尽数用白色,在浓雾中,更是很难察觉。

    韩世忠也同样穿着亮银盔甲,身上穿着白色披风,不光是他,就算是身后的士兵都用白布做了披风,甚至身上的盔甲都染成了白色,为的就是在浓雾之中,别人看不清楚,尽可能的快速杀到襄阳。

    谁也不会想到,韩世忠会在这时候出兵,而且数万大军直接杀到襄阳重镇,韩世忠站在甲板上,脸上闪烁着一丝复杂的神色,他原本是大宋的将军,后来归顺李璟,心中还是有些迫不得已,现在没想到,居然率领大军进攻自己的故国,让他心中有些不好受。

    “解元,你说我们这次?”韩世忠忍不住出言询问道。

    “将军,天下一统本身就是大势所趋,赵氏没落无能,丢失大好江山,连带着天下百姓都跟着后面倒霉,陛下乃是天命之子,天命所归,率领大军统一天下,也是万民所望。将军舍弃小义,成全大义,才会流芳百世。”解元毫不犹豫的说道。

    “当年吕蒙白衣渡江,没想到今日我韩世忠也是白衣渡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拿下襄阳重镇,将鹏举锁死在商洛一带。”韩世忠很快就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计较。他只是随口一说,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为大唐效力。

    “自从岳飞出现在商洛的那一刻起,实际上就已经有今日的下场了,岳飞一己之力,如何能扭转乾坤,陛下高瞻远瞩,身边能人无数,岂是岳飞能够比拟的。襄阳重镇乃是岳飞粮草聚集地,只要拿下襄阳,就能断岳飞后路,这个时候,恐怕谁也不知道我们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或许,他们还沉浸在岳飞取得的一系列的胜利之中呢!”解元不屑的说道。

    “从这方面来说,那个耶律大石还是有几分能耐的,能够看出岳飞后路不稳。”韩世忠也不得不承认,耶律大石目光敏锐,指挥策略如同羚羊挂角,让人不可捉摸,就冲着这一点,他也相信襄阳绝对能落入自己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