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决定
    对于杜兴的加急信息,暗卫使用了各种手段,在第三天的时候终于到达汴京,整个政事堂为之震动,不仅仅是召集了军机处留守大臣,甚至连兰蔻和柴二娘也被惊动,岳飞突然袭击虽然是在众人的意料之中,朝廷甚至对韩世忠增加了各种装备,毕竟从中原到汴京,最直接的距离就是从江都上岸,直接杀入汴京,所以大唐才会在中原放下了不少的人马。

    没想到岳飞并不是在江都出现,而是去了荆襄,在一个世人想不到的地方出现,一出现就将新野城团团封锁起来,现在都三天过去了,新野到底是什么情况,众人都很难猜到,但想必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现在大家都看到了,呼延灼已经存必死之心,杜兴已经前往武关,整顿武关,征召周围的军队,好防御岳飞从此进入武关,占据关中,封锁整个巴蜀通道。现在朝廷该怎么做?”兰蔻看着手中的书信,眉头微微皱起,这是一个不好的消息,若是一个不留意,大唐的江山社稷都会受到影响。

    “不管怎么样,暗卫这次是失职了,从临安到新野,这么长的路程,千里之多,居然没有发现岳飞的踪迹,没有察觉到岳飞的行动方向,这明显是一种失职。”王璞冷哼了一声,朝廷每年也不知道耗费多少金钱,才打造出了暗卫这样的组织,没想到暗卫无能,岳飞大军都已经攻入新野,这才察觉到岳飞的真正目的。

    “现在说这些都已经迟了,关键是现在如何派兵去救。像杜兴所说的这样,让韩世忠前往武关,收拢关中兵马?”张孝纯不满的扫了王璞一眼,现在这个时候说这些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岳飞兵临城下,只有早日解决岳飞,然后才能追究暗卫的责任。

    “韩世忠真的可以吗?”郑居中面色苍白,他的年纪大了,最近一段时间身体也不好,随时都有可能驾鹤西归,这次因为朝中出了大事,这才来到大殿上,与众人商议此事。

    “韩世忠的才学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他刚刚归顺朝廷不久,这个时候就去对付岳飞,这万一?”王璞看了郑居中一眼,一下子就明白郑居中心中所想,实际上,这也是他担心的问题。韩世忠真的终于超朝廷吗?既然大家已经知道岳飞的行军方向,一旦韩世忠和岳飞合流,整个关中甚至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陛下让他主掌朝廷水师,坐镇江都,陛下相信还是很信任韩世忠的,陛下都能信任,为何我等就不行呢?”张孝纯想了想说道:“宗正大人以为如何?”

    李甫虽然已经离开了朝廷,但执掌朝廷大权数年之久,可以说李唐朝廷就是他一手草建的,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听从他的安排。

    “用肯定是要用的,陛下都信任韩世忠,而且韩世忠的才能的确能对付的了岳飞,在满朝文武之中,也只有韩世忠有这样的能耐。陛下远在幽州,不用他,还能用谁?”李甫想了想说道:“只是韩世忠手中的兵马却是没有多少,关中才有多少兵马,两万人坐镇关中,十万大军坐镇西北河湟,想要进入关中,非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样子,关中能不能抵挡岳飞的进攻。”

    “宗正的意思是?”柴二娘迟疑道:“莫非宗正还有其他的策略,可以改变眼下的局面?”大唐高高在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什么时候被敌人夺取过疆土的,现在李璟更是在北方攻城拔寨,所向披靡,眼看着就能占据整个北方,若是丢掉了商洛,乃至关中,那还了得。

    “这个计策并不是我臣用的,只是陛下用的,无非是声东击西而已,既然岳飞在荆襄一带出兵,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向江南进军,若是将岳飞引回来,那是最好,若是不行,想来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李甫想了想说道。

    “好,既然如此,就调韩世忠将军西进,让林冲将军继续南下,南下进攻江南。”兰蔻想了想,还是下达了命令,她看中的还是声东击西,当年的李璟就是凭借这个计策,击败了岳飞的好几次进攻,到现在还因此而夺取了幽州。

    等众人走了之后,李甫却是留了下来,兰蔻有些好奇的说道:“王叔这个时候留下来,恐怕是有其他的事情吧!”

    “岳飞神勇,就算是陛下,想要击败对方,也十分困难,更不要说将其斩杀,臣有一计可以除掉岳飞,只是担心陛下那边。”李甫迟疑了起来,谁都知道李璟十分爱才,对于有才能的人都十分喜欢和欣赏,看看韩世忠这些年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大唐的将士,可归顺大唐之后,仍然享受很高的地位。这个岳飞虽然可恶,但不得不承认,岳飞是一个有才能的人,这样的人若是被杀了,更不要说他还是李璟的师弟,李璟会不会因此而怪罪自己,李甫不知道。

    “既然是敌人,那就按照对付敌人的办法来,就算是陛下的师弟又能如何?难道因为对方是陛下的师弟,陛下就不想统一天下了吗?王叔,你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柴二娘显然比兰蔻要理智的多,一切以江山社稷为重,哪里在乎什么师兄弟之间的情谊。

    “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赵谨。郑娘娘那里?”李甫心中更是一阵迟疑。

    “能为我大唐而死,那是一件荣耀,相信郑家妹妹是不会说什么的。”柴二娘又说道,声音坚决,没有任何迟疑。

    “若是能保存他的性命,那就留下来,郑家妹妹或许不会说什么,但陛下仁慈,当初曾答应了保存他的性命,尽量保下来吧!”兰蔻叹息了一声。她不是担心郑观音心中想什么,只是单纯的为赵谨感到可怜。到底年纪轻轻,不能就这样死了。

    “臣知道了。”李甫赶紧说道。

    望着李甫离去的背影,兰蔻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也不知道宗正大人到底是想了一个什么计策?”

    “只要能杀了岳飞,是什么计策并不重要。”柴二娘轻笑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