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滏阳河
    李璟席卷幽州,从海路攻陷幽州城之事不过两三日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华北,华北的汉人早就苦金人久矣,这个时候听了这个消息之后,精神振奋,无数义军纷纷揭竿而起,袭击金人的队伍,截断金人的粮草,让金人苦不堪言。

    完颜希尹接受了完颜宗翰的命令,一方面命令大军收拾城中粮草,朝归化州撤退,一面却是搜刮民间粮草,一车又一车,朝北方而去。每次撤离一个城池,就放火焚烧城池,不仅仅使得城池内百姓死伤无数,就算是种师道重新占据城池之后,想要恢复秩序十分困难,不得不派兵飞马告诉李璟,请李璟下圣旨,调汴京文官前来治理,并且从洛阳调遣粮草前来接济百姓。

    虽然种师道是进攻一方,但实际上,因为要收拾残局,所耗费时间反而更多,只能是尾随在完颜希尹大军之后,做一个扫地大军。

    不仅仅是在华北方面,就算是在鲁地也是如此,完颜宗弼也接到完颜宗翰的命令,他执行的更加彻底,不仅仅是粮食,就算是金银珠宝等等也都搜刮的干干净净,然后焚烧城池,在各个大城池之中焚烧一空,渡过黄河的时候,焚烧黄河上的所有船只,吴玠进攻的速度很快,但也只能望河而叹,等候黄河两岸的渔民搭建浮桥,运送大军过河。

    滏阳河乃是华北大地上罕见的大河,几乎是横穿整个华北大地,在冀州新河附近分为滏阳河又迎新河化成一个硕大的滏阳河,穿过河北大地,最后流入大海之中。

    “国公,前面就是滏阳河。杨将军询问是不是可以暂时休息一下,然后再渡过黄河?”李敢身边的亲卫指着远处的滏阳河说道。

    “前面就是滏阳河,传闻滏阳河乃是华北大地上的大河,也是一个险要之地,尔等可前去观看过?大军可容易渡河?”李敢骑着战马,望着远处河流,他身边有不少的亲卫,自己身为辽国公,位高权重,但是身为李家的家臣,对行军打仗也有研究的。

    “回国公的话,滏阳河虽然是大河,但是这个时候并不是丰水期,河水并不深,只是到膝盖部位,已经有兄弟前往试探过,就是粮草物资暂时不能过河,弟兄们都能过去。”身边的亲卫赶紧说道。

    “可曾派出了哨探,若是敌人半渡而击,当如何?”李敢微微有些不满说道。

    “将军,那完颜宗翰现在还在朱武将军的进攻下,能不能守住大名府都不知道,现在哪里有机会伏击我们,或许他们知道国公亲自杀来,早就逃之夭夭了。”亲兵不在意的说道:“陛下连幽州都打下来了,金人难道还有什么作为不成?”

    李敢想了想,也点了点头,他也认为完颜宗翰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毕竟在大名府,完颜宗翰的压力也比较大,朱武必定会加强对完颜宗翰的进攻。

    “去将朱大叫来。”李敢想了想,还是让人将前不久自己收的一个义军首领喊了过来。

    半响之后,就见一个壮汉飞马而来,远远望见李敢,赶紧拜倒在地,大声说道:“公爷,您找我?”

    “你下面的那些弟兄们训练的怎么样了?这些天我们的行军速度比较慢,就是为了照顾你的那些兄弟,马上就有大战了,你的那些弟兄能行吗?”李敢笑呵呵的说道。

    “就等着公爷一声命令了,末将的那些弟兄绝对不是怕死之人。”朱大拍着胸脯说道。

    “好,如此甚好。”李敢扬鞭指着远处说道:“前面就是滏阳河,你就是这附近的人,走,陪老夫去看看。”说着就轻轻的夹了一下战马,朝南方飞奔而去,朱大不敢怠慢,赶紧紧随其后,其他的亲兵也跟在后面,一干人等很快就出现在滏阳河边。

    等到李敢感到滏阳河的时候,只见许多唐军正在扎着船只,准备渡过滏阳河,这些船只都是给战马和后面的粮草准备的,实际上,这个时候滏阳河并不深,李敢看见有些士兵都已经涉水过河。果真如同亲兵所说的那样,河水只是到了膝盖上。

    “朱大,以前滏阳河的河水也是如此模样吗?”李敢从战马上跳了下来,望着眼前的滏阳河说道。河水很平静,只是河面一望无际,让李敢平添了几分担心,他从身边亲兵手中接过千里镜,望着远处,只见远处堤坝上隐隐可见有几个人在上面行走,这倒是让他放心许多,若对面没有人行走,他倒是有些担心了。

    “滏阳河在春天的时候为枯水期,在秋天的时候,是丰水期,在夏天的时候,有的时候因为天太热,有的时候还是干旱期。”朱大很老老实实的说道。

    李敢皱了皱眉头,朱大的话虽然是事实,但实际上等于什么都没有说。因为现在是夏天,按照朱大的说法,这个时候有可能因为干旱导致水位下降。他记得从汴京出发的时候,在这附近倒是看见了不少的庄稼都出现了干旱的情况,所以滏阳河水位下降也是有可能的。

    “国公若是不放心,末将愿意领军两千人前往对岸,就算对岸有敌人埋伏也好,末将在前方先扎下大营,敌人进攻,我们也能抵挡一二。”这个时候,前部先锋杨茂先建议道。

    “虽然如此,老夫更加担心的是滏阳河,水火无情,若是敌人在这个时候故意引诱我们渡河,半渡而击之是次要的,他们在上游筑坝蓄水,就能轻易的将我们剿灭。”李敢望着脚下的泥沙,隐隐可见一些痕迹,好像是河水水位不断降低的表现。

    “公爷,我们一次运送一批军队,只要在对岸扎下大营,建立阵地,然后再慢慢渡河就是了,这样一来,就算是有什么变故,也能坚持一二。”杨茂先实际上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在对岸,他已经派出了哨探,十里范围内,并没有敌人,就算敌人来了,自己可以率领一只人马暂时抵挡,李敢这边也没有什么危险了。

    “如此甚好,将劳烦将军先率领五千人马渡河,大军兵分三次渡河,这样就算对面有金人出现,彼此也能相互支撑一二。”李敢望着滏阳河上游,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安。只是按照脚下的河水痕迹,恐怕已经有两三天的时间,泥沙才会干成如此模样。完颜宗翰能如此快速的做出反应,然后领军北上,在这里伏击自己?李敢还是有些不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