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锁定胜局
    “将军被杀了。”郭药师掌控常胜军十余年,自从在契丹人手下开始,就主掌常胜军,今日没有想到,居然死在李璟手下,身边的骑兵哪里能忍受,一声怒吼声后,纷纷朝李璟杀了过来。

    “保护陛下。”李敢见状,赶紧率领骑兵冲了上去,将李璟护卫在其中,和常胜军残余兵力厮杀起来,他知道,这些士兵眼下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等支撑一段时间之后,这些士兵必定会四下逃散,这个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唐军见李璟斩杀了郭药师,士气高涨,就算面对敌人的疯狂进攻,这些士兵也没有任何畏惧,纷纷拿着兵器冲上前,和敌人厮杀在一起。

    相比较常胜军骑兵自杀式冲锋,刘舜仁和张令徽两人却是面色大变,郭药师是常胜军的领袖,这个时候被李璟所斩杀,基本上就意味着战争已经失败,摆在两人面前的,要么是逃回幽州,要么就是南下投奔完颜宗翰,将亲自率领大军出现在幽州的事情告诉完颜宗翰,等候完颜宗翰的处置。

    “我们已经失败了,刘兄弟,相对于李璟,我们就是背叛者,李璟是不会原谅我们的,眼下恐怕只有一条道走到黑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立刻脱离战场,返回幽州,凭借与幽州城墙抵挡住李璟的进攻。”张令徽在乱军中找到刘舜仁,有些担心的说道。

    “你说的不错,但若仅仅是这样还不行,我们还需要禀报完颜大将军,若是你我都一起逃走,正好方便李璟追杀我们,不如兵分两路,一路返回幽州城,帮助五臣防守幽州,一部分禀报大将军,请大将军做主就是了。”刘舜仁想了想说道。

    “如此甚好,趁着骑兵抵挡住李璟的进攻,你我兵分两路,我回幽州,你立刻前往大名府,请大将军立刻回军。我和五臣尽最大努力,抵挡住李璟的进攻。”张令徽现在还不知道,甄五臣已经归顺大唐,幽州城也已经落入大唐之后,自己回到幽州,只能是羊入虎口,根本就没有生还的机会。

    “好,你我就在这里分开。”刘舜仁看着远处,这个时候战场上一片混乱,李璟大军正在围剿骑兵,而这边的吕师囊也开始对了常胜军的反击。

    刘舜仁心中一阵悲哀,自己兄弟四人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掌握常胜军,常胜军也是众人在金人朝廷中地位的保证,没想到转眼之间葬送在这个地方。想到两人即将面对的局面,刘舜仁最后还是狠狠的抽着胯下的战马,战马飞奔朝大名府而去,在他身后,身边的亲兵紧随其后,也朝大名府而去。而另外一边,张令徽也顾不得战场上的残兵,也率领亲兵迅速脱离战场,朝幽州府而去。

    “张令徽跑了。”乱军之中,有人发现张令徽和刘舜仁两人已经逃走,顿时失声惊呼起来。将乃兵之胆,张令徽和刘舜仁两人在军中威望很高,没想到,现在这两个人都已经逃走,对军心士气的打击就不用说了,原本就已经落了下风的常胜军,一下子就是去了抵抗之心,一些士兵纷纷逃走,或是跟随刘舜仁南下,或者是跟着张令徽朝幽州城逃去。

    就算是和李璟厮杀的骑兵,也逐渐有人脱离战场,四下逃走。常胜军的将军们死的死,逃的逃,那些士兵哪里还有心思厮杀,只要能逃命,所谓的气节和忠心都没有任何用处。

    “陛下,刘舜仁和张令徽已经分散逃走,不如臣去追刘舜仁?”不过半个时辰,吕师囊就击败了眼前的残兵败将,而李璟也将骑兵击溃,两人回合在一起,吕师囊望着远去的溃兵,有些跃跃而试,这些常胜军虽然已经溃逃,但仍然有几千人马,流落山林,必定会生出匪患。至于张令徽,虽然朝幽州而去,但他相信李璟肯定有了其他的安排。

    “就算逃走又能如何,迟早会遇上的,现在我们也去幽州,占据幽州,然后将幽州大门封锁住,让完颜宗翰不敢南下。”李璟遥指幽州。这个时候的幽州与后世的幽州有着很大的区别,后世朱明王朝建都北平,主要是因为防御北方的强敌,而且北平还有长城为防御,山海关这样的险关要塞足以抵挡北方异族的入侵。但现在的幽州不一样,后世的山海关还没有出现,隋朝时期的临渝关这个时候已经荒废,仅仅只有一些遗址存在,李璟想要建都幽州,日后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若是张令徽知道陛下在幽州城已经有了布置,恐怕他会后悔自己选择去幽州。”李敢飞马而来,笑呵呵的说道:“陛下,将士们正在打扫战场,是不是让大军安营扎寨,休息一番。”

    “不用,宜将剩勇追穷寇,张令徽已经被我们杀的心惊胆战,已经是草木皆兵,这个时候正好是追击的时候。”李璟摇摇头,说道:“挑选没有受伤的将士,跟随朕追上去,早日进入幽州,朕也放心一些,我们来华北的消息藏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完颜宗翰发现,甚至连完颜晟都会惊动,那个时候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完颜宗翰,甚至是金人的全国之兵。”

    “陛下所言甚是,这个时候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万万不可大意。”吕师囊也点点头,能轻松占据幽州,已经是意外之喜,可惜的是,幽州北面虽然有长城,但同样的,长城是四面漏风的长城,金人可以从许多地方自由出入,最好的办法,就是汇聚伯颜、种师道等几十万大军,和金人来一个硬碰硬,胜利者可以席卷天下,失败的人要么覆灭,要么就是躲进深山老林,苟延残喘。

    索性的是,现在总体局面来说,李璟还是占据了上风,只要按照计划行事,自有胜利的可能,但也不排除这中间会出现什么问题。

    “不错,相比较我们华北,朕更担心的是江南,一旦赵构知道我们耍了他,大军北上,弄不好他会出什么幺蛾子,让政事堂和军机处那边盯紧一些,不能出差错了。”李璟有些担心的望着南方。。

    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