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赵谨之死
    建康城,张俊看着手中的书信,面色阴晴不定,信件是万俟卨写的,里面的内容很是平淡,唯一让张俊注意的就是信件中说明赵谨的身份,这让张俊十分为难。

    “孔端友的船只到哪里了?”张俊放下手中的书信,对身后的衙役说道。他为建康知府,实际上除掉掌握建康城之外,更重要的是防御对抗江对面的韩世忠,尽管孔端友南下是经过李璟的同意,但张俊不认为韩世忠会什么都没有准备。

    “应该是明天正午时候才能到江南,听说江都城中不少的读书人都准备宴请孔氏族人。”身后的衙役赶紧说道。

    “去铜锣庙找小白龙来,本官有要事找他。”张俊想了想,将手中的书信放在一边,对身后的衙役说道:“让他从后面的小门进来,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了。”

    身后的衙役不敢怠慢,赶紧退了下去,之铜锣庙小白龙实际上就是一个游侠,欺行霸市,手下聚集了一些人,经常接一下江面上的差事,只是手段玩的比较干净,建康城中人虽然知晓,但一直没有把握,只能任由此人横行一方。衙役心中不明白,为什么张俊高高在上,是朝廷的重臣,这个时候却找小白龙这样的下贱的人。只是作为张俊的亲信,还是很老实的寻找小白龙不提。

    第二天一大早,张俊就打着仪仗朝建康码头而来,刚到码头不久,就见岳飞和万俟卨两人领着三千兵马而来,张俊和万俟卨两人不经意间相互望了一眼,张俊才笑呵呵的朝两人拱手说道:“没想到朝廷派两位前来,一文一武,倒是相得益彰。”

    “张将军独自在建康,支撑前线,辛苦了。”岳飞还礼说道:“赵谨王子什么时候到来,孔氏可曾经派人来告诉将军了。”岳飞不担心孔氏的行踪,担心的是赵谨的安全。

    “鹏举放心,我已经派人确认过了,再过一个时辰,孔氏就应该从江北启程,韩世忠这个叛贼虽然狼子野心,但想来是不会违背李璟的承诺,若不是江都的士子不想孔氏离开,恐怕昨天就已经到了建康了。”

    “这样甚好,赵谨王子毕竟是靖康皇帝的血脉,不能出任何差错,李璟虽然想着离间君臣之间的关系,但陛下仁慈,岂会做出仇者快,亲者痛的事情来。”万俟卨笑道。

    “张将军,如今天下大乱,长江之上也是有不少的水贼,韩世忠恐怕说不会派水师护送的,将军可曾派水师接应?”岳飞摸着胡须望着张俊说道。

    张俊目光一阵闪烁,很快就说道:“鹏举放心,我已经行文刘将军,相信采石矶方面肯定会派出舰队前来接应的,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如此甚好,赵谨王子乃是靖康皇帝唯一的血脉,可不能在你我手中出事,否则的话,日后我等也没有任何面目去见靖康皇帝了。”岳飞笑道:“等日后我等迎回靖康帝,让靖康帝父子团聚,相信我等必定是朝廷的功臣,诸位认为呢?”

    张俊和万俟卨相互望了一眼,目光闪烁,然后又互相绕过彼此的眼神,看着一边,两人的嘴角同时扬起一丝不屑的笑容。这个岳飞打仗或许是一把好手,但是这政治智慧实在是太差了,更或者说,岳飞忠心的并不是当今皇帝赵构,还是被金人俘虏,丧师辱国的靖康帝。两人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有船只开来了。”前方有人报信,岳飞等人望了过去,果然看见江对面开来十几艘船只,让众人惊讶的是中间有一艘大船,周围船只都是簇拥在大船之旁。

    ?随着船只靠近,众人用千里镜可以看见之大船上悬挂彩带,隐隐可见有一个硕大的“赵”字出现在旗杆之上。

    “这?”万俟卨面色阴沉,他仿佛猜到了什么,中间那艘大船明显就是赵谨乘坐的大船,孔氏族人如此模样,分明是想着借助赵谨的身份为他们获得更多的利益,才会如此大战旗鼓的出现在江南世人面前,让全天下的读书人都明白,靖康帝的血脉即将到江南。

    他看了一边的张俊一眼,双目中闪烁着凶光。谁都可继承皇位,但唯独赵谨不成,自己这些人没有想着如何迎回靖康帝,而是甘心辅佐赵构,一旦赵谨登基称帝,岂会放了众人。当官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整个子孙后代,赵谨绝对不能出现在江南。

    张俊暗自点点头,实际上,朝中除掉岳飞之外,其他的人想法大多与张俊、万俟卨相同,只有少量不得志的人还想着靖康帝。

    “准备迎接谨王子。”张俊招呼一边的亲兵,然后指着上游对岳飞说道:“看,我大宋的水师出现了,应该能在江中心迎接谨王子。”

    岳飞也看见上游出现了许多战船,想必就是刘的水师战船,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正待说话,忽然前面传来一阵大哗,岳飞望了过去,却见那艘大船上传来一片混乱,好像有不少人正在四处奔逃。

    “怎么回事?”岳飞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忍不住询问道。

    “不知道,距离太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哎呀,不好,大船将倾。”张俊实际上心中暗喜,却装着惊慌的模样,对身边的人说道:“快,快派船去救。可恶,可恶,一定是李璟不想让孔氏南下,才会让人凿穿大船,该死的李璟。”船只是从江北而来,最有可能的就是韩世忠命人凿穿了大船。

    岳飞皱了皱眉头,按照他对李璟的了解,这种事情一般说不可能发生的,李璟对这些挑战一般都是不屑的,否则的话,也不会放孔氏他们来江南了。只是眼下这种情况,做什么样的猜测都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赵谨救出来。可惜的是,他什么都不能做,望着远处正在不断倾覆的大船,岳飞猛的翻身下马,大踏步的朝岸边的小船飞奔而去,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中,居然摇动小船,朝大船划去。

    “好一个忠心的岳鹏举。”万俟卨的声音传来,隐隐之中众人感觉到语气之中充斥着讽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