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食古不化
    秦桧府邸,万俟卨老老实实的站在秦桧面前,双目中闪烁着一丝兴奋之色,虽然这是阴司勾当,但不得不承认,这是让帝王最信任的办法。只是他习惯性的来见秦桧,等秦桧的决定。

    “这件事情你不应该来见我。”秦桧喝了一口香茗,才叹息道:“这样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来见过,就是不正确。”

    “相爷是下官的再生父母,瞒别人也不敢欺瞒相爷。”万俟卨赶紧说道:“下官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应不应该去做。”

    秦桧瞟了他一眼,才叹息道:“在世人眼中,靖康帝虽然被俘至北方,他若是没有儿子也就算了,既然有了儿子,这天子之位就应该是他的,但是天下大乱,想要保住赵家基业,这天子之位就应该传给陛下,只有陛下才有机会振兴大宋,恢复中原。这是站在江山社稷的角度来考虑,你我都是陛下信任的人,自然是应该站在陛下的角度来思考,这本身是没有错的。”

    “相爷所言甚是,下官也是这么考虑的。”万俟卨连连点头,说道:“当今天子英明神武,想要恢复中原,除掉当今陛下,谁也不行,只是此事?”

    “你担心是有道理的,李璟既然出招,相信不久之后,整个江南都会传言靖康帝唯一的子嗣将会出现在江南,然后就是让朝廷陷入混乱之中,他好乱中取胜。”秦桧点点头,只是他盯着万俟卨说道:“只是你若是杀了赵谨,必定会引起天下哗然,陛下需要一个人来顶罪,你明白了吗?”秦桧心中一阵叹息,若不是万俟卨是他的亲信,对他十分恭敬,这些话他是不会说的。

    “那陛下?”万俟卨面色苍白,他听清楚了其中的含义,一旦自己杀了赵谨的事情传扬出去,赵构为了平息世人的愤怒,必定会拿自己开刀。

    “陛下岂会抛弃自己的心腹,他让你和岳飞前往迎接赵谨,这里面的意思你难道不明白吗?岳飞功高,若是长此以往,就算他不是李璟的内应,朝中也无任何爵位能加封对方。所以,人偶尔犯点错误是可以的。更何况此举还是赢得陛下的信任,相信岳鹏举肯定会愿意做的。”秦桧看了万俟卨一眼,端起面前的瓷杯,万俟卨见状恍然大悟,赶紧退了下去。

    “岳飞,不管你是不是李璟的内应,这次就能看的出来。”秦桧心中叹了口气,现在能对抗李璟的也只有岳飞,若岳飞真的是李璟的内应,对于南宋来说,是一件非常绝望的事情,这次迎接赵谨实际上,也是对岳飞的一次考验。

    第二天的时候,万俟卨就和岳飞启程前往建康,准备迎接孔氏的到来,岳飞面色阴沉,一副不爽的模样,在他看来,李璟的兵马随时都会杀过来,这个时候,他应该布局临安的防御才是,而不是来迎接孔氏的到来,这些人难道真的能退十万大军不成?岳飞是不相信的。若不是刘光世、张宪等人都留在临安,刘率领水师横行在长江之上,他是绝对不会来见孔氏的。

    “岳将军可知道,陛下为什么让将军来迎接孔氏?”万俟卨看着前面的岳飞,飞马上前,靠近岳飞低声说道。

    “孔氏在士林中声誉很高,陛下让你我两人来迎接,表明对孔氏的重视。”岳飞不在意的说道。孔氏再怎么高高在上,对于岳飞来说,也不算什么,他也不会和文官打交道,在岳家军中,文官很少,多是一些书办之流。

    “这次孔端友南下还带来一个人,是靖康帝的血脉赵谨王子,陛下让你我两人来迎接赵谨的。”万俟卨低声说道:“你也知道陛下这段时间正在遴选太子,已经定下了人选,就是太祖血脉,这个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靖康帝血脉,显然是李璟离间我大宋君臣的利器的。所以才会让你我前来。”

    “靖康皇帝的血脉?这太好了,相比较太祖皇帝的血脉,靖康皇帝的子嗣更适合太子之位。”岳飞好像是没有听出来一样,忍不住拍手说道。

    万俟卨嘴角一阵抽动,没想到岳飞居然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让他无话可说,好不容易才低声说道:“陛下的皇位可以传给任何人,但绝对不能传给赵谨,传给靖康帝的儿子。赵谨若是等上了皇位,这父皇到底是陛下呢?还是靖康帝呢?”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赵构这个皇位得位不正,赵谨若是来到临安,恐怕民间就有人让人赵构禅位,将皇位重新还给赵谨了。

    岳飞皱了皱眉头,说道:“虽然如此,但是谨殿下毕竟是靖康帝的王子,朝廷理应加以照顾。”

    “照顾?李璟将赵谨送来就是为了离间我大宋君臣的,岳将军,现在摆在你我面前只有一条路,为了大宋,为了陛下,必须。”万俟卨做了斩杀的姿势。

    “万俟大人,这是陛下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岳飞听了面色一边,冷森森的望着万俟卨,说道:“若是陛下的意思,我岳飞遵旨而行,若是你的意思?哼哼,莫非认为岳某人的长枪不锋利不?”

    万俟卨是一个文官,哪里能承受岳飞身上的煞气,心中更是暗自叫苦,早知道岳飞如此食古不化,他绝对不会将此事告诉岳飞,这下,不但不能让岳飞杀了赵谨,更是连自己的任务都完不成,心中极为恼怒,最后冷哼了一声,拍着战马朝前面飞奔,脑海之中想着如何解决赵谨,就算没有岳飞的支持,他的任务还是要完成的。

    “我就不相信没有你岳飞,我就不能完成任务。”万俟卨眼珠转动,猛然之间想到了一个人选来,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冷笑道:“岳飞,你如此忠于靖康帝,又将陛下放在什么地方,这次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我也要在陛下面前参你一次。”

    岳飞哪里知道,这背后隐藏的不仅仅是秦桧,更是赵构自己的主意。他只是想着赵谨乃是赵桓唯一的骨血,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免得世人说赵构如何如何。像他这样的人,注定着是一个悲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