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六亲不认
    “消息已经传来,众卿可有什么对策?”赵构面色阴沉,冷冷的望着众人,他心中憋了一团火,随时都会爆发出来,李璟实在太过嚣张,前不久才签订休战协议,南宋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没想到,这才半年过去,李璟的兵马再次出现,甚至这一次甚至会杀入临安城,想要将自己生擒活捉,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陛下,既然能确定李璟将会领军前来,那就干脆以临安为战场,设下埋伏,击败李璟就是了。”岳飞想了想说道:“李璟或许已经布下了大军,从四路进攻江南,但最主要的还是李璟自己,只要击败了李璟,其他几路兵马就不足为虑。”

    “恩!鹏举所言甚是。”赵构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虽然不喜欢岳飞,但不得不承认,岳飞的话让赵构紧张心放松了许多,原本的一点害怕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在脸上还绽放出一丝笑容。

    “虽然制定了策略,但是临安毕竟是京师,陛下还在这里,臣认为李璟凶残,不如以临安为伪装,陛下暂时离开临安,以一个空空如也的临安城,吸引李璟的关注,等李璟进入临安城的时候,大军再将临安城围困起来,可以一举多得。”万俟卨忍不住出言说道。

    他看出来了赵构是一个胆小之人,李璟率领十万大军,气势汹汹,若是在临安厮杀,必定会有危险,不如让赵构离开临安,好让大军放心大胆的厮杀。

    赵构面色一动,看了众人一眼一眼,点点头说道:“鹏举可以提举京营,京中兵马鹏举皆可调遣,务必击败李璟。”最终,赵构决定还是信任岳飞,不是因为其他,他发现岳飞对李璟的恨是真心实意的,最起码每天岳飞手中长枪刺杀的对象就是李璟,就冲着这一点,他也决定用一下岳飞。

    “臣谢陛下信任。”岳飞心中大喜,阴沉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轻松,最起码,赵构还是很信任自己,将临安城中十数万大军都交给自己。

    “秦相为监军,你二人为文武之首,两人齐心协力必定会击败李璟。”赵构想了想,还是让秦桧监视岳飞,不在乎对方的忠诚与否,而是因为临安城中兵马极为重要,不能掌握在一个人手中。

    “臣遵旨。”秦桧赶紧说道。

    “曲阜孔氏不满李璟的残暴不仁,已经举族南下,这说明我大宋正统,李璟虽然兵锋正锐,但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天下民心,只要我们君臣一心,肯定能够击败李璟,收复中原,光耀我大宋。”赵构面色潮红,忍不住大声说道。

    尽管孔氏给他带来了麻烦,但不得不承认,孔氏的归顺,让赵构看到了一丝希望,他希望江南的文人因为孔氏的到来,更加的拥护自己,从而影响江南的百姓;也能借助孔氏的声誉打击李璟的声望。?

    秦桧等人虽然早就听说此事,但这个时候听了赵构亲口说出来,脸上还是露出笑容。这些人大多是文官出身,对曲阜孔氏有着天然的亲近,曲阜孔氏离开大唐,来到江南,对众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孔氏来江南,表明我大宋的正统,朕不仅仅要赐予土地,给予无上荣光,恩,鹏举,你为军中第一将,当亲自前往迎接孔氏,嗯,万俟爱卿,你和鹏举一块去吧!”赵构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岳飞身上。

    “臣遵旨。”岳飞闻言一愣,他是一个武将,按照道理,这种事情不应该是自己前往迎接才对,但既然赵构已经下令,就算不想去,也只能是应了下来。却没有发现一边秦桧的莫名的眼神。

    “臣遵旨。”万俟卨双目一眯,孔氏到来的消息第一个知道的就是他,甚至他还知道孔氏之中,这次有一个重要的人物跟随其中,这个时候让自己前往,恐怕是有要事。

    果然,建炎帝散朝之后,就让万俟卨留了下来。

    “陛下。”万俟卨跟随赵构身后,行走在皇宫之中,南方这个时候已经有些炎热,万俟卨身上虽然穿着丝绸,但想到赵构可能即将吩咐的事情,心中还是有些不安。

    “你说,赵谨若是为太子,日后将会如何对待朕?”赵构望着远处的西湖,低声说道。

    “陛下,虽然为皇帝,但赵谨王子的父皇却不是陛下,只要靖康帝在世一日,或者说,就算是靖康帝驾崩之后,陛下还是陛下,但绝对不会是先皇。”万俟卨思索了片刻,才壮着胆子说道。赵桓和赵构之间的龌龊,实际上全天下都知道。

    当年赵佶在世的时候,赵桓虽然为太子,但背地里,几个兄弟之间为了争夺皇位,斗的头破血流,赵桓虽然是胜利者,但绝对不是笑到最后的。

    “听说李璟进入汴京之后,就纳了郑观音为妃,相信朕那侄子在郑观音的照料下应该很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来江南?”赵构叹息道。

    “陛下,臣以为这不过是李璟的阴谋诡计而已,想着用一个赵谨离间我大宋君臣,臣等虽然忠心耿耿,但还有些人已经忘记了靖康之耻,忘记了靖康帝所犯下的过错,还想着迎回靖康帝,现在赵谨来了,这些人恐怕又想着辅佐幼主,臣以为,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为之。”万俟卨咬牙切齿的说道。他现在受到了赵构的重用,哪里还记得赵桓。

    “哎,虽然明知道李璟的狼子野心,但毕竟是皇兄唯一的血脉,实际上将皇位传给赵谨也没什么,只是李璟大军压境,王侄不过是一个幼儿,如何能带领大宋抵御强敌?”赵构忍不住仰天长叹道。

    “陛下,您可要以大宋江山为重啊!那赵谨王子何德何能,能占据大位?为了大宋万年江山计,这大位无论如何也不能传给他。”万俟卨忍不住跪在地上哭泣道。

    “爱卿忠心,朕是知道的,所以才会让爱卿去迎接谨王子归来,沿途,你可要好生伺候了,不能出现任何差错。”赵构拍着万俟卨的肩膀,说道:“大宋不能因此而生乱。”

    “臣,遵旨。”万俟卨赶紧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