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惊慌失措
    ,宋末之乱臣贼子最新章节!

    大名府,完颜宗翰领着银术等人上了城墙,望着城下的唐军,面色凝重,他指着对面的大营,说道:“唐军士气高昂,虽然不是李璟亲自指挥,但大军进攻的极为凶猛,探子来报,从汴京运来的不仅仅有回回车,还有一种叫做火炮的武器,青州城就是在火炮的进攻下被攻破的,完颜将军就是败于火炮之下。”他口中的完颜将军指的是完颜阇母。

    “是不是派骑兵前去骚然一番?”银术有些担心的说道:“青州城乃是大城,三王子作战勇猛,防守极为得当,都被对方的火炮摧毁了城墙,大名府固然很坚固,但不一定是火炮的对手。”

    “火炮是次要的,关键的问题还是骑兵的强弱。只要我们骑兵强大,就能摧毁敌人一切阴谋诡计。”完颜宗翰不在意的说道:“若是李璟亲自领军前来,我自然是小心翼翼,可惜的是,李璟当了皇帝就不一样,终日沉迷于美色之中,忘记了当年建立大唐的辛苦,只知道享受,连北伐这样的大事都交给臣子来完成,自己却迫不及待的去了曲阜,祭祀孔子,祈求成为天下的正宗,却不知道,这天下最大的正宗就是一统天下,那个时候,就算全天下的读书人不认可李璟,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李璟忘记了这一切,以为天下大局已定,数十年不会有任何变化,就冲着这一点,这一次北伐他必定会失败。想想吧!数十万大军损失殆尽,刚刚建立不久的大唐还是大唐吗?”

    完颜宗翰话音刚落,众人正准备夸赞的时候,忽然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就见一名亲兵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大声说道:“将军,金狼卫传来紧急情况。”说完赶紧将手中的一张纸条递了过去。

    完颜宗翰心中顿时生出一丝不妙,赶紧将纸条接了过来,看了一眼,顿时面色大变,失声说道:“李璟并不在汴京,也不在曲阜,而是去了胶东。”

    “为何去了胶东?”银术忍不住询问道:“难道他想从三王子那边突破我们的防线,率领东路军,杀入河北大地不成?若是如此,我们东线可就不妙了。”

    “若是如此也就算了,他是一个疯子,不,是一个军事天才,难怪能有今日,他四路大军北伐,整个天下人都将目光锁定河北战争,但实际上,他的主要目标根本就是我大金,而是南宋,他在进攻南宋。呼延灼、韩世忠加上巴蜀的李乔,总共四路大军南下进攻,四路大军之中,三路是明面上的大军,而他自己却是召集流求水师,在胶东接应他的大队人马,直接朝临安杀过去了,你们说,赵构小儿会想到这一点吗?”

    “不光是赵构小儿想不到这一点,就算是我们也没有想到,李璟声势浩大的北伐居然是另有所指。”银术苦笑道。

    “也不一定是另有所指,毕竟近五十万大军摆在那里,若我们这边支撑不住,敌人就会变佯攻为实攻,四路大军直接杀向北方,两面开花也不是不可以的。”完颜宗翰摇摇头说道:“这种事情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敌人身上,尤其这个人还是李璟,这样的想法就更加的危险了。”

    众人面色一紧,这种事情还真的有可能,碰见像李璟这样的对手,不管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万一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李璟真的对华北发起了进攻,那问题就大发了。

    “是不是应该通知一下赵构,免得被李璟所灭?”银术建议道:“李璟从海上发起进攻,应该兵马并没有带多少,若是赵构机灵点,设下埋伏,未必不能给李璟重创?”

    “恐怕等我们通知赵构的时候,已经迟了。”完颜宗翰想了想,说道:“不管怎么样,先派人通知一下,尽人事,听天命吧!”

    实际上,根本不需要完颜宗翰通知了,李璟出发之后,风波亭的消息传到临安仅仅只需要两天的时间,秦桧就接到了赵构火速进宫的消息。

    等到他进宫之后,发现宫中不仅仅自己来了,朱胜非等文臣也来了,甚至连赋闲在家的岳飞等武将也来了,顿时知道有大事发生了。

    “李璟兵分四路北伐华北,实际上根本就是一个圈套,两天前,李璟亲自率领水师在胶东板桥镇上船入海,朝江南杀来了,因为是夜间行军,不知道多少人马,但就水师兵马最起码也有五万人,李璟出兵,最起码近卫军会出征的,他的近卫军已经扩充到五万人,这样算起来,大约有十万人的兵马会从大海上杀过来。”赵构面色苍白,脸上甚至有惶恐之色。

    众人听了一阵哗然,这个时候,南宋还以为自己短时间内可以太平一下,毕竟双方刚刚签订合约的,没想到,李璟这么快就又杀过来了,一时间大殿上叫骂之声不绝,甚至连李璟的上八代祖宗都给骂了。

    “陛下,李璟率领十万大军南下,不知道其他的韩世忠、呼延灼那边可有消息?”岳飞思索了片刻才询问道。按照他对李璟的了解,李璟既然是声势浩大的北伐,这个时候突然调转枪口对付南宋,难道李璟就不怕世人对他的唾骂吗?

    “正在派人核实。”赵构摆了摆手,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心中有苦不好说,好不容易将孔氏挖了过来,来证明自己乃是汉家正统,没想到,孔氏居然将靖康帝的儿子带了过来,恰好自己没有太子,这个时候带过来,不是让自己为难的吗?自己传位给任何人都可以,绝对不能传位给靖康帝的儿子,不然,赵谨长大之后,如何对待自己,自己这个皇帝还能写进赵家传承之中吗?

    “不管怎么样,都要小心一些,李璟此人阴险狡诈,臣想,这个时候就算韩世忠和呼延灼没有什么动作,也不能松懈,一旦李璟在江南的战争打响,我们都在防御京师的时候,韩世忠和呼延灼两人就会趁机渡江,我们就很难抵挡了。”朱胜非建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