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九 祭孔
    孔瑄嘴巴张的老大,死死的望着孔璠,没想到李璟居然册封自己的弟弟为衍圣公,这如何能行,且不说衍圣公还在位,就算册封新的衍圣公,那也是册封自己的父亲,怎么可能轮到孔璠这个家伙呢?

    “陛下,舍弟年轻,恐怕不通礼仪,陛下想要册封那就请册封草民的父亲吧!”孔瑄忍不住开口说道。

    “愚蠢,没想到孔家居然有如此愚蠢的人物,啧啧!”孔瑄话音刚落,周围顿时传来一阵议论声,这些家伙原本听了李璟册封新的衍圣公还是一片哗然,想着孔璠应该拒绝才是,没想到孔璠没有说话,孔瑄却张口拒绝了,拒绝衍圣公也就算了,却想着请李璟册封自己的父亲为衍圣公,这里面蕴藏的意思天下人都知道了。

    “愚蠢。”孔端操冷森森的望着自己的儿子一眼,这个愚蠢的家伙,想当衍圣公想疯了,这样的衍圣公爵位真的是那么容易好接受的吗?只是自己儿子说出来的话,孔端操不能不回答,当下赶紧说道:“陛下,当今衍圣公无错,敢问陛下,为何要重新册封新的衍圣公?”

    “放肆,孔端操,陛下想要册封谁为衍圣公谁就是衍圣公,怎么,你孔家敢抗旨吗?”赵鼎面色大变,忍不住指着孔端操说道:“孔端友的衍圣公爵位乃是赵宋册封的,请问他又有何德何能能让陛下册封,陛下从登基到现在,孔端友可曾前往汴京觐见过?本官听说当初南宋赵构登基的时候,孔端友和孔传两人还曾经去恭贺过赵构,孔端操,可有此事?”

    孔端操听了之后心中一沉,不知道这话该如何接下去,他知道赵鼎说的是事实,也因为是此事,所以他知道李璟一定不会欢迎孔氏,最起码不会欢迎孔端友,这才有了今日之事。

    “孔璠,你想抗旨吗?”李璟望着孔璠,双目中闪烁着森冷之色,虽然知道孔璠有可能会抗旨,但若真的抗旨,李璟不介意立刻下令灭了孔氏家族,一个不为自己虽用的家族,就算名声再怎么大,也没有必要留在世上。

    孔璠面色苍白,虽然没有看到李璟的面色,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容自己拒绝的事情,一旦拒绝,恐怕就会迎来李璟的雷霆之怒,那个时候,偌大的孔氏绝对是不可能承担如此严重的后果。

    “臣孔璠拜谢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孔璠想到这里,只能走了出去,连看自己父兄的勇气都没有,上前拜谢李璟,结下衍圣公的圣旨。

    “如此甚好,这样一来,这个奉祀官也算是有,衍圣公,开始吧!”李璟很得意的望着不远处的孔璠,就算衍圣公不来又如何,大不了自己再造一个衍圣公就是了。只要他姓孔,只要是孔子的后人,天下人就不会说什么的。

    “维洪武三年六月十八日,大唐天子恭祭大成至圣先师,曰:文圣吾祖,恩泽海宇。千古巨人,万世先师伏惟尚飨,为祷为祈!”孔璠手执诏书,声音阴阳顿挫,铿锵有力,一开始还有一丝不习惯,但是到后来已经逐渐进入角色,好像自己真的是衍圣公一样。

    孔端操不知道祭祀什么时候结束的,他只是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整个人都好像是死了一样,若是可以选择,他绝对不会带着自己儿子前来的。只是他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李璟和赵鼎两人一唱一和,只要今天有孔氏族人在场,都会成为新的衍圣公,没有孔璠,还有孔帆、孔城什么的,只要他姓孔,李璟就无所谓一个衍圣公。

    只是这对于孔家来说,是何等的不公,对于他孔端操来说,是何等的不公,他知道,这个时候阙里恐怕是已经传疯了,偏偏孔氏无可奈何。谁让孔端友到现在都没有觐见过李璟,并没有受封官职呢?从道义上来说,孔端友的衍圣公爵位实际上是非法的。李璟若是拿这个说事,天下人都不会说什么的。

    “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耳边传来孔璠的声音。

    孔端操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儿子一眼,身上穿着衍圣公的服侍,相貌虽然有些稚嫩,但仍然是充斥着威严,一丝儒雅,恍惚之中,他居然觉得如此模样有些相配。

    “衍圣公,好有一个衍圣公,二弟,你这是自绝于列祖列宗当前了。”孔端操没有说话,身后的孔瑄却是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心中极为恼怒,这衍圣公的爵位应该是孔端操的,然后就是他孔瑄的,什么时候轮到孔璠了。

    “大哥,陛下有旨,谁敢阻拦,难道孔氏数百口性命都丢在这里吗?”孔璠声音平静,平静之中还有一丝冷漠。孔瑄之心他当然是看出来了,可看出来了又能如何?谁让李璟先认识自己呢?

    “你很好,很好。”孔端操站起身来,望着远处,李璟祭祀之后,祭坛还在那里,不少的学子都前往祭祀,这些学子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孔端操知道,不管怎么样,李璟这次又赢了,孔家却是输了,或许有些学子会同情孔端友的,但李璟祭祀大殿,你孔端友都不出现,活该爵位被别人抢走,抢走的还是孔家人,也没什么好说的。

    “父亲,孩儿有愧。”孔璠苦涩的说道。他知道,孔氏分裂已经是必定的事情。

    “你想好了孔家的田产了吗?这些要是都分了,孔家恐怕就只有我们这一支了。”孔端操忽然想明白了什么,望着孔璠说道:“一个衍圣公的爵位,就让我们孔家分崩离析,厉害啊!”

    “朝中诸公都是如此,就算我们反抗又能如何?陛下会有无数种办法,让我们孔家屈服,至于分家,父亲,您认为陛下真的愿意让孔家离开中原吗?就算是我们走了,将会有新的孔氏族人继承衍圣公的爵位,陛下需要只是一个听话的衍圣公,而不是一个与朝廷对抗的衍圣公。”孔璠低声说道。

    “或许你是对了,你在这里侍候陛下,阙里暂时就不要回去了。”孔端操长叹道:“索性的是大唐皇帝也是汉人,现在已经席卷中原,日后定鼎天下的机会很大,我们孔家投靠他也没什么。再说,日后就算有其他的明主出现,想来,他们还是需要我们孔家的,到时候再推一个衍圣公就是了。”

    孔瑄原本心中气恼,这个时候听了之后双眼一亮,阴沉沉的扫了孔璠一眼,站在一边不说话,孔璠好像没有看见一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任由孔端操和孔瑄两人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