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新衍圣公
    

    曲阜城外,无数百姓聚集在城外,有曲阜的百姓,但更是是士子,李敢亲自率领三千近卫军护卫大营。在城门口,一个硕大的高台出现在官道旁,一个高耸的牌位坐落在高台之上,隐隐可见上面写着“大成至圣先师”的模样,这是孔子的称呼。

    “听说阙里今日无人前来,陛下今日祭祀,恐怕缺少一个奉祀官了。”人群之中,一个书生微微有些惋惜的说道:“听说陛下准备收回孔家多余的土地的。”

    “那是自然,衍圣公名下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土地,曲阜最起码六成以上的土地都已经在孔氏手中,陛下收回土地也是正常的。”旁边立马有人说道。

    “这主持祭祀的活动一向都是衍圣公的责任,陛下这样祭祀孔圣人有违周礼啊!不妥,不妥。”一个老书生看着周围一眼,虽然各级文武都聚集在一边,唯独缺少奉祀官,使得祭祀有些不成模样,这样也不符合周礼,故此有些人就感到迟疑了。

    “陛下尊儒之心由此可见,陛下尊敬的是孔圣人,而不是孔氏,我们乃是圣人门徒,也不是孔氏门徒,陛下只要遵从圣人,爱护我们这些读书人,至于孔氏是什么模样,与我等有什么关系?”人群之中顿时有年轻人大声的说道。

    他的话顿时引起了众人的赞同,不过引起赞同的多是年轻人,李璟年纪轻轻就创下了如此基业,是年轻人的榜样,在他们看来,只要李璟祭祀孔圣人,尊重读书人就可以了,与那些老古董们不一样,只知道恪守周礼。

    “咦,孔家人来,是衍圣公的异母弟孔端操。”一个年轻人忽然指着远处说道,众人顿时看见远处可见孔端操领着两个儿子走了过来,孔端操和孔瑄两人面色阴沉,没想到李璟真的举行了祭祀大典,更是没有想到,对方连通知都没有通知孔家,这下就等于彻底的翻脸了。

    孔璠却是一脸的担心之色,他双目游离,扫向四周,生怕见到什么可怕的人物一样,甚至连浑身都有些颤抖,他已经预感到今天恐怕有大事发生。

    “父亲,没想到洪武天子居然真的这么大胆,在没有衍圣公到场的情况下,居然祭祀孔圣人,他难道不怕天下人笑话吗?”孔瑄望着眼前的一切,祭台高悬,周围编钟、大鼓、旗幡等等礼乐与孔庙相同,甚至连周围人的服侍都是一样的,唯独缺少的就是主持祭祀的衍圣公。

    “他是天子,有什么不行的,看看,这些周围的礼官、服侍、钟乐都与阙里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人。”孔端操冷森森的说道:“今天实际上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来,你说李璟在这个时候册封我为衍圣公,我是接还是不接?”

    孔瑄兄弟二人面色一变,眼下的局势还真的有可能发生,若真是如此,孔端操是接也不好,不接也不好。接了就得罪孔端友了,不接的话,就等于得罪李璟了,李璟有足够的理由灭了阙里孔氏。

    “若是真是如此,父亲,孩儿认为还是接了为好,先渡过眼前这一关,然后再说其他。”孔瑄眼珠转动,忍不住低声说道。就算是回到阙里被人讥讽排挤又如何,自己的父亲已经是衍圣公了,更重要的是,自己是孔端操的嫡长子,孔端**后,这衍圣公就轮到自己了。

    “陛下驾到!”孔端操正准备说话,远处传来一阵大喊声,然后就一阵阵山呼万岁,祭坛周围的人都纷纷拜倒在地,不管是在心里面如何想的,这个时候,只能是跪倒在地,不敢有任何反抗心思,就算是孔端操也是老老实实的跪在地上。

    “都起来吧!”片刻之后,众人头顶之上就传来李璟宽和的声音,众人纷纷站起,才见李璟身着衮服,头戴冕冠,气势威严,众人心中生出无限畏惧。

    “大成至圣先师乃是儒宗之祖,其文明传遍三山五岳,朕今日路过曲阜,特来祭祀。”李璟目光扫过众人,在孔端操父子三人脸上一扫而过,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

    “陛下,草民有话说。”孔端操面色涨的通红,忍不住越众而出,拜倒在地,大声说道:“陛下,祭祀大成至圣先师,一向都是衍圣公主持祭祀,为奉祀官,今衍圣公未至,祭祀于礼不合,请陛下明察。”孔端操话音刚落,顿时周围传来一阵议论之声。

    “衍圣公?赵卿,朕可曾册封过此等公爵?”李璟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声音很平静望着赵鼎说道。

    赵鼎一阵苦笑,不敢怠慢,赶紧越众而出,说道:“陛下登基之始,曾大封群臣,计有封王者两人,封公者十八人,封侯者二十二人,封伯者三十六人,这十八位国公之中,并没有衍圣公的爵位。”

    赵鼎的声音传出,周围顿时一阵大哗,孔端操一听李璟的言语,顿时面色大变,双目中闪烁着惶恐之色,衍圣公这个爵位一向都是孔氏所有,历朝历代都是,但孔端操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现在是大唐,不是大宋,大唐从来就没有册封孔氏为衍圣公,也就是说,孔端友的衍圣公爵位是非法的,顶多是赵宋所册封的。虽然情理上是正确的,但是在法理上是非法的,这下就尴尬了。

    “既然本朝没有衍圣公这个爵位,你口中的这个衍圣公是怎么来的?莫非是冒充的,更说着说,你孔家另立朝廷,阴谋篡位?”李璟面色阴沉,冷森森的望着孔端操,双目中一丝杀机一闪而过。周围观礼的众人一下子连大气都不敢出。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孔家的衍圣公还没有得到大唐的承认。

    “陛下,陛下,草民,草民失言,请,请陛下责罚。”孔端操赶紧大声说道,无论是哪一条罪名,李璟都能灭了孔氏九族。他这个时候浑身是汗,心中生出无限懊悔。身后的孔瑄浑身发抖,面色苍白,不知道如何是好。

    “陛下,天子祭祀至圣先师,按照道理是需要衍圣公主持的,臣认为,既然如此,还不如立刻册封衍圣公,让衍圣公来主持就是了。”赵鼎见状顿时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赶紧说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李璟扫了孔端操父子三人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三人出身孔氏,想必也熟悉周礼了?”

    “熟悉,熟悉,臣等熟悉。”孔端操还没有说话,孔瑄赶紧说道,他脸上露出希冀之色,听李璟这口气,分明是想册封孔端操为新的衍圣公,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就是下一任衍圣公了。

    “如此甚好,孔璠,从今日起,你就是新的衍圣公了,上来主持祭祀大典吧!”李璟点点头,对孔璠说道。

    “啊!”孔璠绝对没有想到,喜从天降,衍圣公这个爵位居然是落到自己身上来了。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