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借刀
    “衍圣公?还真的以为朕会给他面子,惹急了我,三千兵马干脆灭了阙里算了,杀了孔家的人,再尊一下孔圣人,数十年的时间就能将损失补回来了。”李璟冷森森的说道。

    他这句话可不是笑话,在清朝初期,那些文人都不愿意参加清朝举行的科举,可是后来如何,不过十几年的时间,就忘记了嘉定屠杀、扬洲十日了,死皮赖脸的参加清朝的科举,成为清朝的忠臣孝子?李璟相信只要给这些人实惠,谁会在乎阙里孔家的死活。

    “陛下,臣恐怕阙里真的要分成两部分了。”赵鼎说道。

    “分成两部分才叫好事,不然的话,朕怎么让赵谨去江南,这边刚送过去,就被赵构杀了。无论用什么样的办法,赵谨最后都会被杀的,他孔端友不是说忠于赵宋吗?靖康帝的儿子总不能不保护吧!他若是不保护,就算是到了江南,也无人会理会他的,只是保护了,嘿嘿,赵构那边恐怕就不好交差了。”李璟不屑的说道。

    “陛下此举,恐怕是坑死孔家了。”赵鼎摇摇头。孔家自诩为赵宋正统,赵构登基的时候,孔端友还亲自前往观礼,实际上早就忘记了靖康帝,现在靖康帝的儿子出现了,孔家是保还是不保,一旦杀了赵谨天下哗然,可若是不杀的话,赵构就要坐蜡了。

    “准备一下后天的祭祀,孔端友不来,你自己上,你主持祭祀。朕就不相信,缺了他孔家,朕就不能祭祀孔圣人了。”李璟面色阴沉。

    “臣遵旨。”赵鼎笑道:“臣认为到时候不管孔端友会不会来,孔家人肯定会来的。不如,不管孔家谁来,就让谁来主持祭祀仪式,按照孔家的规矩,只有衍圣公才能主持祭祀仪式。”

    “你是说,不管谁来,就册封谁为衍圣公?然后让他们窝里斗?”李璟听明白了赵鼎言语中的意思,嘴角顿时露出一丝笑容,他点点头,指着赵鼎说道:“朕还以为赵卿乃是至诚君子,但现在看来,赵卿心中也是憋着坏的。”赵鼎面色一僵,嘴唇抽动,却说不敢说什么。李璟身后的高湛却忍不住笑了出来,最后三人一阵哈哈大笑。

    孔端操回到阙里,就被孔端友和孔传两人召进了议事大厅,孔家的头头脑脑都在这里,甚至连颜氏、孟氏等等圣人弟子之后也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商议南迁之事。

    “洪武天子态度十分强硬,虽然我孔家在士林之中多有贡献,但在洪武皇帝眼中,任何人都不应该有多余的土地,土地必须要分给那些没有土地的人,朝廷给予金钱补贴。”孔端操叹息道。

    “土地田产乃是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岂能卖给朝廷了?”孔端木大声叫了起来。在这些人眼中,土地就是祖产,只有无能的人才会贩卖祖产,这对于孔家来说,就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事。

    “不错,此事想都不要想,大唐还没有建立起来的时候,这些土地就是我们孔家的,这里面有历代王朝所赐,也有我们孔氏自己购买的,乃是正经所得,李璟凭什么要收回去?”孔传面色阴沉,孔氏可以出钱,可以出人,但绝对不能出土地,尤其这个族长还是他孔传,在他手上贩卖土地,日后哪里有颜面见列祖列宗。

    “看样子洪武皇帝是准备逼着我们离开中原祖地了,难道他就不怕那些读书人以后不会为其效力吗?”

    “他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了,明知道我们可能会离开阙里,还采取这样的方式,真是厉害啊!洪武皇帝性格坚韧,不会妥协,这样的人要么臣服他,要么就与他为敌,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孔端友面色阴沉如水,冷森森的说道:“这是他逼我们的,命人收拾行装吧!准备离开阙里。”

    “可是我们若是走了,这阙里的田地?”孔传有些担心的说道。

    “不会的,我们走了,这些土地还是我们孔家的,李璟若是等我们走了,就没收这些土地,那就会失信天下人,日后更加不会有人投奔他,为他效力了。再说了,我们也不是全部迁走,端操不是留在这里看守庙林吗?”孔端友笑道:“难道李璟真的敢冒着天下人的指责,在没有我孔氏的允许下,就抢占了我们的土地?”

    “不错,李璟自诩为明君,就算是收回土地,也用金钱来买,就算不买,也会找对方违法乱纪之事,然后再行诛杀,不教而诛,如何能让天下人心服口服,现在不是知道我们要去江南吗?我们也不要用其他的名义,而是用去江南教学,我孔氏乃是圣人之后,族中多杰出之才,前往江南教学,传播圣人理念,难道李璟还敢对我们动手不臣?”孔传哈哈大笑。

    只要自己是孔子的后代,是圣人之后,不做违法乱纪之事,李璟焉能加害自己?自己有金身庇佑,李璟再怎么嚣张,也没有任何用处。

    “后天是不是应该派人去观看一下,免得世人说我孔氏目中无人。”孔端操心中暗自叫苦,这些家伙有理由走了,可以呆在江南不回来,但是他这一支呢?还必须生活在曲阜看守庙林,李璟有足够的理由和机会对付自己等人。

    “去,总是得去一下的。端操你和孔璠去一下吧!”孔传看了孔端操一眼,看出了他心中的为难,想了想还是说道:“只是你要记住了,主持祭祀之事非衍圣公不能为之,你虽然是孔家人,但没有资格主持祭祀仪式,不如就在旁边看个热闹吧!”

    “是。”孔端操这才松了一口气,若到时候孔家一个人都没有,那才叫天大的笑话呢?到底李璟也是大唐帝王,孔端操认为孔家没有必要弄的这么僵,毕竟李璟实际上已经同意孔氏全族南下的。只是他不知道李璟的算计,若是知道的话,宁愿自己得罪李璟,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出阙里。

    且不说孔氏准备离开阙里南下,而在曲阜,大唐洪武皇帝准备在曲阜城外祭祀孔圣人之事,瞬间也传遍了整个曲阜,甚至传向更远,许多士子纷纷前来观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