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孔氏
    孔璠不知道是怎么回到阙里宅子里的,他脑海之中一片混乱,李璟已经出了曲阜,回到自己的大营中,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会在曲阜城外亮出大纛,孔氏在那个时候就应该做出选择,是臣服于李璟,或者是继续一条道走到黑,跟着没有希望的赵构。

    “夫君,应该去见父亲了。”夫人颜朝慈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一样,她是颜氏的庶女,嫁给了孔璠这个次子,若是不出意外的话,等到孔端**了之后,将会和孔璠两人从嫡系变成旁系,生活质量将会下降许多。

    “哦。”孔璠点点头,晨昏定省乃是孔家的规矩,传承自圣人,一直到现在,孔氏族人都应该遵守,或者说天下人都应该遵守,这就是纲常之道。

    两人朝孔端操的房间走去,孔璠在前面,颜氏落后半个脚步,行走不过就是几十步,就见迎面走来一个高大的年轻人,为首的正式孔璠的兄长,孔端操的长子孔瑄。

    “二弟。”孔瑄皱了皱眉头,他感觉的出来自己的弟弟好像是有心事,顿时皱了皱眉头,说道:“心中有事?”他认为就算是心中有事,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在自己父母面前,就应该表现出高兴来,免得父母亲担心。

    “哦,没事。”孔璠扫了周围一眼,说道:“三弟、四弟呢?”

    “已经被族长罚了家规。”孔瑄面色也差了许多,说道:“作为圣人之后,在街上妄议朝政,被族长知道了,和衍圣公商议之后,面壁思过。”

    “哼,不就是说了天下如何如何,我等读书人难道就知道读死书吗?议论一下天下,指点一下江山又如何?大唐皇帝都说言者无罪,为何不能说了?这孔家的族规难道大于朝廷的律法不成?难道连陛下的金口玉言都不如吗?”孔璠面色阴沉,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大声说了起来。

    “住口。”孔瑄还没有说话,耳边就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中年人,身材瘦削,面容清瘦,唯独一双眸子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他就是当今衍圣公的弟弟孔端操。

    “父亲。”孔璠两人见状不敢争吵,赶紧朝孔端操行了一礼,大声说道:“孩儿等恭请父亲安。”

    “起来吧!”孔端操点点头,让两个人站了起来,对两个儿媳妇点点头,说道:“你二人见过婆婆吧!”说着就朝外面走去,孔璠和孔瑄两人见状,知道父亲恐怕有话要跟两人说,相互望了一眼,也紧随孔端操身后,出了滴水檐。

    “你今天去了哪里了?”孔端操行走间忽然对孔璠询问道。

    “孩儿,孩儿去见朋友了。”孔璠嘴巴张了张,猛然之间想到李璟的吩咐,最终还是将李璟已经到了曲阜的消息隐瞒了下去。

    “见朋友,二弟,以前你可不会撒谎的,什么时候孔子的后人喜欢撒谎了?”孔瑄扫了自己的兄弟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作为兄长,如何不知道孔璠这个时候撒谎了。

    “说吧!到底什么事情让我孔端操的儿子撒谎了?”孔端操皱了皱眉头,自己的二儿子天资聪颖,若不是孔家的子孙,在外面恐怕早就是功成名就了,在自己面前从来就没有撒谎的儿子,这个时候居然学会了撒谎,这让孔端操很是愤怒。只是他心胸宽广,对自己的儿子也十分爱护,言语之中并没有多少责怪之意。

    “父亲,陛下来了,陛下已经到了曲阜。”孔璠心中一阵慌乱,终于跪在地上,说道:“陛下三天后准备在曲阜城外祭拜圣人。”

    “陛下?哪个陛下?建炎帝来了?”孔瑄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第一个想到的是南宋赵构,但看见孔端操的模样,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忍不住说道:“你说的是洪武皇帝,你今天见的是洪武皇帝,洪武皇帝怎么可能见你?”

    “洪武皇帝来了?三天之后,你这个畜生,该死,这么重大的消息怎么不早说?”孔端操已经顾不得责骂自己的儿子了,现在已经傍晚,时间已经过去一天了,还有两天的时间,李璟将会在曲阜城外祭祀孔子,到时候,孔家若是没有人前往,固然对李璟的威望是一个打击,但对孔家的打击却是致命的。但若是去了,就说明孔家已经决定臣服在李璟的旗下了,这与孔端友的决定背道而驰。

    “父亲,大唐洪武皇帝已经发起北伐战争,而南宋只是偏安一隅,迟早会被洪武皇帝所灭的,这天下迟早是大唐的天下,我们衍圣公一脉难道和天下背道而驰吗?”孔璠忍不住说道。

    “住口,李璟不过是乱臣贼子,我衍圣公一脉主持正义,乃是士林之首,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我孔家岂能屈服在李璟的淫威之下,衍圣公这么做也是为了孔家的名声着想,作为圣人之后,岂能和李璟这样的篡位者为伍。二弟,这样的话,不要说了,若是衍圣公知道了,恐怕就不是禁闭这么简单了,甚至会将你逐出衍圣公一脉。”孔端操还没有说话,孔瑄忍不住训斥道。

    “大唐洪武皇帝乃是马上夺取天下的人物,雄霸天下,乃是天下令主,看看,他宁愿自己的名声受损,也不愿意进阙里,就是明证。”孔璠不屑的说道:“洪武皇帝尊敬的是圣人,而不是衍圣公,他在曲阜城外祭祀,也是向天下表明孔圣人是孔圣人,衍圣公乃是衍圣公,若是我孔氏一脉不去的话,恐怕这衍圣公就会成为过去式了。”

    “李璟真是好大的胆子,难道不怕天下的士林反对吗?难道他能马上治理天下吗?”孔瑄面色阴沉,目光深处难掩一丝慌乱。他还是真的被孔璠一番话惊讶了。

    “他祭祀了孔圣人,代表着他对士林的友好,日后必定会大肆推广儒学,士林如何反对?”孔璠不屑的说道。自己的兄长乃是嫡长子,就算是孔端**后,孔家的一切也是由孔瑄继承,兄弟两人表面上兄友弟恭,但实际上的关系,也只有兄弟两人知道。

    “好了,这件事情不要说了,此事关系重大,关系到我孔家的生死,我这就去见衍圣公和族长。”孔端操不满的瞪了两个兄弟一眼,也顾不得训斥,赶紧去见孔端友不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