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李璟的霸道
    等上了三楼之后,赵鼎就看见一个年轻人站在那里,一见李璟赶紧上前拜倒在地,大声说道:“臣阙里孔璠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孔璠,乃是当今衍圣公孔端友之弟孔端操的次子,让赵鼎没有想到但是,孔璠居然在这里拜见李璟,而且是大礼参拜,几乎就是将自己当做是李璟的臣子。更让赵鼎没有想到的是,李璟绕道曲阜,居然是来见孔璠的。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恐怕李璟故意绕道曲阜,就是事先和孔璠约好了的。

    “阙里风光独特,世上也不知道有多少读书人愿意生活在阙里之中,得圣人教诲。”李璟透过窗子,隐隐看见远处孔氏族人聚居的地方,阙里之中不仅仅居住了孔氏,还有颜、孟、曾等当年孔子学生之后,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圣人门徒,一起享受着孔圣人的荣光。的确是与李璟所说的那样,阙里风光独特,历代衍圣公不事生产,只知道祭祀孔子、钻研圣人经典,阙里的藏书乃是天下之最,丝毫不下于皇家藏书,那些读书人都想进入阙里读书,哪怕一辈子不出来,都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陛下,阙里外面的人渴望进入,可是阙里的人却渴望出来。”孔璠忍不住说道:“臣就是渴望出来的人,在阙里,除非是嫡长子,否则的话,只能当一个普通人,在阙里,上下等级森严,就算拥有盖世才学,也只能是在衍圣公之下,颜、孟、曾各掌一殿,其余的人与奴仆没有任何区别,违背了朝廷的法律还有活下去的可能,但违背了孔氏族规,想死有的时候连死都很难,在阙里,臣等感受不到朝廷律法的威严,只有孔氏的族规,衍圣公、族长才是阙里,不,是曲阜头上的天,就算是臣的父亲也不敢违背。”

    李璟点点头,说道:“实际上不光是在孔氏,就算是在地方,族规大于朝廷律法这样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只是没有孔氏这么厉害而已。看看孔氏,这么多年,鲁地战火,却无人敢波及阙里,庙宇绵延,谁敢前来放肆,就算是朕,来到这里也需要拜祭孔圣人,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孔圣人的名声太大,朕若是不来拜祭,恐怕那些读书人就要说话了。”

    历史上,阙里遭受过许多的危机,三国时期、金人南下的时候,可惜的是,这次金人虽然强大,但并没有南下阙里,阙里的所有建筑都仍然存在,彰显着孔子的荣光。

    “陛下这次来准备拜祭圣人?”孔璠面色一变,孔端友并没有臣服李璟,现在李璟若是前往拜祭,只能说明李璟在孔圣人面前认输,或者说是在孔端友面前认输,这对李璟的声望将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不祭拜如何?朕现在能马上打天下,但不能马上治天下,为圣人,当开民智,若开民智就需要这些读书人。若是连圣人都不礼遇,如何能礼遇读书人,礼遇文明,朕不是因为他孔端友,而是因为孔圣人,因为天下的读书人。”李璟苦笑道。

    在赵宋一朝,读书人的地位很高,所以许多人都愿意读书,孔家的名声也因此而名扬四海,正式确定士林领导的位置,哪怕赵鼎这样的首辅大臣都不可能得到礼遇。

    “陛下亲临,乃是我阙里无上荣耀。”孔璠听了面色大喜,说道:“不如臣这就回去请衍圣公前来迎接陛下?”不管他对衍圣公如何不满,但是天子祭祀孔圣人,这是对孔家的认可,孔璠心中也是十分欢喜的。

    “祭祀肯定是要祭祀的,但就不在阙里了,就在曲阜城外。”李璟平静的说道:“朕祭祀的也是孔圣人,而不是孔家的历代先贤。”进入阙里,祭祀的不仅仅是孔圣人,而且还是孔家的历代先贤,这是潜规则,不能避免的事情,孔家因为孔圣人享受了无上荣光,在阙里中,还有无数先贤,不仅仅有孔子的学生,还有孔家的先人。

    更为重要的是,这是李璟的一个态度,李璟可以尊重孔圣人,以帝王之尊祭祀孔圣人,但绝对不会进入阙里,让孔家继续享受荣光,这对孔家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孔璠面如死灰,不知道如何是好,李璟这是在打脸,却让人无话可说。他嘴巴张了张,神情落魄,他知道孔端友为什么不来拜见李璟,无非是认为赵宋对孔家的恩德很大,对天下读书人有很礼遇,李璟乃是一个篡位者上位,孔氏不应该臣服此人。

    “陛下。”赵鼎听了也是面色一愣,李璟此举就是将孔家放在火上烤,让孔氏不得不臣服李璟,否则的话,孔氏将站在李璟的对立面。李璟身为帝王,过曲阜而不入,在曲阜城外祭祀孔圣人,孔氏日后如何在士林中立足?

    “朕会在城外等候三日,三日后,会在曲阜城外祭祀孔圣人。孔璠,你回去之后明日再告诉孔璠吧!”李璟目光闪烁,将事情定在明日,三天的时间又少了一天。

    孔璠面色更差了,按照他对孔端友的了解,孔端友恐怕是不会低头的。那个时候,双方就会闹的更僵。孔璠虽然因此而获利,但那个时候孔氏还真的是孔氏吗?

    “朕若是灭了南宋,你就是孔氏正宗,孔氏只能是孔圣人的代表,帝王祭祀孔圣人的时候,衍圣公主持祭祀,衍圣公可不是什么士林领袖,更不是天下士子的主人,天下只有一个主人,无论是文治或者武功,都只有,那就是大唐天子。”李璟声音冰冷,让孔璠浑身上下都感觉到寒冷。

    这才是李璟真正的目的,他需要的孔氏并不是士林中的领袖,而是一个摆设。真正的领袖只能是天子,任何人都不能取代。

    赵鼎并没有说话,也不敢劝说,李璟说的有道理,看着曲阜周围的情况,朝廷的律法在曲阜并没有什么作用,孔氏仍然占据了大量的土地,孔氏的命令甚至大于朝廷的律法,这哪里是李璟能容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