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殿试
    ,宋末之乱臣贼子最新章节!

    第二天,就听见景阳钟声响起,震动了整个汴京城,大唐第一次大规模的科举进行到了最后一部,就是殿试,大唐皇帝李璟亲自出题目,亲自面试诸位考生。

    这里面有许多人都已经是整个汴京城耳熟能详的人物,诸如虞允文、李易、叶颙等人都有不少的诗词传了出来,引得汴京的青楼妓女们纷纷传唱,这是汴京城的规矩,甚至在殿试的时候,官家钦点状元的时候,都有可能受到民间的影响。

    “听说陛下原本是准备御驾亲征金人的,就是因为我等,所以才会停留在汴京,由此可见陛下对我等是何等的重视。”太极殿前的广场,李易脸上闪烁着荣光,望着面前的太极殿,说道:“恐怕也只有当今天子才会如此重视我等。日后我等为官,必须要恪尽职守,忠于朝廷,为陛下司牧一方了。”

    “李兄这话说的,陛下仁德布于天下,乃是古往今来第一明君,我等为明君效力,那是我等的荣幸,若不忠于陛下,又何必读圣贤书呢?各位年兄,若是日后有人背弃了陛下,背弃了朝廷,可不要怪我富某人不讲情面了。”成绩位列上等第五位的富坤山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宛若自己好像是这一颗的新科状元一样。

    虞允文看着众人的表情,顿时微微摇头,这些人都以为自己是状元之才,却不知道真正的状元到底是谁,绝对不会看这些家伙的才学如何,大唐皇帝不会肤浅的做出决定。跟随李璟这么久,虞允文知道李璟虽然不是一个莽夫,但绝对不能算的上是一个文人,甚至他的骨子里不喜欢那种纯粹的文人。想要凭借自己的诗词文章就能取得状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这些话,他是不会说出来的,甚至李璟也是不会说出来的。但作为一个杰出的人才,知道李璟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陛下有旨,传新科进士觐见!”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就见大殿前的鼓声再次响起,虞允文等人不敢怠慢,赶紧按照会试的名次站好,虞允文为第一,叶颙次之,李易再次之领着数百名考生径自朝太极殿而去,众人虽然刚才还是满面春风,但此刻心中却是惴惴不安,不管这些人是多么有才华,但面对的是大唐皇帝,一国之君,心中更是忐忑不安,生怕哪个地方失礼了。

    众人都知道,会试如果是在靠才学的话,但是在殿试上,才学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圣眷,皇帝陛下看谁舒服,谁就有可能是状元。

    大殿之中,李璟面带笑容,望着渐渐走进来的士子,两百多人浩浩荡荡,倒是有几分气势,索性的是太极殿比较大,今天能进入其中的多是尚书级别以上的人物,偌大的太极殿还是有一点空旷。

    “看,大唐王朝未来来了。”李璟指着迎面而来的虞允文笑道。

    “看着这些士子,臣等才发现自己已经老了,陛下日后的臣子们恐怕就在眼前的这些士子们中间。”李甫笑呵呵的说道。江山代有才人出,李甫并不感觉到嫉妒,想自己已经成为郡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臣等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这个时候虞允文领着众人进入大殿,纷纷跪在地上,山呼万岁。

    “哈哈,都起来吧!看到你们,朕想到当年太宗皇帝说的一句话,天下英才尽入吾彀矣!现在也是如此,朕掌控中原,金人在河北,赵构在江南,但是在今日参加考试的学子之中,有来自江南的,也有来自河北的,如今来到大唐考试,足见天下民心在我大唐。”李璟略显得意的说道:“不过,虽然能得到诸位的信任,但到底是科举,日后也是要治理一方,所以不仅仅要有文采,更是要有治世的能力。这文采嘛,诸位都已经考过来,能在万人中脱颖而出,足见你们的文采绝对不俗,这最后一场就考策论,策论的题目很简单,你们以后都是做官的,就以一个县为例,如何当好一个县令。”治世不需要文章,需要的是干练之才,李璟需要的不是一个讲空话的县令,而是一个能治理一方的县令。

    如何当好一个县令?

    大殿上的众人顿时嘴巴张的老大,一般的策论题目比较广,或者是比较正,或是歌功颂德,或是水利、土地、税收等等方面的策略文,像李璟这种,如何做好一个县令的题目是闻所未闻,让人众人不知道如何下笔。

    “你们这些读书人,喜欢指点江山,这就让朕看看,你们真正的才能,随便写写看,不要有什么顾忌,诸位走进太极殿,就已经是朝廷的官员了,这次两百多位学子之中,大部分将会成为通判,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将成为县令,牧守一方。”李璟看出了众人的迟疑,反而笑道:“不要认为县令的官小,但县令却是大唐最重要的官员,下面老百姓对大唐王朝印象如何,会不会支持大唐王朝,会不会揭竿而起,实际上,全在县令。也就是现在的宰辅大臣,以才入麒麟阁,但日后的宰辅都必须有县令的政绩才行。”

    “陛下圣明。”众人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反正都能当官,就算写的不好也没有什么关系。一些人开始酝酿内容,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动笔。

    李璟的一番话震动的不仅仅是这些读书人,还有下面的官员们,在他们看来,在最后殿试的时候,哪里需要出这样难以下笔的题目,看上去很空,但却一点都不空,可是看上去很实际,想写起来又十分的困难,根本就是一个不下于会试的题目。众人也开始思索起来,这些人固然高高在上,处理政事游刃有余,但真的想当好一个县令,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陛下这个题目可不简单啊?”张孝纯低声说道。他曾经为太原知府,处理一府的事情是何等繁杂,让他用几百字写出来,是极为辛苦的事情。

    “若是简单,如何能当状元。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找到了最重要的一点,也就差不多了。”赵鼎摇摇头,低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