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疯狂
    大年三十,整个坞堡到处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大营钱杀猪宰羊,一副要过新年的模样,连两军之间的紧张气氛都削弱了许多。

    唐军坞堡内的情况很快就传到完颜宗翰耳中,领着众将登上了城楼,隐隐可见坞堡内热闹的气氛,完颜宗翰笑道:“毕竟是过年了,汉人最重视的一天,哪怕面临的局势困难,他们也要过好一些,明年就意味着希望。”

    “也不知道他们哪里还有心思过年,他们的粮道已经被我们封锁,吃了这一顿,难道还有下一顿不成?”完颜宗弼不屑的说道。这几天他率领骑兵纵横鲁地,青州周围的城池都已经落入完颜宗弼之手,吴玠粮道也因此受到了影响,虽然不知道粮食能坚持多长时间,但大量的粮草绝对不可能流入唐军大营。

    “你认为李璟真的看着这数万大军就葬送在这里,断他们的粮道,也只是暂时的。”完颜宗翰摇摇头,说道:“李璟爱民如子,对士兵们更是爱护有加,出现这样的事情,若是数万大军葬送在鲁地,大唐元气大伤,所以他已经会派兵前来援救的,吴玠恐怕也就是看到了这一点,这才放心大胆的消耗粮食,用来提升士气。”

    “夏全那边也派人前来,索要粮食酒水,准备晚上犒赏三军。”完颜宗弼不屑的说道:“这个家伙打仗不行,这索要酒水财物倒是有一手。”

    “那是肯定的,这些天疯狂进攻坞堡,造成手下兵马伤亡惨重,不弄点好处来,如何会振兴军心士气?”完颜宗翰摇摇头,不在意的说道:“算了,给吧!不就是一点粮食酒水嘛!只要他们能够消耗更多的弓箭,让我们大金勇士损失更少一些,给了又能怎么样?”

    “若是吴玠在大年夜趁机进攻夏全,当如何是好?”军师哈迷尤忍不住说道。

    完颜宗翰听了先是面色一愣,看了远处的天空一眼,大雪纷纷落下,虽然不能说有没有这种可能,但一旦真的发生了,夏全恐怕会损失惨重,失去了夏全,金人独木难支,绝对攻克不了眼前坞堡。

    “我军距离夏全大营不过一里左右,敌人除非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攻克夏全大营,并且将其一击而溃,否则的话,必定会面临我军的两面夹击。”完颜宗弼却是哈哈大笑。

    完颜宗翰听了顿时点点头,他看了远处的夏全大营一眼,双方形成犄角之势,这样可以相互照顾,完颜宗翰虽然看不上眼夏全,但夏全手上的人足够的多,就算死伤再多,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他就能拉拢更多的义军前来进攻。

    “走吧!”完颜宗翰笑道:“我看那吴玠防守有章法,有名将之姿,肯定是知道这其中的厉害,我听说他只是一个降将,侥幸得到李璟的信赖,才掌管这数万大军,这样的人,行动小心翼翼,不然的话,早就出兵进攻夏全,如此谨慎的人,用兵也是如此,很难突破。这大概也是李璟用此人的缘故,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哈迷尤点点头,心中一点迟疑也抛之脑后,实在是夏全大营距离青州城太近,不过一里的路程,骑兵很快就能杀到,只要是一个人都不会有这样的念头。

    可惜的是,无论是完颜宗翰也好,或者是?夏全也好,都已经忘记了困兽犹斗的词语,现在完颜宗翰已经将刀都架在脖子上了,吴玠若是再不冒险,数万大军必定会被击溃。

    在完颜宗翰的命令下,一车车粮草和羊肉、狗肉之类的美味佳肴就被送入夏全大营,甚至完颜宗翰为了拉拢夏全,还在青州城找了十几个厨子送了过去,不过,完颜宗翰还是比较谨慎的,送了吃的,就没有送喝的,美酒还是没有送过去。

    这一切,在夏全和叛军眼中并不算什么,军中除掉吃的,最不缺少的就是酒水,寒冬腊月的,这些叛军盔甲不足,无法御寒,喝点烈酒,暖暖身子也是很普通的事情。

    完颜宗翰无疑是高估了夏全的节操和智力,夏全明显就没有想过吴玠会在大年夜偷袭自己的事情,或者他和完颜宗翰想的一样,自己距离青州城这么近,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偷袭自己,除非对方是一哥傻子,或者是一个疯子。

    吴玠无疑不是一个傻子,也不是一个疯子,顶多是一个半疯子。既然打算偷袭的话,吴玠自然是计算精准一些,听着远处的一阵阵笑骂声,武松和杨再兴两人已经默默的上了战马,身后原本黑压压的一片都换成了白色的披风,在雪夜之中很难分辨,战马四蹄上都裹着布,口衔枚,静悄悄的朝夏全大营杀了过去。

    而在坞堡前门,一个硕大的吊篮从城墙上滑了下来,几个士兵抱着一些陶罐飞快的没入黑暗之中,径自潜藏在青州城门外,趴在那里,也不知道在鼓捣一些什么。

    而此刻夏全大营中,这些叛军士兵早就忘记了一切,那里记得现在还是在战场之上,大营中到处飘扬着肉香和酒香,士兵们口中吃着美味,喝着美酒,发出一阵阵狂笑声。这些义军实际上都是贫苦人起家,一年到头都闻不到半点肉味。今日金人好不容易大发慈悲,不仅仅送上美味的佳肴,夏全还命人从其他地方搜刮来美酒,任由大家吃个痛快。这些人还不是放开肚皮来吃。

    “将军,这酒还是少喝点为妙,若是吴玠来进攻,当如何是好?”彭什有些担心的说道。

    “金人距离我们就一里的路程,你认为这个时候吴玠会有这个胆子来进攻?”夏全笑呵呵的望着彭什说道:“除非他是傻子,或者是疯子。”

    彭什还想着说什么,最后点点头,这若是放在他这里,也不敢冒着前后夹击的危险,而且是必败无疑的偷袭,谁敢在这个时候偷袭自己。

    “来,喝,大家一起喝,告诉你们,别看现在吴玠如此嚣张,但是金人已经封锁了他的后路,很快,很快,我们就能击败吴玠了。”夏全面色涨的通红,双目中光芒迷离,神情更是有些猖狂。8)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