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章 鲁地危机
    

    吴玠这些天感觉到自己的头发都白了几根,身边的武松等人都十分配合自己,近十万大军掌握在手中,将士用命,这对于任何一个将军来说,都是很不错的事情,吴玠相信,当初自己在赵宋的时候,手中若是拥有如此多的精锐,自己一定不会被李璟生擒活捉,但现在是大唐,面对的是金人精锐。

    “将军,我们的弓箭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武松走了大帐,面色凝重说道。

    “朝廷没有发来箭支?”吴玠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这些天已经疯狂的进攻,造成大军每天消耗的箭支很多,但是以前消耗的箭支很快就能得到朝廷的补充,但是这次明显不对,自己已经三天都没有接到朝廷送来的弓箭了。

    “已经三天了。”武松想了想,说道:“将军,末将认为这恐怕不是朝廷没有送来箭支,若是金人已经断了我们的后路,朝廷的物资没有办法运来,这些天,末将看了一下,进攻的都是叛军,而不是金人,就算有金人,也顶多就是在后面监军,并没有参与大军的进攻,恐怕金人的大队人马都已经杀到我们后方了,阻拦我们的物资。”

    “我们的粮草还能坚持多长时间?”军中无粮,就算是神仙也没有任何办法,吴玠最担心的就是军中粮草缺少,就算是撤退也没有任何办法。

    “半个月,粮草倒是比较充足,但是没有弓箭,我们在进攻防守方面肯定会吃亏的。”武松摇摇头。按照义军那疯狂的模样,就算粮草能支撑,但武器却支撑不了多久,最后还是会失败的。

    “这么说,只能是想办法撤退了。”吴玠忍不住拍了一下脑袋说道:“明天就是大年三十,陛下明年虽然会出兵,但是最起码是在二月份,我们坚持不到那个时候。若是不想着全军覆没,只能是撤退。”

    “陛下或许会派兵前来支援,只要送来送来弓箭和粮草,最后胜利的肯定是我们,十万大军一旦撤军,金人必定从后面追击,你我必败。”武松有些不愿意。

    “不如此又如何,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吧!”吴玠摇摇头。

    “陛下是绝对不会放弃我们的,就算是大年夜,也会派遣大军前来援救的。”外面有一个声音响起,就见梁仲大踏步的走了进来,大声说道:“我大唐从来就没有撤退的军将军,也没有不战而逃的士兵,冬季来历,我们这边困难,金人那边或者说叛军那边同样是困难,只要我们客服困难,就能像一颗钉子一样钉在这里,让金人不能安然进攻鲁地。”

    “梁仲将军,敌人攻势如何?”吴玠看见梁仲一身鲜血,忍不住询问道。

    “攻势十分猛烈,叛军在蚁附攻城,我们的弓箭损失很大,幸亏坞堡是用水泥浇灌而成的,否则的话,恐怕在就被敌人攻破了。”梁仲摇摇头说道:“我们的骑兵虽然比不过金人的骑兵,但是对付那些叛军还是可以的。”

    “但只要我们的骑兵出城,金人的骑兵就会杀出来。”吴玠摇摇头,他自然知道梁仲的意思,就是用骑兵先行击溃叛军,然后在用坞堡对付金人。

    “退兵肯定是不成的,军中将士也不会愿意的,大唐军队跟随陛下到现在,就没有失败过的战争,我们这近七万将士宁愿战死,也不愿意逃跑。”武松拱手说道:“将军若是想撤退,尽管撤退,末将率领两万大军断后就是了。”

    “末将也愿意断后。”梁仲正容说道。

    吴玠脑袋一疼,自己虽然主掌大军,但爵位和官位都在武松和梁仲之下,这两人不撤退,恐怕军中将士无人敢撤退,而自己日后也会背负骂名,想要再指挥军队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两位将军都不想撤退,那就换一种方式。”吴玠想了想,最后咬紧牙关,说道:“无论是金人或者是叛军,实际上单对单,我们都不用担心,现在双方联合起来,攻城用叛军,骑兵用金人,这下我们就十分难对付了。所以想要解决眼前的困难,只有一种办法,先干掉其中一个。”

    “将军准备对谁下手?”梁仲和武松两人双眼一亮,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冒险的计划,现在金人和叛军成犄角之势,金人在城内扎营,叛军在城外扎营,无论是进攻何人,都会受到另外一方的打击。两面夹击,大军必败无疑。

    “自然是选择城外的下手了。”吴玠双目中闪烁着凶光。

    “城外的叛军虽然势力弱一些,但营地距离青州城,不过一里的路程,就算我们大军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攻下叛军大营。”梁仲摇摇头,金人和叛军的大营实在是太近了,想要攻打其中的一方,另外一方肯定会快速前来援救的。

    “我会亲自领军阻击金人的援救,就算伤亡再狠一些,也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保住我们的七万大军就可以了。”吴玠冷森森的说道:“再说了,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有一个绝佳的机会在这里,若是不用,那就浪费了。”

    “你说的是大年夜?”武松很快就明白吴玠想要利用什么时间。无论是什么时候,大年夜都是很重要的时刻,就算坞堡中粮草困难,但吴玠都已经下令,好好和将士们吃个痛快。

    “大年夜金人怎么过不知道,但是叛军绝对会好好过一过的,长时间的征战和厮杀,将士们都已经疲惫,需要休息,大年夜就是最佳时刻,告诉伙夫们,明天下午的时候开始宰猪杀羊,把饭菜弄的香一些,迷惑一下外面的敌人,再让暗卫的人在叛军大营中吹吹风,叛军肯定也会跟我们一样,过一个好年的。”吴玠笑道:“只要他们那边有动静,我们就趁机杀出,马踏联营。武松将军,你敢不敢。”

    “有何不敢!”武松虎目放光,大声说道。

    “很好,既然如此,我们留一万大军留守大营,梁仲将军,我们的后路就全靠将军了,本将军亲自领军两万,抵挡金人的援救,武松将军和其他几位将军领军四万进攻叛军大营。一个时辰,本将军只能给将军一个时辰,若是攻不破大营,将军立刻后撤。”吴玠盯着武松说道。

    “对付那些叛军,哪里需要一个时辰,半个时辰足以。”武松拍着胸膛,不在意的说道。

    “那就祝将军旗开得胜了。”吴玠满意的点点头。


    本书来自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