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挑起内斗
    官道上,李璟在得到京师之围解了之后,也就放弃了强行军,行军速度慢了许多,这次征讨岳飞,绝对是意外之喜,自己白捡了许多便宜。不过,江淮之间已经被战火摧残,想要重新恢复生产,需要一定的时间,李璟想要利用江淮的粮食,快速的统一江南,时间显然是向后延迟了许多。

    “陛下,这个韩世忠倒是得了一个好机缘,种师道都已经布下了大阵,完颜阇母眼看着就要战败了,最后却便宜了韩世忠,被韩世忠一刀斩了首级。”方百花笑呵呵的说道。

    “这也是韩世忠武艺不错,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这样的人,赵构不会使用,真是无能。”杨妙真在李璟身边跃跃而试,恨不得自己能够驰骋疆场,斩将夺旗。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成了皇帝的女人,想要冲锋陷阵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为将者斩将夺旗,只是猛将,真正的将军是攻城略地,鲸吞万里,韩世忠此举并不是合格的将军。”李璟摇摇头,说道:“想要成为名将,韩世忠恐怕还要学习一段时间。”

    “陛下是担心水师的情况?”方百花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与韩世忠立功消息一起送来的,还有梁志杰的事情,一个梁志杰差点引起了文武之争,让李璟很少恼怒,那梁志杰是什么来历,方百花也很清楚,看着柴二娘吃瘪,作为柴二娘的主要对手,方百花还是很高兴见到的。

    “朕已经调梁中坚回汴京了,方便韩世忠接管水师。”李璟摇摇头,三军之中,李璟最担心的就是水师,无论是步兵也好,或者是骑兵也好,都是李璟亲自组建出来的军队,忠诚度比较高,不像水师,多是前朝留下来的,或者是各地的水匪投降而来的,虽然李璟给予了很高的待遇,但忠诚度李璟却不怎么相信,这些水师基本上是以梁家淮安水师为骨干组建起来的,梁中坚丢了水师的位置,具体会发生什么,李璟还真的说不准,所以面对这种情况,只能是将梁中坚暂时调回汴京。

    “完颜阇母这次丧命在汴京,臣妾担心金人会对我们动手。”方百花有些担心的说道。

    “金人动手?不,我准备抢先动手。”李璟摇摇头,冷森森的说道:“金人现在大部分力量都聚集在河北,平定河北叛乱,眼下河北打的一锅粥一样,民不聊生,那些汉人早就恨不得将金人赶走了,我们大唐王师进入河北,百姓们肯定会支持我们的,河北今年歉收,粮草不足,明年正好是我们的机会,看看能不能一举击败金人,最起码也要将金人赶到东北老家去。”

    方百花点点头,她知道李璟已经等不及了,这次之所以冒险南下,将赵构打疼了,就是为了来年对金人动手,最后赵构果然是被打疼了,李璟的兵马还没有到临安城,自己就坐着船去了大海上,逃之夭夭,一点帝王风范都没有。

    “所以明年很重要,对江南只能是采取守势,若是可以的话,还要给赵宋带来一点麻烦。”李璟摇摇头说道:“赵宋只能是用来作为敌人,不能作为队友。为了让自己的敌人不要一心想着北伐,只能是给他找点乐趣。”

    “乐趣?”杨妙真摇摇头,行军打仗或许可以,但是让她关注一下朝野大事,却是不可能的。

    “不错,我已经派人通知完颜宗翰,用完颜阇母的尸体换赵桓的归来。”李璟笑道:“这个完颜阇母乃是完颜阿骨打的兄弟,也是完颜晟的兄弟,他的尸体落到我们手上,金人难道就不想着取回去,我李璟也不要金钱,只需要赵桓,那赵桓现在没有任何作用了,不如送给我,来的实际一些。”

    方百花扫了李璟一眼,美目中闪烁着一丝讥讽,这家伙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实际上想做什么,她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不就是想让南宋陷入内斗之中。赵家兄弟当年为了一个皇位,争斗了许久,最后还是赵构笑到了最后。

    但不得不承认,赵桓在赵宋朝廷上还是有一些市场的,此人若是回到江南,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南宋必定是陷入内斗之中,这些文人和北宋的文人一脉相传,对外不行,对内却是厉害的很,相互争斗,赵桓一旦回到江南,那些不得志的文官们肯定是团结在赵桓身边,强调正统的重要性。

    当然,方百花认为李璟最重要的目标还是岳飞,这个人对赵桓也很忠心,赵桓若是没有出现,他必定是效忠赵构,赵桓若是出现在江南,岳飞到底效忠谁,还真的成一个问题。

    “恐怕金人是不会同意的。完颜宗翰此人不仅仅打仗厉害,就算在治国方面也有研究,陛下用赵桓,金人必定知道陛下的算计,很难。”方百花摇摇头。

    “不行的话就用赵谌去。”李璟面色一冷,用赵桓,金人还真的有可能反对,但是赵谌不一样,现在就在自己的手上,看在朱琏的份上,李璟好生派人照顾了,但一旦涉及到江山之事,就算是朱琏得到李璟的宠幸也没有任何用处。至于赵谌还是在年幼,或者说日后会被赵构给玩死,这些事情都不是在李璟的考虑之中,当初灭掉北宋宗庙,没有将他斩杀已经算是仁慈了。就算是死了,也只是会让南宋朝廷乱上一阵子,可以给李璟换取足够多的时间。

    “恐怕也只能如此了。最起码也要让南边平静一年半载的。”方百花点点头,李璟和金人之间的斗争不可能短时间内就结束的,双方击杀一年半载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南宋顶多也只是太平一年左右,然后必定会生事,李璟挑起南宋内斗,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只要是一年半载就可以了。”李璟笑道:“岳飞自以为是正人君子,忠君之士,看看这赵桓,或者赵谌去了之后,岳飞会不会保护他们。”李璟的主要目标还是岳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