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闺房
    大殿内,温暖如春,大殿之外,雪花缓缓落下,大雪缓缓覆盖着汴京城,梁志杰的事情却没有因为大雪的覆盖而消失,不仅仅是朝中,就是后.宫中的兰蔻等人也被这件事情所惊动,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自己的姐妹梁红玉。

    “这么说,政事堂的几位先生还没有任何消息?也没有做出什么决定来?”兰蔻低着头,一边的柴二娘笑着将前面的情况说了一遍。

    “那些家伙都是聪明货色,这件事情虽然看上去比较小,但涉及到宫里面,还有文官和武将们,这天下还没有平定呢!陛下还需要依赖这些武将,这个时候对武将们动手,不是自毁长城吗?陛下岂会是短见之人。这些老东西都知道这里面的事情,顶多也就是到了梁志杰那里为止了。”柴二娘有些不屑的说道。

    “说实在的,这些武将们实在是太嚣张了,那个梁志杰三番五次的来到宫中,他想干什么?以为这是他的家吗?梁妹妹不是一次说过了,居然一点眼力都没有,这样的臣子,居然还能掌管水师?”兰蔻眉头皱了皱,脸上的不悦之色更浓了。外面文官如何,武将如何,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想给李璟带来坏的影响。

    “陛下已经找到了一个取代梁家父子的人,梁家日后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外戚,不会对朝局产生影响了。”柴二娘赶紧解释道,她和梁家的关系倒是不错的很,尤其是和梁红玉,更是闺蜜。

    “你说的是那个韩世忠吧!”兰蔻好像想到了什么,摇摇头,从一边的几案上取出一封奏章来,说道:“暗卫传来的消息,这个家伙人品还可以,就是酒品不行,在宅子里喝多了,大骂赵构,害得他成了降臣。倒是有些意思。”

    若是韩世忠在这里,心中必定会惊讶,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朝廷的监督之下,不过,他更加没有想到,兰蔻会用这种的语气说自己。

    “这是一个厉害人物,身为西军将领出身,但精通水师,难怪陛下欣赏此人了,相比较岳飞,此人日后必成大器。”柴二娘也赞同道:“只是此人将如何处置?政事堂恐怕是在等姐姐的决定了。”李定北虽然是监国,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大事一般都是兰蔻和柴二娘一起决定。

    “先夺去官位,然后交到军法处,等候陛下回来发落吧!不管文官和武将之间的矛盾,就冲着纵马御街这样罪名也足以贬为平民了,将老百姓的性命不放在心上,总是不对的。”兰蔻不在意的说道。

    “姐姐所言甚是。”柴二娘心中叹了口气,梁家父子注定是要没落的,这对柴二娘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宫里面有些情况也要做一个安排,以后,宫中姐妹可以出宫探视家人,非奉诏,家人不得入宫探视。”兰蔻想了想说道:“宫里面毕竟女人居多,可不能出了什么事情。”

    “自然是如此。”柴二娘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金人前来进攻的时候,畅春园中的人都搬到宫里来了,现在金人走了,这些人?按照陛下的意思,恐怕是不想让这些女子留在宫中。”

    “有些是敌人的女人、女儿之类的,这些人哪里能留在宫中,只是放在畅春园有些不妥当。”兰蔻眉宇中露出一丝不喜来,最后还是摇头说道:“按照陛下的想法,短时间内,恐怕也不会册立东宫太子,而这汴京也并非是长久之地,若是再将这些女子送至畅春园,陛下临幸有些不便,不如暂时放在东宫,如何?”到底是担心李璟,兰蔻还是忍了下来。

    “哼,都是一些狐猸子,陛下也是的,宫中姐妹难道不够吗?还非要收了这些狐猸子,也不怕身子骨给拖垮了。”柴二娘有些不满的说道。

    “陛下身强力壮,宫中的姐妹哪里是他的对手,那紫阳劲是天下一等一的气血搬运方法,陛下身上阳气充足,谁能一个人抵挡陛下,我等成了皇妃,有些事情不像以前那样胡来,陛下在其他女子身上找乐趣,也很正常。”兰蔻面色微红,有些尴尬的说道。

    “哼哼,你我倒是放不开,其他人可是放的开很,上次陛下在李妹妹那里休息的,师师不也去一起服侍陛下的吗?”柴二娘微微有些吃味。

    “妹妹,瞧你说的,也不怕传扬出去了。”兰蔻瞪了柴二娘一眼,以前身份极为普通的时候,大被同眠倒是有的,反而是现在,或是皇后,或是皇妃,为了皇家的威严和声望,这些事情反而束手束脚了,也因此才会有这样事情发生。

    “我们的方大小姐回来了,陛下又找了一个妹妹,听说武艺不错。”柴二娘眼珠转动,兰蔻温柔贤淑,在宫中不怎么争权,但是方百花不一样,两人当年可以说是彼此看不上对方,甚至相互算计,这下好了,自己拉拢了一个梁红玉,对方手上也有一个杨妙真,这日后宫中可就热闹了。

    “怎么,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兰蔻看了柴二娘一眼,说道:“都这么多年,方家妹妹或许都不记得了,这些年她在外面也很辛苦,更不要说流求。”

    柴二娘点点头,方百花这几年是很辛苦,至于流求?柴二娘心中笑了笑,李璟若是放在心上,那就是流求,若是没有放在心上,就什么都不是。不过,到底是一起服侍李璟的,不看僧面看佛面,在宫中,柴二娘也不想与之相斗。

    且不说两人在宫中说一些闺房密语,朝堂之上,随着一份盖有秦王大印的命令颁布,朝中的争论瞬间落下了帷幕,梁志杰剥夺了所有的官位,被打入军法处,等候军法处的惩罚,文官们虽然有些不满,但总体上还是接受了这种惩罚,试探着下一次再次伸手压一下武将;而武将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是有些惴惴不安,连梁志杰这样的外戚都倒霉了,下一个是谁?连带着平日里这些武将们行动也逐渐变的谨慎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