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猖狂
    “妹妹,妹妹。”一阵脚步声在群玉殿中响起,就见梁志杰面色阴沉,闯入大殿之中。

    “宫中之地,兄长怎么会来到这里?”梁红玉眉头皱了皱,说道:“虽然陛下大度,但是后(宫岂是外臣可进入的?”梁红玉有些不满了,李璟的后)宫是何等重要,世人都知道,李璟的女人很多,除掉宫中的女子外,还有畅春园中的女子。

    “为何不能来,我梁家的官都要丢了,这个时候还在乎其他?”梁志杰有些不满的说道:“我看陛下现在已经登基称帝,翅膀已经硬了,需不需要我梁家。”

    “啪!”一声大响在大殿中响起,梁志杰摸着自己的右脸,一副见鬼的眼神望着梁红玉,他没有想到梁红玉居然给了自己一巴掌。

    “妹妹,你?”梁志杰又惊又怒。

    “陛下是何等人物,岂是你能说的,陛下定鼎天下,你梁家建立了多少功勋,大唐在水师上耗费了钱粮无数,你父子二人立下了功勋,击败了南宋多少次?明明我们的船只远在南宋之上,水师人数也远在南宋之上,可是我们仍然不是他的对手,这是为何?还不是你与父亲的无能所导致的。”梁红玉凤目通红,指着梁志杰骂道:“怎么,现在陛下找了一个能人来取代你们,掌管水师,你心中就不高兴了,这天下是陛下的,水师也不是你们梁家,你梁家就认为水师是你们的,是不可动的吗?怎么?梁志杰,莫非你梁家准备起兵造反不成?”

    梁志杰被梁红玉说的大汗淋漓,连站都站不稳,一下子跪倒在地,梁红玉的话就好像是一柄利刃一样刺入梁志杰的心脏。他忘记了大唐水师到底是谁的,忘记了这个天下的主人到底是谁,他只是记得这些年都是梁家人掌握了大唐水师,这个时候才响起,大唐不同于大宋。若不是梁红玉在,恐怕梁家早就被李璟问罪,哪里还有颜面掌握水师。

    现在自己居然来到后庭来闹,简直就是取死之道。想到李璟的残暴,梁志杰面色苍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不知道说什么好。

    梁红玉看在眼中,心中一阵悲凉,梁家人本身就没有多少的才能,因为自己的关系,才掌管水师,造成损失损兵折将,现在居然还有脸来找自己,看样子因为自己的缘故,才会将梁家变的如此。幸亏来了一个韩世忠,若不是韩世忠,自己还不知道这里面的一切。日后梁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你退下吧!此事我会与陛下说的。”梁红玉叹息道:“日后非奉诏,不得不后庭半步,否则的话,就算陛下不说话,本宫也会对梁家严惩不贷。”

    “是。”梁志杰双目中闪烁着一丝不甘,但还是应了下来,然后缓缓的退了下去。

    “无能的东西,陛下岂是无情之人,就算当不成水师提督,但总得有安置家人的敌人,只是如此一闹,恐怕是鸡飞蛋打,什么都得不到了。”梁红玉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李璟虽然对后妃家人探望之事,并没有做出什么要求,但是梁红玉知道,李璟并不喜欢梁家人,梁志杰经常出入后)宫,就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心中肯定是不舒服。

    偏偏梁家人认为此举可以增加自己在朝野中的威望,表示李璟对梁家的宠幸,竟然对此事乐此不彼,梁志杰经常出入,甚至,梁红玉有的时候还发现梁志杰经常顺走自己的珠宝,只是因为对方是兄长,不想说而已,但今天梁志杰的表现让人十分恼火,朝廷的水师居然当做梁家的水师,这是大祸临头的表现。

    “去,让陈龙监视梁家,一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立刻让汴京府衙门将梁家尽数关押,等候,等候陛下回来处置。”梁红玉想了想,还是让暗卫监视梁家。谁也不知道梁家会弄出什么事情来。

    且说梁志杰愤愤出了皇宫,若是以前,肯定会去青楼那边潇洒一回,以表示梁家在朝中是多么的受宠,但今日却不一样,他急急忙忙的上战马,就朝梁府而去。梁中坚并没有回京师,仍然是在长江边安排大战后的事情,所以梁志杰听到韩世忠的消息之后,就急急忙忙的进宫。

    “驾!”马蹄声响起,梁志杰狠狠的抽了战马一下,战马一阵嘶鸣,朝前飞奔,梁志杰感觉到心中的怒火被点燃,手中的马鞭抽的更快,不过三五里,很快就闯入闹市之中,这个时候原本应该停下来缓缓前进的,但梁志杰仍然没有减速,朝人群之中撞了过去,他面色狰狞,双目中闪烁着凶光,好像是在冲锋陷阵一样。

    前面的人群很快就发现有战马飞奔而来,顿时发出一阵惊叫,慌乱声响起,纷纷朝两边躲避。生怕被战马撞击了。

    “混账东西,闹市之中也敢纵马飞奔,找死!”一个酒楼上,呼延保和杨庭敬两人正在喝酒,主要是庆祝两人第一次出战,就获得战功,那呼延保看见梁志杰纵马而来,面色大变。

    “快,绊马索。”杨庭敬也看见其中的危险,两人脱下外面的长袍,系在一起,飞奔下楼,挡在御街之上,用长袍做成了一条绊马索。

    那梁志杰看着周围的人纷纷躲避,顿时哈哈大笑,哪里见到呼延保和杨庭敬两人已经在前面设伏,一个猝不及防,战马轰然倒塌,而呼延保和梁志杰两人身上的衣袍也被巨大的力量撕碎,两人朝一边倒去,倒是周围的人群比较多,安然无恙。

    而梁志杰直接从战马上飞去,朝前面的人群压了过去,瞬间压倒数人,梁志杰脑袋一阵迷糊,勉强站起身来摇摇头,逼着自己清醒过来,扫了周围一眼,看见呼延保和杨庭敬两人手中破碎的衣袍,顿时知道是怎么回事,瞬间勃然大怒。

    “是你们两个家伙暗算我?”梁志杰指着两人大骂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骑马纵横闹市,就是陛下也不会如此,你难道大过陛下吗?”呼延保还没有说话,杨庭敬大声反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