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夜战
    “预备,放!”完颜母正在高兴的时候,忽然乱军之中传来一阵怒吼,接着就听见一阵阵巨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黑夜之中,好像是有天雷声响起,一下子让完颜母从兴奋中惊醒过来。

    “啊!啊!”一阵阵惨叫声响起,完颜母看见前面的士兵纷纷摔倒在地,就好像是前面能有一个巨大的镰刀,不停的收割着士兵的性命。

    “砰!砰!”巨大的声音再次响起,前面血雾翻滚,完颜母整个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青铜火炮的声音,他不曾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见青铜火炮,一阵阵爆炸声响起,面前无数的残肢断臂飞起。

    “大将军,快走,上当了,我们上当了。”那也右臂已经被炸飞,鲜血早就沾满了盔甲,脸上露出慌乱之色,只听他大声说道:“大将军,敌人已经在街道上摆下了火炮阵,还有许多弓箭手,我们上当了,将士们根本就冲不进去啊!”

    完颜母面色苍白,他这个时候,只能是庆幸自己没有率先进去,否则的话,自己已经死在敌人手中,一个照面就被火炮所杀。

    “杀!”远处又传来一阵阵怒吼声,完颜母望着身后,只见身后有无数的火把出现,隐隐可见有无数的士兵冲杀上来。

    完颜母哪里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大当,所谓的焚烧汴京根本就是一个计策,甚至自己的内应都已经为汉人所杀,自己还根本不知道这些,刚才好瞧不上汉人,认为自己的大营都已经从封丘门转移到新曹门,汉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这哪里是没有反应过来,而是直接抄后,等到自己这边上当的时候,敌人已经从后面杀了上来,骑兵冲锋,原本就是一往无前,现在前锋受阻,后军一阵混乱,金人一时间进退维谷,就算是完颜母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轰!”终于一阵巨响,兴建了百余年的新曹门终于在完颜母惊恐的目光中轰然而下,也不知道压死了多少的士兵。

    不过,这对于完颜母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他终于不用担心两面夹击的事情了,专心对付后面的军队就好了。

    城墙内,公孙胜脸色不好看,偌大的御街上,十门大炮分成了两排,对准了城门,在身后还有无数弓箭手,弓箭如雨,呼啸而下,这是连夜布置的瓮城,专门对付金人的,只是没有想到,在短暂的惊慌失措之后,新曹门居然承受不住这么多石弹的进攻,轰然之间倒塌。

    “该死的,忘记了新曹门经年未修,无法承受如此强度的进攻。”公孙胜面色阴沉,原本可以接着机会,将这股骑兵一网打尽,彻底解决来自金人五万大军的威胁,现在失去了火炮这样的利器,恐怕后面的军队难以抵挡金人骑兵的进攻了。

    “金人队伍已经大乱,后面的种师道已经扑上来了,双方厮杀在一起,再用火炮石弹恐怕有些不利,既然如此,不如全军压上去,趁着金人混乱,士气低落,一举进攻。”朱武眼珠转动,恶狠狠的说道。

    “如此甚好。”公孙胜见事情不可为,顿时抽出宝剑,一声长啸,就越过了废墟,朝金人杀了过去,朱武手执大刀紧随其后,这两个人虽然担任的是文职,但不否认,对方身上还有一声的功夫。身后的数万大军见状也紧随其后,放弃了瓮城这样的防御优势,径自闯入乱军之中。

    后军中的种师道并不知道新曹门城墙已经倒塌,只是率领大军在乱军之中横冲直闯,虽然有新曹门倒塌,使得大军失去了有效的支持,但是大军的混乱已经给唐军带来了便利,乱军之中,骑兵早已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在黑暗的夜空中四处奔走。

    而唐军身着黑色的盔甲,手执大刀,只要碰见骑兵,就是三五个一起,合伙将对方击杀,虽然有些伤亡,但总体上是以金人伤亡众多。

    “整顿队伍,跟在我身后,朝南方,杀。”完颜母在经历一阵慌乱之后,很快就发现没有来自后方的威胁,对身边的亲兵大声吼道。前军和后军虽然已经乱了,可是完颜母的亲兵却没有乱,他召集亲兵,然后慢慢团结部分兵力,很快,在他周围就聚集了数千骑兵。完颜母面色狰狞,挥舞着大刀,朝南方杀了过去。

    这是他一生的耻辱,被人欺骗了不算,还造成了大败,就算击溃了眼前的敌人,恐怕也没有能耐,再次对汴京产生威胁。现在的他只想着击溃来自后方的敌人,安全的带领着残余兵马离开汴京,前往鲁地,继续寻找机会和李厮杀,以报今日之仇。

    很快数千人的骑兵逐渐发展壮大,虽然前军仍然是一片混乱,但完颜母已经完全放弃了前军,前军不过万人,中军加后军有四万骑兵之多,就算不能扭转战场局面,也能给敌人重击。当然,他也是担心前军会遭遇石弹的缘故,那个时候,就算他的武艺再高,也抵挡不住石弹的进攻,还不如转而进攻后面袭击自己的队伍。

    在完颜母的带领下,混乱的后军已经逐渐稳定下来,对种师道形成了有效的防御,不过种师道也不是无名之辈,面对众多的骑兵,绊马索等等武器纷纷在战场上得到应用,完颜母的骑兵并没有发挥十足的威力,反而损失了许多。

    相比较种师道的尴尬,后面的公孙胜和朱武两人却是轻松了许多,所率领的原本就是驻守汴京的精锐军队,作战勇猛,装备精良,面对金人的混乱,杀的极为畅快。大队人马不断的向南方进行挤压,压缩金人的的活动空间。

    “金狗在哪里,大唐韩世忠来了。”远处,忽然战鼓声响起,马蹄声滚滚而来,黑暗之中,一只黑色的幽灵闯入战场,终于奠定了战场上的局势,经过长途跋涉,韩世忠率领的五千精锐骑兵,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候杀入了战场。这只疲兵的加入,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