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韩世忠归降
    “韩将军,你与岳飞不一样,岳飞的武艺虽然在你之上,或者指挥大军作战的才华也在你之上,但是朕不喜欢这个人,一向以忠君爱民自诩,但是真正的忠应该忠于天下百姓,而不是一个赵家,至于爱民,那就更加谈不上了,江淮百万百姓何其无辜,在江淮之间,每家每户都有肥沃的土地耕种,每年的赋税比较少,生活是何等的自在,就算不算富裕,但大部分温饱还是可以解决的。去了江南又如何?沉重的赋税、劳役等等,任人欺压宰割,他岳飞凭什么让人们都迁移到江南呢?”李璟有些不满的说道。

    “这,鹏举虽然人比较耿直,但却是一个好人。”韩世忠脸色一红,按照李璟的描述,岳飞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所谓的忠君爱民只是一句笑话。

    “岳飞这个人,就算朕不会杀他,迟早他会死在自己人的手中。”李璟笑呵呵的说道:“朕听说岳飞一直感念赵桓给他的恩德,一直想着迎娶赵桓为帝?”

    韩世忠面色大变,这种事情岳飞到现在并眉头透露多少,韩世忠也是偶然之间才从岳飞口中得到的,没想到李璟已经知道的如此清楚,难道岳飞已经实施了。

    “朕不久之后,就会击败金人,到时候将赵桓从金人手中夺过来,转手送给赵构,你说,南宋会怎么样?”李璟忽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来,对韩世忠说道:“不知道岳飞是辅佐赵构,还是辅佐赵桓?”

    “陛下,陛下,您这一招?”韩世忠面色苍白,终于他说不出话来了,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这种情况已经让韩世忠不知道说什么好,赵构的猜忌心是何等之强,岳飞或许感觉不出来,但是韩世忠本身就是一个圆滑之人,却知道的清清楚楚。一旦赵桓去了江南,必定会搅动风云。

    “既然是朕的敌人,朕也不会手下留情的。”李璟摇摇头,说道:“实际上,岳飞这个人虽然是朕的师弟,当年周侗老师离开汴京的时候,曾经告诉朕说,他在汤阴收了一个弟子,日后让他来辅佐朕,朕一直是寄予厚望的,否则的话,紫阳劲也不会给周侗老师的,只是这个岳飞太让朕失望了,他违背了周侗老师的遗愿,所以朕是不会原谅他的。”

    韩世忠心中暗自摇头,岳飞食古不化,一直认为大宋才是天下正统,李璟当年不过是起兵造反,这样的人,岳飞岂会辅佐。

    “如今天下纷乱,唐、金、宋三国征战不休,百姓有倒悬之苦,将军乃是盖世人杰,岂能置之度外。南宋上下昏庸无能,将军就算有吕望之才,诸葛之智,也不可能辅佐赵构,一统天下,不如加入我大唐,助陛下一统天下,还天下一个太平。”李甫在一边劝说道。

    “韩将军一身才学,西军猛将出身,却精通水师战法,十分难得,朕求贤若渴,将军若加入我军,朕可以让将军统领大唐水师,为大唐水师提督,江河湖海,任由将军驰骋。将军以为如何?”李璟双目闪烁着光芒,终于发出了邀请。

    韩世忠心情激动,李璟乃是一代令主,亲自来到监牢中劝说自己,韩世忠不感动那是假的。加上李璟已经将自己的家小从南宋索要过来。

    “罪臣韩世忠拜见陛下。”韩世忠叹息了一声,站起身来,跪拜在地,山呼万岁。

    “好,好,能得将军相助,日后大唐统一天下的时间又快了许多。”李璟哈哈大笑,相比较岳飞,李璟更加喜欢韩世忠这样的人,又有本事,做人圆滑,日后成长空间远在岳飞之上。

    “臣谢过陛下。”韩世忠想到自己日后必定会统领水师,纵横大江之上,与南宋为敌,心中一阵唏嘘。不过,他归顺之后,猛然之间发现自己内心并不反对此事,才知道自己或许本意就是如此。

    “金人围攻汴京,朕等下就要离开江都,将军可以与家小团聚,等汴京之围解了之后,再进京不迟。”李璟得了韩世忠心中高兴,拍着韩世忠的肩膀说道:“朕期待与将军在汴京相会。”

    “陛下,臣愿意现在就去汴京,会一会金人。”韩世忠想也不想的说道:“说实在的,臣这些天被关在这里,终日大鱼大肉,但实际上恨不得立刻到疆场上去,和敌人厮杀一番。陛下,水师建设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不如让臣先去汴京,会一会金人。”

    “将军多日未曾和家人相见,就要征战疆场,这?”李璟一阵为难。

    “陛下,臣是一个将军,这种儿女情长的事情不适合臣,还是让臣去会一会金人吧!”韩世忠迫不及待的说道。

    李甫在一边看的分明,李璟封了韩世忠为水师提督,主掌水师兵马,可以说一步登天,韩世忠若是不表现出一丝能耐的话,恐怕在军中也混不下去,一个降将居然有这样的待遇,让那些对李璟忠心耿耿的将军们心中如何想。

    “陛下,既然韩将军执意如此,不如以韩将军为先锋,率领骑兵骑兵先行。”李甫在一边劝说道。

    李璟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李甫的言下之意,当下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就劳烦将军领骑兵五千为前部先锋。”韩世忠西军出身,常年和西夏作战,也不知道遭遇了多少骑兵,相信现在指挥五千骑兵还是可以的。

    “多谢陛下信任。”韩世忠大喜,站起身来,说道:“臣这就去调兵遣将,为陛下先锋。”韩世忠知道这是李璟给自己机会,若是不把握好,日后又有何颜面执掌水师,他可是知道,现在执掌大唐水师的是梁家父子,乃是外戚,自己的官位在对方之上,对方心中难免不服,也只有立下功勋,才能让水师将领心服口服。

    “如此甚好。”李璟点了点头,李甫送上令箭,让韩世忠调兵不提。

    “陛下,韩世忠倒是一个人物。最起码知道进退。”李甫望着韩世忠的背影,言语中充斥着赞赏。

    “他若是没有这点觉悟,朕怎么可能用他呢?”李璟摇摇头,在历史上,同样是掌握军权,同样是南征北战,立下了军功,岳飞为人所杀,韩世忠却是封王,由此可见,韩世忠比岳飞更加会做人。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