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奸诈无底线
    完颜阇母却是给火炮惊呆了,自己距离城墙数百步远,就是牛弩也不能射中自己,可是在火炮的面前,宛若咫尺之遥,轻松一炮,将自己身边的士兵射杀,数寸长短的石弹,轻松的击穿了这些将士的甲胄,在胸口留下了血洞,甚至穿过了战马和人身,击杀到身后的十数个人,横扫周围的一切。再坚固的甲胄也没有任何作用,甚至连磕磕碰碰都不行。

    大军就这样轻松退了下去,甚至连种师道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见金人如同潮水一样退了下去,等到种师道想到追击的时候,已经迟了。

    城墙上的众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见一阵山呼海啸之声传来,士兵们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就好像大海一样,汹涌澎湃,滚滚而来。

    “好一个火炮,好一个火炮啊!”柴二娘拍着有些滚烫的青铜火炮,叹息道:“有如此利器,敌人焉敢来犯?”众人纷纷点头。青铜火炮实际上的威力并不大,每次击杀不了多少敌人,十个青铜火炮顶多也就是击杀百来十个敌人而已,但是所产生的威慑力却是巨大的,石弹的速度让人难以抵挡,强大的穿透力不仅仅能穿过盾牌和甲胄,更是能穿过数百步的距离,达到击杀敌人的目的,只要瞄准,几乎就是必死无疑。

    “可惜的是不能移动,只能是放在城墙上,每次进攻的速度的比较慢。”江老爷子苦笑道:“娘娘,您看我们进攻的地方,并非是一条直线,而是一条,用陛下的话来说是一条抛物线,我们掌握不了石弹能够击杀的具体范围,只能目测到第一次攻击的大概位置。”

    “也就是说,敌人只要避开第一次进攻的周围,基本上就很难受到攻击了?”王时雍脸色苍白,双目中还有一丝畏惧。

    “大概是如此,但具体的情况却不知道,谁也不知道石弹弹射的地方会在哪里。”江老爷子迟疑了一阵说道:“娘娘,臣等这段时间想着将炸药引入火炮之中,只是能不能产生效果并不知道。”

    “一切能不能,都可以事实。”兰蔻却是不在意的说道:“面前就是许多敌人可以试一试,只要不在城墙上爆炸,一切都好办。”

    李璟并不是真正的军工转世,所得到的都是从网上或者是现实上了解的一点点皮毛,所以这种火炮的进程十分缓慢,能制造出石弹、炸药这些玩意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娘娘,臣有一个内侄,倒是喜欢鼓捣这些东西,臣推荐他入广备攻城作,或许能帮助江老爷子一二。”王时雍眼珠转动。

    “此事日后再说吧!娘娘,臣认为这种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研究出来的,等金人退去之后,再决定也不迟。”赵鼎不待兰蔻答应,就说道:“无论是谁进入广备攻城作,不仅仅是需要有这个才能,还需要身家清白,要么是通过考进去的,要么就是广备攻城作内的家世传承。外臣推荐一律没用,莫说是王大人,就算是臣,也不行。”

    柴二娘听了点点头,说道:“赵大人所言甚是,陛下最重视广备攻城作,用人方面,都是要注意一些。江老爷子,您在这方面可要好生把握一番。”

    “回娘娘的话,广备攻城作可不是任何人都能进的,都能接触到机密所在的,就算这一枚石弹,也需要经过多人之人,两人采石,两人取样,两人磨圆,总共要耗费十天的时间,才能制造一枚石弹,至于这火炮就更加困难了,两人造模,两人炼铁,八人铸造,四人磨光,要耗费半个月的时间,才能铸造一尊火炮。至于火药,并不在臣的手中。”江老爷子摇摇头说道。

    众人听了嘴巴张的老大,没想到一尊火炮制造成功居然要耗费这么工序,耗费这么多的人力,半个月才勉强制造一尊,难怪到现在才制造出十尊火炮来。

    王时雍早就是面色死灰,双目呆滞。明面上是这么多人,暗地里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工序,每到工序又需要多少人,想要将这些东西全部学全,又是何等的困难。

    “也是陛下英明,让臣等一部分精通某一样工序,大家一起制造,这才节省了许多时间,若是一人或者数人一起制造一尊火炮,那就更加的困难,而且制造出来的样式、大小等等都不一样。这样节省了我们不少的时间。”江老爷子感叹道。

    李璟用的是流水线生产的规律,不仅仅加快了生产的速度,更重要的是保密,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掌握全部的生产技术。就算是偷了其中的某一个技术,也不能将一件成品制造出来。

    “世人都说李璟阴险狡诈,今日一见果真是如此。”王时雍心中一阵感叹,面色阴沉,仔细想想,如此重要的机构,想要渗透其中是何等的困难,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李璟的流水线制度,让王时雍难以下手,短时间内根本就没有办法收买这么多人。

    “索性的是,现在还没有动手,一切还来得及。”王时雍望着远处正在逃跑的金人,心中一阵庆幸,却不知道在暗处的暗卫早就盯住他了。

    “金人虽然已经逃走,但今天只是打得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完颜阇母数万大军南下,不可能是被我们吓跑的,肯定还会进攻,我们的兵马虽然不少,但是精锐都不在身边,大家不可懈怠。”兰蔻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种师道身上,说道:“老种相公,你经验丰富,哀家认为,这个防守大将的位置还是由你来做,你可愿意?”

    “老臣谢娘娘信任之恩,娘娘放心,老臣一定护住汴京安全,击败完颜阇母。”种师道没想到兰蔻居然将防守的重任交给自己,心中感动,赶紧拜倒在地。

    “自哀家以下,就算是宫中的扈娘娘、梁娘娘,你都可以调动。”兰蔻正容说道:“一切以防守汴京为主,任何人都不能阻止老种相公的调动,违令者斩。”

    “臣等尊懿旨!”众人心中一阵骇然,赶紧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