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三章 天意
    “时间能来得及吗?”赵构面有急切之色,忍不住询问道。巴蜀之地绝对不能有任何问题,甚至在很久以前,他都有迁都巴蜀的准备,对于他来说,巴蜀就是粮仓,一旦落入李璟之手,大宋就少了一个巨大的粮仓。

    “能不能来得及,只能看巴蜀的抵抗力量了,陛下可以下旨,任何一个城池,无论官民,能挡住李乔三日者,官升三级,挡住五日者封侯,挡住十日者封公,若是能击败李乔者,封郡王。”秦桧牙齿一咬,忍不住出主意道。他也知道巴蜀绝对不能落入李璟之手,但是想要抵挡李乔,朝廷就要付出代价。

    朝堂上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很快就被眼前的现实所打破,面对的可是魔王李乔,想要在李乔手下占便宜,恐怕不是一般的困难。一时间众人都将目光望着一边的张浚,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李璟威震天下,但李乔也差不了哪里去,人屠的手段震慑世人,李乔的名声可是一刀一枪打下来的,用敌人的鲜血浇筑而成。张浚是不是李乔的对手,众人心中都没底,就算是赵构也是一样。

    “臣请陛下专征专权,号令整个巴蜀。”张浚一阵迟疑,最后走了出来大声说道。想要抵挡李乔的进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巴蜀之地军备松弛,将士们已经很久都没有认真操练了,张浚这个时候过去,是要顶着巨大的压力,才有可能挡住李乔,手中若是没有权力,肯定是不行的。

    “好,朕给你这个权力。”赵构想了想,命人取了自己的佩剑过来,让人送给张浚,说道:“凭此剑号令巴蜀各地,斩各级文武官员,调动巴蜀、襄樊兵马。”面对李乔的进攻,赵构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放弃巴蜀之地,只能是相信张浚。

    他如此相信张浚,不仅仅是因为张浚擅长练兵打仗,更重要的是张浚是进士出身,是文臣,赵构相信的是文臣,认为这些人饱读诗书,知道忠君爱国,不像岳飞、李璟等莽夫,稍不留意,就会野心勃勃。

    “谢陛下。”张浚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对阵李乔心中还真是没底,但手握重权,毕竟还有几分反抗的机会。

    “让万俟卨赶紧去江淮之间,将百万百姓都弄到江南来,李璟夺了朕的利州、兴元府,一定要以江淮来赔偿。”赵构冷森森的说道。李璟狠狠的耍了自己一次,赵构决定一定要好生报复一下。

    秦桧等人连连点头,巴蜀的剧变对南宋的局面来说,是雪上加霜,韩世忠近十万大军的葬送,消耗了南宋太多的兵力,想要维持对李璟的平衡,只能是想其他的办法。

    赵构正待说什么,忽然宫中传来一阵阵急剧的钟声,钟声宛若丧钟,接着有内侍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赵构一见那内侍,一下子脸上就差了,这个内侍正是照顾赵旉的太监。

    “陛下,陛下,太子,太子薨了。”内侍失声痛哭。

    “啊!”众人面色一变,纷纷跪倒在地,面色慌乱。赵构不能生育,已经是朝堂之上不公开的秘密了,唯一的赵旉也成为帝国未来的主宰,没想到,这位太子还没有长大成人,就已经陨落。南宋未来将走向何方,谁也不知道。

    赵构双目无神,静静的坐在宝座之上,半天都已经说不出话来,自己唯一的儿子死了,而且不是因为其他的事情而死的,因为自己听到李璟进攻巴蜀的消息时,失手跌落在地摔死的。

    “李璟,朕誓杀汝。”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大殿中响了起来,整个大殿的人都能感觉到赵构心中的愤怒,想想赵构唯一的儿子就这样死了,众人也感觉到一阵憋屈。

    “陛下放心,臣到了巴蜀之后,一定会竭尽全力,击杀恶贼李乔,为太子殿下报仇。”张浚并不知道赵旉是怎么死的,但是也不能避免他表露忠心。

    “很好,取李乔人头来,祭奠太子。”赵构面色阴沉,冷森森的说道。太子赵旉之死给他的打击很大,从此之后,大宋帝国将不为自己的后代所有,而这一切都是李璟造成的,若不是李璟,自己这个时候肯定能生龙活虎,养儿育女,哪里像现在这样。

    “臣遵旨。”张浚不敢在大殿上停留,赶紧转身就走。朝堂上情况复杂,尤其是在赵旉死了之后,赵构心思有什么变化,谁也不知道,他不仅仅是文官,还是一个统兵大将,谁也不知道赵构会不会对自己下手。更重要的是,旧的太子死了,新的太子是谁?这才是最重要到事情,张浚不敢参与其中,所以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和张浚有同样心思的还有万俟卨,原本是准备上朝的,但是听说李乔进攻巴蜀之后,顿时知道事情不妙,赶紧回家收拾行装,朝江淮而去,刚刚出了城门,就听见身边有人议论太子薨了,更是不敢怠慢,连轿子都不坐,就骑着战马飞奔而去。

    “这或许就是天意。”万俟卨心中一阵嘀咕,李璟进攻巴蜀,赵旉就伤重而亡,这对大宋江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就算是万俟卨心中也有了其他的想法。?

    江淮之间,自从南宋和大唐开战以来,整个江淮大地就不得安生,自从韩世忠被击败之后,世人都认为岳飞必定会败退,收兵回江南,没想到,岳飞的一道命令,江淮百万百姓尽数迁移到江南,一时间江南震动,一开始,王贵等人还劝说百姓离开,到后来,大军直接驱赶百姓过江。

    一座小山之上,岳飞静静的坐在一块石头上,望着北方,心情沉重,原本迁移百姓,岳飞认为是为了这些百姓好,或者还有一丝增强赵宋势力,破坏李璟在江淮之间布局的念头,但是到了如今,岳飞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后悔,大规模的强制迁移,导致岳家军的声望受到了影响,世人都认为此举是岳飞下令,岳飞不敢想像,自己回到江南之后,世人会如何看待自己。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