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章 姚平仲归降
    很快,接连两天,姚平仲又看见不少的商旅和路人都被送入山谷之中,索性的是,这些商旅之中有不少粮商,大家倒是没有饿肚子,让姚平仲很惊讶的是,乔郓哥等人还给了粮商银币,当做众人买粮食的费用,一时间,这些商旅倒是没有多少怨言,甚至还有一些普通的百姓对乔郓哥等人都感恩戴德。

    只是让姚平仲担心的是秦州战况,曹大友率领两万大军能不能抵挡的住李乔的进攻。答案在第三天的时候,姚平仲终于得到消息。

    “姚将军,郡王殿下有请。”乔郓哥笑呵呵的说道。

    “秦州攻下来了?”姚平仲嘴巴张了张,最后将这句话收了回去,李乔若是没有攻下秦州,怎么可能在这里见到自己。他已经看见山谷中的人正在暗卫的指引下出了山谷,朝秦州方向而去。

    “走吧!”姚平仲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随着乔郓哥等人出了山谷,走了不过一两里的路程,就看见大军正在官道上缓缓而行,或是步兵,或是骑着战马的异族人,姚平仲在西军多年,认得这些士兵多是西夏人,往日的敌人此刻就好像是温顺的小绵羊一样,穿着黑色的盔甲,在那边血龙剑盾旗老老实实的行军,唯独身上的煞气昭示着对方的勇猛。

    “你就是姚平仲,啧啧,当年的西军大将。”姚平仲还没有靠近,就见一个老将军出现在面前,手执铁棍笑呵呵的望着自己,笑道:“怎么打了败仗,就出家为道士,听说姚家世代将门,怎么出了你这样的人物了?”

    “你?”姚平仲听了面色一变,望着面前的老者,双目中闪烁着凶光。却是底气不足,不知道如何是好。

    “王老将军,听说你第一个登上了秦州城楼,郡王评为首功,末将要恭喜了老将军了。”乔郓哥在一边笑道:“老当益壮,非老将军不可!”

    “侯爷过奖了,首功可不是我,若不是侯爷帮助,恐怕我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两万大军,走吧!郡王殿下在前面等候多时了。”王进瞟了姚平仲一眼,有些不在意的说道:“不过是一个战心都没有人的家伙,不知道殿下为何看上他。”说着朝乔郓哥拱了拱手,就告辞而去,身形逐渐没入大队人马之中。

    “老将军叫做王进,当年赵宋八十万禁军教头,因为得罪高俅,远避他乡,在西夏做了乞丐,陛下进攻兴庆府的时候,老将军率部接应陛下,立下了大功,现在在郡王麾下效命。”乔郓哥一边带着姚平仲,一边解释道。

    “是他。”姚平仲听了恍然大悟,这个时候才知道对方是谁,难怪看不上自己。

    “领军一万为大军前锋,你能攻下几个城池?”行了不过几十步,姚平仲就看见了李乔,在十几名护卫守护下,正低着头看着地图,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低着头说道。

    “郡王殿下,贫道已经避居山林,不为俗事了。还请郡王殿下恕罪。”姚平仲心中有气,忍不住说道。就算是请人,也没有这种请人的,直接用命令的语气。

    “姚古还有几个儿子孙子,怎么,你想让他为你偿命吗?”李乔抬起头来,望着姚平仲说道。

    “郡王,你?”姚平仲面色变了起来,双目中还有一丝愤怒。提到别人,姚平仲自然是不放在心上,但是姚古不一样,姚平仲自古孤苦,姚古将他当做自己儿子培养,才有姚平仲的今日,赵宋战败,姚平仲逃到巴蜀之地,但是姚古的子孙却落入李璟之手,姚平仲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是对姚古的养育之恩,不得不报。

    “朝廷不养无用之人,姚家虽然为西军将门,但是你之后,已经没有多少利用价值了,将军若是不出手,姚家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李乔面色冰冷,双目闪烁着寒光,冷哼哼的说道:“你也知道本王号称李魔王,现在主持征讨巴蜀大事,一切便宜行事,就算是陛下也不能干涉到我。处置一个落寞的西军将军,还是很轻松的事情,姚将军以为呢?”

    姚平仲心中一阵懊悔,早知道如此,自己宁愿躲在青城山了,何必下山走这一遭,现在被李乔逮到了,还不得不出手。

    “将军就这样放心我?”姚平仲忍不住反击道。

    “暗卫的情报显示,你这两年在巴蜀很有名声,说明你虽然做了道士,但是声望很高,你若是带兵前往,最起码能减少不少损失和节省不少的时间,有些小的城池,或许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等平了巴蜀之地,无论是入军也好,或者是出家修道也好,我都能答应你。”李乔面色冷峻。

    旁边的史进等人却是忍住心中笑容,既然上船,哪里那么容易就能下船,姚平仲乃是西军悍将,或许性格比较鲁莽,但是不能否认,他打仗还是有一手的。

    “曹大友如何了?”姚平仲心中憋屈,却不好发火,只能闷声询问道。

    “自刎而死。倒是一个血性男儿,对得起曹家的列祖列宗。”李乔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奇光。秦州在外无援军的情况下,不过两天就被李乔里应外合的情况下攻下,曹大友这个守将,死战不退,最后自刎而死,就算是敌人,李乔也忍不住佩服这种人。

    “郡王殿下若是以礼安葬曹大友,末将愿意归顺大唐。”姚平仲苦笑道。这也是他最后的台阶,不然的话,就这样随随便便就归谁李乔,世人必定会笑话自己。

    “已经安葬了,我李乔虽然杀了不少人,但是人既然死了,就有该去的地方。”李乔不在意的说道。不管对方是谁,既然死了,那就是战死的人,这是对赵宋的兵马,而不是异族人,所谓的筑造京观之说也就不存在了。

    “末将愿意出征。兴元府北门守将乃是末将弟子,弟子必定可以劝其打开城门,帮助郡王夺取兴元府。”姚平仲终于放下心来。他在巴蜀之地就算是做了一个道士,照样能活得自由自在,还能传到赵构耳中,就是因为自己在巴蜀一带还有一些关系,现在投奔了大唐,自然是要建立功勋,这些关系焉能不用。

    “如此甚好。”李乔心中一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