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九章 夜袭
    武松端坐在前军大帐之中,这里原本是杨妙真所坐的地方,现在成为自己武松的大帐,陪伴武松在一起的还有杨再兴,数年的磨炼,当年年幼的杨再兴已经成为一个面色俊朗的年轻人,只是因为常年的厮杀,征战疆场,使得对方身上多了一股肃杀之气。

    “武大哥,马上就要天亮了,想来也没有人前来了,我说你有那么多的兄弟,拉谁来值班不好,非要让某来。”杨再兴低着脑袋,一脸苦涩的模样。

    “小子,不是某家说你,某是在提拔你,你还不识好人心。”武松看着杨再兴,不屑的说道:“御营五将,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面前,让你做前锋营的大将,你居然不要?”

    “前锋营大将?武大哥,你不要骗我了,那杨将军的武艺不在我之下,人家刚刚死了兄长,陛下还想着如何补偿她呢?这个前锋营大将,恐怕也轮不到别人身上了。”杨再兴不在意的说道。虽然他也想当着前锋营大将,统领数万大军,但是面对杨妙真,他还真的没有什么竞争力。

    “哼,照顾,都已经照顾到床上去了。”武松目光朝后营一扫而过,他可以断定这个时候,杨妙真肯定是在李璟龙床上,这李璟照顾人都已经照顾到龙床上了,上了龙床的女人,难道还能回来领军作战吗?武松盯着杨再兴,低声说道:“你见过皇帝陛下的女儿亲自上战场冲锋的吗?”

    杨再兴先是一愣,最后恍然大悟,脸上顿时露出喜色,连连点头,说道:“兄长这么一说,小弟倒是有些希望了。但愿今日陛下能让我做这个前锋大营的主将。”

    “知道就好,某家岂会害你不成?”武松望着对面,忽然面色一变,忍不住站起身来,大踏步走了出去,杨再兴发现远处有一队人马从辕门中冲了进来,顿时面色变了变,这是晚上放出去的哨探,按照道理,清晨的时候才会出现的,这个时候出现在大营中,明显是有紧急军情的。

    “大将军,李全反了,率领大军五万人朝御营杀来,距离这里大约三十里。”为首的哨探喘着粗气,大声说道。李全恐怕也没有想到,李璟哨探在夜晚也会放出三十里之外,自己行动不久,就被哨探发现。

    “很好,下去休息吧!”武松嘴角绽放出一丝冷笑,充斥着冰冷,冷森森的说道:“还真的背叛了陛下,很好,很好,真愁着没有战功呢!这下好了,战功就这样唾手可得了。”

    “大哥,是不是要提醒陛下,让三军备战?”杨再兴顿时提醒道。

    “再兴,想立功吗?”武松并没有回答杨再兴,而是笑呵呵的说道。

    “想啊!”杨再兴想也不想的说道。当初除掉跟随李璟攻打河东路之外,其余的时间,大多是在武学之中学习,这次平定天下,他终于按耐不住,跟随大军出征。

    “前锋营三万大军,都是虎狼之师,其中骑兵五千人,我以步兵迎战李全,你领骑兵从在关键的时候,从侧翼进攻,必定能破李全这五万大军。这样的战功唾手可得,就是你我平分的,何必去找其他的将军,平分了这五万大军的战功。”武松摇摇头说道:“若是面对金人或者南宋的军队,我自然会小心提防,但是面对鲁地的义军,哪里需要这样谨慎,李全愚蠢,五万义军也居然敢来骚扰御营,简直是送来的战功啊!”

    “既然兄长愿意吞下这五万大军,小弟愿意跟随左右,我这就去调动骑兵。”杨再兴信心高涨,忍不住拍着胸膛大声说道。

    “如此甚好,你我兄弟二人,今日为陛下平叛。”武松大喜,这样的好机会,武松绝对不会放过。当下两人分别准备不提。

    黑暗之中,李全远远的望着远处黑漆漆的大营,大营很平静,借着一丝微弱的火光,可以看见一队队人马在走动,但是李全看的出来,巡视的人马比较少,而且中间的间隔的距离比较多。

    “手下的弟兄都准备好了吗?”李全望着身边的遮天眼、草蜢飞等人,有些不满的说道。眼看着天就要亮了,那个时候进攻肯定是迟了。

    “点了一下,近五万人,有些人没跟上,跑丢了。”草蜢飞有些气恼的说道。夜晚行军,多有不便,所以在行军的时候掉队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李全还是有些气恼,在汴京的时候,他曾经见过李璟的军队,是如此的强悍,夜晚行军很少出现掉队的情况。

    “算了,李璟大营一片寂静,正好是夜袭的时候,大家一起冲,冲进去之后,就放火,四处放火,烧死他们。”李全想到这个时候,那个心爱的女人正躺在李璟身边,顿时双目赤红,大声怒吼道:“李璟无道,杀进去。”率先就朝大营杀了过去。

    “李璟无道,杀。”草蜢飞等人面色涨的通红,他也曾经攻城略地,也曾经击杀一些官员,但是像现在这样,直接进攻一国皇帝的大营,刺杀君王,这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没有做过,他感觉到整个人都飘起来了,身边无数大军纷纷朝大营杀了过去。

    “准备,放箭!”然后很快显示就打破了梦想,对面忽然出现了无数火光,就见一只只利箭划破了夜空,纷纷射入叛军之中,叛军发出一阵阵惨叫声。

    “李全,陛下早就知道你心怀歹意,早已命武松等候多时了。”辕门之上,武松手执大刀,指着乱军大声喊道,脚下,弓箭手们毫不犹豫的将手中弓箭射出,大营前,瞬间就躺下了无数的义军尸体。

    李全实际上在看到对面无数火把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妙,李璟早有准备,正等待自己上当呢!看着辕门箭楼上的武松,更是气的吐血,若不是自己很机灵,恐怕刚才自己已经死在第一波箭雨之中。

    “不要听他的,他的人少,我们一起冲上去。”遮天眼身上煞气冲天,挥舞着战刀大声吼道。原本军心动摇的士气又恢复了许多。

    “消灭他们。”武松很快就下达了命令,双方一阵厮杀,一时间喊杀声震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