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七章 撞破
    “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武松,你的酒量最好,这紫金醇入口绵柔,但后劲比较大,众卿虽然都是高手,但是难免有不胜酒力者,今日大营防务就你主持吧!”李璟看着一边的李全点点头,谁说古代的酒就好像喝雪碧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力,三碗陈酒下去,就算是李璟也感觉到浑身发烫吗,头脑有些昏沉。

    “陛下放心,当年臣三碗酒后能打死猛虎,这个时候,臣还清醒的很呢!”武松站起身来,拍着胸脯说道。他的酒量的确是很不错,面色不改,双目清明,就好像是没有喝过的一样。

    “如此甚好。”李璟连连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摆了摆手,就入了后营。李甫看在眼中,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有说话,杨妙真就是从这个地方进入后营的。

    “宗正,末将刚才可是说错了?”李全有些忐忑不安的望着李甫说道。

    “没有,陛下不是很欣赏你吗?”李甫转过身来,正容说道:“只是军中将领都是粗鄙之徒,他们渴望强大,崇尚力量,只要你能立下战功,军中将士自然会尊敬一个拥有战功的将军。这一点你应该明白。”

    “末将知道了。”李全这才松了口气,他心中有些郁闷,原以为,自己能够拉来五万大军,朝中上下肯定会刮目相看的,可惜的是,五万义军在众将的心中并不算什么,差点还引来一阵嘲笑。若不是李璟解围,他还不知道如何在大帐中呆下去呢?

    “不要担心,日后立下战功,谁还敢小觑了你,只要陛下重用你就行了。”李甫知道李璟不怎么喜欢李全,这种人或许有些才能,但更多的还是桀骜不驯,李璟需要的不仅仅是才能,更重要的还是忠诚,李全的行为,无疑是被李璟所忌讳的。只是这些话,李甫不敢说而已。

    “多谢宗正提醒,末将知道了。”李全又想到了什么,说道:“末将等见过杨将军之后,就去整军备战,明日就出发为大军前锋。”

    李甫闻言面色一动,赶紧说道:“杨将军那里,将军就不必去了,杨将军喝多了,将军这个时候去有些不妥,不如早些回去整军备战吧!本官等下让人给大军送去粮草。”

    “是。”李全并没有怀疑,朝李甫行了一礼之后,就出了大营。

    “哎!一个好苗子,可惜了。”李甫看着李全的背影,微微摇头,兴兵前来,就算不是背叛,但不知道通报,就已经犯了忌讳了,这样的将军日后恐怕也走不长,甚至连一个侯爵都封不上。

    李全自然不知道李甫心中所想,出了大帐之后,正准备离开,忽然想到了什么,招过一个士兵,询问了杨妙真的大帐之后,就朝杨妙真的寝帐走去,虽然不能看看杨妙真,远远的看上一眼也是好的,就算这个女人是李璟看上的,李全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

    “咦!”李全饶过几个帐篷,就发现了杨妙真的寝帐,正准备上前,忽然止住了脚步,望着远处,双目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只见远处大帐外,有十几个内侍站在那里,十几步之外,才是近卫军护卫的模样,李全仿佛知道了什么,面色阴沉,双目赤红,拳头捏的紧紧的,指甲已经深深的刺入掌心中,一滴鲜血缓缓而落,李全都没有发现。

    “真是该死。”李全扫了周围一眼,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在这个地方发火,正待离去,背后却是传来一阵质询声。

    “什么人?”

    李全面色一变,想也不想,整个人顿时引入黑暗之中,他的脚步很快,七绕八绕,就出了大营,等出了大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全湿了,他心中一阵害怕,可以想象,一旦被发现,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私自窥探皇帝的隐秘,这可是死罪。

    “只是!对方会不会发现我?”李全想到这里,顿时患得患失,他不确定自己的行踪能瞒得过巡营的侍卫,大营中的士兵都是李璟的精锐,一旦被对方发觉,就算自己逃走了,也会被逮捕,加以处罚,甚至会要了自己的性命。

    “不行,绝对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李璟此人阴险狡诈,生性多疑,若是在这里停留恐怕会被对方所害。”李全目光闪烁,脸上露出一丝挣扎之色,他想到了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幕,杨妙真的大帐周围居然出现了不少的内侍,李璟这个时候在大帐中做什么?李全一想到这一点,顿时生出无限的愤恨。

    杨妙真乃是鲁地的一朵花,无论是李全或者是夏全,都对她觊觎了许久,现在却落入李璟之手,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个时候在别人身下辗转承欢,李全的心好像是被毒蛇咬中了一样,疼痛不已,连呼吸都重了几分。

    “可惜了,自己崛起时间太短,否则的话,这天下。”李全捏紧了拳头,望着身后连绵不断的大营,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嘴角露出一丝冰冷。

    “哼哼,李璟,你等着,很快就就是你的死期了。”李全不敢怠慢,调转马头,领着亲兵转眼间就没入黑暗之中。

    杨妙真大帐之外,武松一脸阴沉,在大帐外走来走去,半响之后,就见李璟身披大氅,面有不悦之色,走了出来,冷哼哼的说道:“武二郎,发生什么事情了?”

    武松面有苦笑,看着李璟的模样,武松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李璟正在干什么,自己这个时候来找李璟,李璟没有杀了自己已经算是明主了。

    “陛下,刚才巡营的将士禀报微臣,李全曾经来过这里。”武松赶紧说道。

    “李全,他人呢?”李璟面色阴沉,冷冷的说道:“窥视御营,可将他擒拿了?”

    “回陛下,他走了,领着亲兵刚刚离开。”武松脸色也不好看,打扰了李璟是一回事,跑了李全又是一回事,武松感觉到自己很憋屈。

    “跑掉就跑掉了,下次抓回来就是了。”李璟不在意的说道。五万人马听起来有不少,但是李璟还真的看不上这五万义军,就算是李全也是随手为之,李璟手下战将也不知道有多少,李全又能排到第几呢!

    “陛下,要不要?”武松想了想,望着李璟说道。

    “你认为他有胆子背叛朕,进攻大营不成?”李璟似笑非笑的望着武松。

    “这不是不可能的,臣认为小心无大错。”武松很坚持的说道。

    “既然你坚持,那就小心防备吧!”李璟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武松顿时知道该到自己离开的时候了,当下赶紧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