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四章 征战四方
    “鲁地义军众多,陛下何不先招抚一批,壮大我军力量,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一起对付金人?”李甫谏言道。

    “朕未入鲁地之前,归顺大唐,朕有厚赏,入鲁地之后归顺者,留其性命,精炼军队,立功受赏,到现在嘛?朕就不需要这些人了。”李璟冷笑道:“想待价而沽,那就是民族的罪人,朕岂会答应这些家伙?不仅不会答应,甚至还要灭了他们。不消灭这些人,日后我军粮道必定会受到影响,所以干脆,我大军所到之处,都是我大唐的领土,境内的一切土匪水贼,都是消灭之列。”

    李甫这才明白李璟为什么只是留了中军在郓城,其余的四军四面出击,摧毁一些土匪水贼,一方面震慑鲁地义军,更重要的是保护大唐军队的粮道不受影响。

    巨野泽已经不是当初的巨野泽了,若是勉强说泽国的话,也只是梁山泊乃是上古时期巨野泽的一部分,虽然巨野泽的面积不断减少,可是仍然在巨野附近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湖泊,这些湖泊周围也就形成了许多的盗匪。

    大盗梁虎、孙涛实际上也算是巨野附近的水匪贼寇,只是实力有大有小而已,梁虎拥兵不过千人,但是孙涛却是有兵马三万人,啸聚一方,成为巨野附近的大寇,就算是李璟的圣旨传遍鲁地,也不见孙涛前来归顺,仍然是盘踞在巨野附近,和周围的兵马相互呼应,准备联手对敌。

    巨野城外,万福河绕城而过,流入巨野泽中,形成了一个硕大的湖泊,成为巨野有名的水泊,孙涛的水寨就在万福河边,说是一个水寨,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小村落而已。

    “李璟虽然是唐朝皇帝,但这里是什么地方,是鲁地,鲁地就是我们所有人的鲁地,金人、宋人、李璟还有我们这些人大家一起掌控鲁地,就算是李璟来了,也要听从我们的安排。”孙涛坐在水寨之中,对身边的喽啰们说道:“当年李璟就是以梁山泊起家的,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鲁地山林众多,李璟的目标是金人,等什么时候他灭了金人,我们再举兵后归顺他也不迟,现在天下未定,谁也不知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他的圣旨屁用都没有。”

    “报,大张社梁虎来了。”孙涛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的守卫面色慌张的闯了进来。

    “梁虎?他来做什么?让他进来。”孙涛面色一愣,梁虎距离自己的水寨并不远,平日里两人也有一些交情,孙涛一直想要控制梁虎,可惜的是梁虎也不是善茬,根本就不理会自己。

    “孙兄。”半响之后,就见梁虎神情慌乱,身上的锦袍尽是泥土,极为狼狈的走了进来,隐隐可见他手臂上还有血迹。

    “怎么回事?梁贤弟怎么会受伤了。”虽然恨不得将梁虎给吞并了,但是表面上,两人还是维持着一丝和善。

    “大唐的兵马杀来了,孙兄,这次我算是完了。”梁虎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低着头说道:“那李璟真是可恶,来到鲁地,不找金人,不去找夏全,却找我们这些人的麻烦,我都没有防备,数百骑兵、数千步兵就冲了进来,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就被对方歼灭了,也不知道多少弟兄都死在那个贱人之手。”梁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梁虎一个大男人,面色凶狠,这个时候痛哭起来,让人感到十分滑稽。可是周围的众人却没有嘲笑梁虎,梁虎的勇猛和凶残众人都知道,这也是孙涛不曾兼并他的缘故,只是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强大,梁虎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被对方歼灭。

    “没想到李璟居然会拿我们开刀。”孙涛倒吸了一口气。按照他的理解,李璟的头号敌人应该是金人,等击败了金人之后,就是夏全,然后就是自己这些人,甚至还有可能为了对付金人,拉拢自己这样的贼寇,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大家一起对付金人。没想到李璟根本就不理会这些义军,甚至都没有将这些义军放在心上,就算是一道圣旨,也是在进入鲁地之前发出来的。

    那个时候,没有见过李璟大军的人,谁会理睬一道圣旨,也就是杨安儿拱手归顺李璟,现在李璟进入鲁地了,这些义军们更加认为李璟必定会拉拢自己等人,一起对付金人。没想到,李璟什么都没有做,直接派出兵马,首先就剿灭了梁虎。

    “不仅仅是我,我在来的路上已经听说,李璟兵分四路,横扫郓城周围一切义军,凡是抵抗者,尽数斩杀。”梁虎忍不住说道:“孙兄,这次是我,下一个恐怕就是你了。”

    孙涛面色一变,冷笑道:“哼哼,想灭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兵马三万,都是精兵强将,李璟若是真的进攻我孙涛,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轰!”孙涛话音刚落,耳边传来一声巨响,顿时将水寨内众人吓得面色大变,孙涛忍不住从虎皮大椅上站起身来。

    “报。首领,营外有一女将叫阵。”又有喽啰闯了进来,大声喊道。

    “女将?李璟手下难道无人了吗?居然让一个女将来进攻我们?”孙涛闻言一愣,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可是手执银枪者?”梁虎忍不住询问道。

    “正是。”喽啰赶紧回道。

    “怎么,贤弟,一个女将而已,难道有什么厉害之处,某这里还缺少一个压寨夫人,走,会会她去。”孙涛却是哈哈大笑。丝毫没有将女将放在心里。

    “小弟就是在这个女将手下受伤的。”梁虎忍不住苦笑道。

    “哈哈,贤弟真是说笑了,女将也能击败你?莫不是你昨夜在女人身上浪费太多的精力了?走,我去看看去。”孙涛忍不住指着梁虎说道。

    梁虎见状,嘴巴张了张,却是没有说话,只能是紧跟着孙涛身后,出了大寨,他可不能说自己数招就败在这个女将之手,平白着让人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