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六章 看戏的不见了
    “陛下,汴京衙役去郑大人家里去了,不过,郑光桥并没有去,反而将那些衙役给打了出去。”御书房内,杜兴小心翼翼的汇报道。

    “郑光桥这么厉害?他的祖父知道吗?”李璟听了之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的说道:“郑居中这个老狐狸可知道这件事情?”

    “郑老大人恐怕还不知道这件事情,郑公子自己住在郑氏别院中,想来郑老大人很快就会知道了。”杜兴赶紧说道。

    “不,你说错了,那个老狐狸肯定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李璟沉默了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屑的说道:“他这个人啊!走吧!不要在宫里呆着了,去畅春园。”

    “啊!”杜兴面色一愣,没想到李璟这个时候居然想去畅春园,那是什么地方,就是李璟游玩的地方,里面美女如云,让人乐不思蜀,没有什么大事情,根本不会惊动李璟的,眼下这件大事分明是牵扯到麒麟阁行走和户部尚书两名大员,若是处理不当,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偏偏李璟在这个时候去畅春园,这里面的用意就值得说道说道了。

    “哼,这里面明摆着是有问题的,这个时候不躲一躲,明天早朝恐怕会吵死了,李甫的辞呈不是还没有批吗?他现在还是首辅大臣,这件事情先让他处理一二吧!朕先躲一躲,在暗处看个究竟。”李璟脸上虽然堆满了笑容,但是双目中寒光闪闪,心中已经有了算计。

    “臣这就去安排。”杜兴眼珠转动,顿时知道剩下的事情恐怕就要看暗卫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郑府中,郑居中正在泼墨书写着心中的豪情,管家在一边伺候着,而在书房外面,郑光桥却是跪在地上,眼珠四处乱瞟,脸上不时的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那个孽子还跪在那里?”郑居中放下手中的狼毫,看着眼前的几个大字,脸上露出一丝满意来。

    “回大人的话,光桥少爷还跪在大堂呢!”管家赶紧说道。

    “将他送到汴京府衙去,记住了,一定要大张旗鼓的送,人家临川侯府的人都没有阻拦汴京府衙办事,我郑家也是不会阻拦的。”郑居中摇摇头,说道:“准备一下朝服,我要进宫去见天子,家门不幸,老夫愧对天子的信任。”

    “孙少爷平日不在老宅,老爷很难见到孙少爷,又如何管教?这与大人没关系才是。”管家赶集说道。

    “不管怎么样,也是我郑家的人,老夫有这个责任,下去准备吧!子不教父之过,老夫教导无方,让世人见笑了。”郑居中摆了摆手,止住了管家的劝说,让人准备官袍不提。

    半响之后,一辆马车缓缓而行,朝皇宫而去,郑居中坐在马车之中,瘦削的身躯这个时候猛然之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官场如同行舟,不进则退,老夫已经老了,这个时候不行动,等上几年,就轮不到老夫了,这个麒麟阁大学士的位置一定是老夫的。曹璟一个商贾,焉能与老夫相提并论?”郑居中脑海之中思索着眼下的局面,又想着等下见到李璟的时候,自己应该说一些什么。论圣眷,自己绝对不是曹璟的对手。

    “大人,已经到皇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响起侍从的声音,行动的马车也逐渐停了下来,郑居中掀开车帘,从马车中走了出来。只是刚刚出来的时候,面色微微一变,不远处一个人影也站在那里,不是曹璟又是谁。

    “曹大人,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郑居中笑呵呵的上前拱手道:“都是老夫教导无方,才有今日之事,听说令郎受伤了,老夫惭愧。”

    “老大人客气了,年轻人哪个不有几分热血的,打架也是正常的事情,这非议朝廷命官也就算了,可是非议当今天子可不是什么小事情啊!”曹璟忍住心中的愤怒,冷冷的说道:“听说郑公子居然拘捕,不将朝廷的律法放在心里,下官为之担心了。”

    郑居中嘴角抽动,顿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都是老夫教导无方,你看,老夫现在不就是来向陛下认罪的吗?虽然我那孙子平日里连面都很难见上一二,但毕竟是老夫的孙子,既然是犯下了错误,老夫也要跟着后面赔罪啊!”

    曹璟面色微微一变,忽然笑道:“老大人恐怕是来迟了一步,下官刚刚递了觐见的奏章,内廷的人来说,陛下已经不在皇宫中,去了畅春园。”

    郑居中面色大变,目光收缩,也顾不得对方是自己的劲敌,忍不住询问道:“陛下是什么时候去畅春园的?”他的计策还没有实施,猛然发现,面前擂台上只有自己和对手,裁判却不见踪迹了,这台席如何唱下去。

    “一早就去了。”曹璟摇摇头,他心中也感觉到一阵怀疑,只是却找不到证据。

    “一早就去了?”郑居中忍不住说道:“麒麟阁现在谁做主?朝中大事谁来处理?”畅春园是什么地方,那是李璟游乐的地方,想要在那个地方惊动李璟,那就是找骂,郑居中可不想挨骂。

    “李甫大人的辞呈陛下还没有批准,所以现在还是李甫大人处理政事。”看着郑居中如此模样,曹璟心中忽然变的高兴起来。虽然不知道郑居中到底的是算计什么,但对自己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郑居中点了点头,心里面却是隐隐感觉到不对劲,局面现在变化的不在他的掌握之中,李璟不在宫中,处置此事的人就变成了李甫,至于事后是怎么变化,那就不是郑居中能掌握的了。

    “郑大人,虽然下官不知道您在算计着什么,但现在圣天子在位,想要算计什么,首先看看陛下心里在想着什么,否则的话,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曹璟忍不住劝说道。

    “哼,曹大人管好自己为好,子不教父之过,令郎打架斗殴,伤了国子监学生,这可是大事,曹大人自己小心为好,告辞。”郑居中面色一变,甩了甩袍袖,连皇宫都没进,转身就上了马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