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五章 坑爹
    汴京城早就恢复了往日的繁荣,虽然北面仍然有金人的骚扰,但是一方面黄河进入丰水期,黄河沿岸有水师巡视,二来李璟手下兵马众多,多是精锐,现在西夏都已经落入李璟之手,试问天下还有谁是李璟对手。

    朱雀大街上早就是摩肩擦踵,李璟与其他皇帝不一样,以前朱雀大街中间是御街,也只有皇帝陛下,或者是科举的时候新科状元跨马游街的时候才能行走,现在李璟很干脆的废除这一点,偌大的朱雀大街任何人都能行走,甚至连可恶的城门税都免除了,偌大的汴京城,商人无数,市井变的更加繁荣。

    “陛下,前面不远就是临川侯府了。”杜兴领着几个侍卫,护卫着李璟,行走在大街上,指着远处的一处府邸说道。

    “曹璟就是谨慎,堂堂的户部尚书,朝中三品大员,住在外城也就算了,连个府邸也弄在巷子里,也不怕别人笑话。”李璟望着远处的府邸,微微皱了皱眉头,满朝文武,虽然有不少住在外城的,但是像曹璟这样,家财万贯,堂堂的三品大员,还住在外城的,也只有曹璟一个人,甚至连杜兴这个锦衣卫指挥使也都住在内城。

    “陛下也不是不知道,曹大人本性就是如此,听说,他穿的衣服也是表面光鲜,实际上内衣还是缝缝补补,节省的很。”杜兴赶紧说道。

    “这么小气?”李璟面色一愣,这方面他还真的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杜兴这么说肯定是真实的,也只有锦衣卫才会弄的如此清楚。

    “曹大人倒是节俭的很,但是曹大人的几个儿子就不一样了,和京中的纨绔子弟差不了多少,加上曹大人平日忙于政务,无暇管教,花钱方面就差了一些。”杜兴想了想说道:“不过也就是如此,和其他的官宦子弟不一样,欺压良善方面倒是没有。”

    “曹璟经商多年,资产不少,自家儿子花自家老子的钱,也没什么,只要不欺压良善,其他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李璟想了想说道。

    只要不违反朝廷律法,就算花钱奢侈一些,李璟虽然不提倡,但也不会反对。对于曹璟他还是比较放心的。所以才会重用曹璟。

    杜兴张了张,最后还是没有什么,众人正待行走的时候,忽然一队衙役匆匆忙忙的从身边飞奔而过,前进的方向正是朝临川侯府而去。

    “怎么回事?曹璟那里发生什么事情了?”李璟一愣,忍不住询问道:“什么时候汴京衙役这么厉害,居然敢去临川侯府办差?”曹璟是功臣,看着这些衙役们气势汹汹的模样,分明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才会让李璟好奇。

    “陛下,现在的汴京府尹乃是王穆王大人。”杜兴苦笑道。

    “哦。是他。”李璟恍然大悟,也只有王穆才会如此,王穆的女儿王璐是李璟的嫔妃,王穆这个汴京府尹就有些特殊了,所以才没有将一个三品大员放在眼中。

    “不过,虽然有王娘娘在,但一个汴京府尹在朝中并不算什么,三品大员上面还有很多人,宗室、王公大臣也不知道有多少,有些时候,汴京府尹也不敢随意捉拿其他人。王穆大人敢出手,或许有其他的缘故。”杜兴想了想说道。

    “汴京府尹这个位置是不大好当,能做好这个位置的人很难,不过,曹璟毕竟是朝廷的功臣,是朕的心腹,就算是有错误,也不能这样明火执仗的吧!莫非曹璟犯了十恶不赦之罪?”李璟迟疑道。

    曹璟生性谨慎,就算儿子败家,也不会荒唐到一定地步,让汴京城的衙役如此光明正大的来上门捉拿。分明是不将曹璟这个临川侯放在眼中。这也能看出曹璟在朝中的威望并不高。李璟治下,官官相护的可能性比较小,但如此将一个侯爷不放在眼中,李璟心中还是有些不满的。

    “或许王穆大人准备做一个强项令也不可。咦!陛下被押送的是王大人的长子曹瑞。”杜兴正待说话,忽然看见那队衙役押送着一个男子走了过来,他认得那个男子正是曹璟的长子曹瑞,顿时有些惊讶了。

    “曹瑞?就是那个花天酒地的家伙?他犯了什么错?”李璟不在意的说道。这犯了错误,就要收到处罚的,就算是功臣之后也是如此。

    “这个据臣所知,曹瑞倒是没有犯什么错误,就是和人在酒楼上打了一架而已,想来,汴京府就是用这个理由将其羁押的。”杜兴想了想,说道:“前日,曹瑞在酒楼上喝酒,碰见了郑大人的孙子郑光桥,两人发生了一些口角,最后打了起来。两人打架也就算了,只是伤了旁边喝酒的一个国子监学生,臣怀疑是因为此事吧!大概是那苦主找上汴京府了。”

    “打架?为何要打架?”李璟皱了皱眉头,隐约之间,他感觉到这里面有些问题,但又说不出来,但原本去见曹璟的心思就淡了许多,一个人连自己的儿子都管教不好,如何能做大事呢?

    “不过是因为临川侯的身份而已。这个在市面上常有议论,只是没想到曹瑞喝了点酒后,脾气就控制不住了。”杜兴赶紧说道。

    “儿子为自己的父亲打抱不平,也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奇怪的,倒是那郑光桥,在众目睽睽之下议论朝廷大员,议论朕册封的临川侯倒是好大的胆子。”李璟冷哼了一声,说道:“走吧,今天就不要去见曹璟了,现在朕也不想见他。”

    “是。”杜兴不敢怠慢,赶紧应道,心中却是暗自为曹璟感到惋惜,他知道李璟这个时候前来就是为了看看曹璟有没有能耐当这个麒麟阁行走,进入政事堂,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曹璟是失去了这样的机会了。

    众人刚刚转弯,临川侯府门前,曹璟就现出身来,望着远处的一行人,隐隐可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面色微微一变,正待上前招呼,最后化成一声长叹,只能是跪在地上,朝着李璟的背影行了一礼。

    “陛下,好像临川侯发现了陛下,正在跪送陛下。”杜兴身后,一个暗卫看的分明,赶紧说道。

    李璟脚步一停,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