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八章 易帜
    “大哥。”这个时候,城下有战马声传来,却见张宪飞马而来,飞奔上了城墙,面色涨的通红,低声说道:“末将无能,跑掉了方百花。”

    “你来迟了。”岳飞看见他身上穿着单衣,甚至还有水迹,如何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只是上前拍着对方的肩膀说道:“悬羊击鼓,愚蠢的家伙被骗了。当初我就说了方百花一定会在东山岛上船的,这下好了,我岳家军数万弟兄半年的辛苦等于白白浪费了。”

    张宪、牛皋等将纷纷低着头,心中的苦涩就不用说了,半年辛劳,等到最后快要收网的时候,却发现网早已破烂不堪,根本就收不了对方,还让对方逃之夭夭。

    董先迟疑了一阵,方担心的说道:“将军,万俟卨无能,但却很狡诈,这次跑了方百花,若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你身上,当如何是好?”

    “实话实说。”岳飞想了想,说道:“我相信陛下英明神武,一定知道这里面的缘由,想来也是不会怪罪我们的。”岳飞口中虽然说着,但还是让人准备了笔墨纸砚,自己写了一封奏章让人送到赵构处,解释这次围剿失败的缘故。他在书信中很是老实,也没有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万俟卨,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至于能起到什么样的结果,那就不是他知道的事情。

    水师战船之上,海面平静,无数水师战船朝流求而去,方百花站在甲板上,望着远处的大海,默不作声,身后的吕师囊和王寅、娄敏中三人也不说话。

    “怎么?三位都不说话了,方豹是怎么死的,小小的平海城就这么厉害,有人居然能击杀方豹不成?”方百花声声色俱厉,冷冷的望着三人,等平海之战结束之后,方百花才知道方豹战死的情况,她很快就从里面发现了问题,方豹武艺高强,就算是吕师囊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在方腊手下,除掉方腊就是他,可这样的一个人物,居然在平海城被守军射杀,方百花怎么也不相信。

    “方豹将军亲自冲锋陷阵,战死疆场,末将惭愧。”吕师囊想也不想的说道。

    “冲锋陷阵?我怎么听说方豹将军在攻打平海城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冲锋陷阵,大军撤退的时候突然被人发现在战场上?”方百花心中一阵疼痛,方腊战死之后,方家血脉只有方豹和方天定,加上她自己也只有三个人而已,现在方豹居然被谋杀在平海城,她如何不惊怒。

    吕师囊一阵苦笑,他就知道有些事情是瞒不过方百花的,方豹在军中多年,军中还是有一些心腹的,虽然自己做了手段,但事后肯定会被方百花知道的。

    “娘娘,方豹背叛陛下,已经被我暗卫诛杀了。”身后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却见乔郓哥站在那里,面色平静,没有半点畏惧之色,好像杀的根本不是方百花的亲人一样。

    方百花嘴巴张的老大,死死的望着乔郓哥,说道:“你说他背叛陛下?怎么可能?他?”方百花面色一变,这个时候她才想起,眼下她统领的这只军队已经不是方腊的了,而是李璟的,军中上下都是李璟的人,这些年三军将士能活的逍遥自在,不是她方百花的功劳,而是李璟的功劳,因为李璟的支持,十几万人马才在武夷山下活了下来,就算是现在,也是因为李璟的关系。

    方豹是一个什么人,方百花是知道的,趁着这个机会,想脱离李璟,这样的事情还真的有可能发生,只是暗卫如此嚣张,说杀就杀,让方百花难以接受。

    “凡是任何想背叛陛下的人,暗卫密营有资格将其击杀,事后只要呈上相应的证据就可以了。密营的规矩是陛下建立的,娘娘若是想处罚微臣,只要陛下的一道圣旨就可以了。”乔郓哥不在意的说道。

    方百花嘴唇颤抖,最后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乔指挥使已经有证据,本宫自然是不会说什么,但是诛杀叛逆是国之大事,不能不教而诛,没有正当的理由,没有足够的证据,是绝对不能出手的,更是在没有陛下圣旨之前出手,此事本宫一定会禀报陛下的。不是针对指挥使办事的结果,而是办事的先后顺序的问题。”

    “臣明白。”乔郓哥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就算方百花现在找他的麻烦,他不害怕,暗卫密营办事莫说是后妃,就算是政事堂的几位麒麟阁大学士也没有任何权力干涉。

    “我已经很累了,不想去流求了,陛下这个时候想来也从西夏凯旋归来,我要回汴京了,吕将军、娄先生,十几万人马就由你们带领,去流求吧!我和天定去汴京见陛下。”方百花忽然一声长叹,说道:“这次你们平安从南方突围,保护了十几万人马,为朝廷立下了大功,想来陛下一定会封赏你们的。本宫在这里要恭喜你们了。”

    方百花终于感觉到累了,不仅仅是常年征战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方豹之死,让她精神疲惫,才知道掌管大军可以做到,但是面对亲情,方百花还是差了一些。

    “臣立刻安排舰队护送娘娘回京。”吕师囊正待说话,却见娄敏中抢先答道。

    “如此甚好。”方百花点点头,猛然之间,心头好像卸去了重担一样,变的轻松了许多,转过身去,也不理睬众将,就进了自己的船舱。

    “娄先生,大军正需要娘娘坐镇,为何要让娘娘回京?”吕师囊有些不满的说道。

    “娘娘离开陛下很久了,而且宫中其他娘娘都有为陛下绵延子嗣,娘娘再不回京,恐怕陛下都忘记了娘娘了。”娄敏中幽幽的说道:“再说,娘娘在,这只军队中永远存在方氏的印记,只有娘娘不在军中,这支军队才真正属于大唐的,属于陛下的。”

    吕师囊听了默然不语,再也不说话了。娄敏中说的不错,有方百花在,这十几万人中总记得方腊的名字,只有方百花离开大军,这支军队才成为大唐的军队,时间才会磨灭方腊的印记。这不仅仅是对于众人来说是好事,就算是对方百花也是一种保护。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