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五章 声东击西 二
    平海军实际上也只是一个小县城而已,只是赵匡胤为了安抚闽地,才会设了一个军镇,设立了一个指挥使,在坐镇闽地的同时,也能预防一下海盗,一千五百人的编制也都是水师,徽宗年间,吃空饷的事情多有发生,一千五百人的编制,实际上也只有八百人而已,多是老弱。

    作为靠海的城池,虽然不如广州、泉州和福州这样大型沿海城池,但也有部分商船会在这里登陆,毕竟这里的关税比较低。

    不过,最近平海军局势紧张,海外的商船根本不敢靠近沿海,平海军城中的商旅也不敢轻易出海,谁让海面上停着无数战船,遮天蔽日,传言有数千之多,平海军的老弱哪里是这些敌人的对手,只能封锁码头,不敢出海。

    那些商人们平日没事,大多都聚集在平海酒楼中相互打听消息,倒是让平海酒楼最近的生意好了许多。今日酒楼内又是爆满,来自五湖四海的商人纷纷聚集在这里。

    “哎,昨天晚上听说水师大营的一个校尉被杀了,这两天已经死了三个军中将领了。”一个老者摸着花白的胡须有些担心的说道。

    “父亲,不仅仅死了三个军中将领,听说县尊大人也被杀了。”老者身边的一个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丝苦涩,低声对自己的父亲说道。

    老者身躯一阵颤抖,面色微微一变,最后低声说道:“克恒,我们离开平海吧!恐怕战争要来了,哎,算了,现在离开恐怕已经迟了,原本以为岳飞大军距离平海不过一百里左右,方百花不会在这里上船,但现在看来,方百花在这里上船的可能性很大。”

    岳飞和方百花的战争延续了大半年,现在总算是要决战了,只是众人都知道,方百花想要和吕师囊汇合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岳飞肯定是要在最后时刻发起进攻,眼下如此大规模的刺杀,显然说明方百花已经承受不住长途行军,最后的决战即将来临。

    而方百花选择的地点,恐怕就是在平海城,战争即将到来,对平海城的商旅来说,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可惜的是,现在想要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说岳飞部下对待百姓还可以,关键是方百花的队伍虽然是挂在大唐麾下,但到底是方腊手下,若是厮杀起来,恐怕我们都要跟着后面倒霉。”中年人苦笑道。

    “不好了,不好了,掌柜,掌柜被杀了。”老者正待说话,忽然后宅中传来一个慌乱的声音,就见店小二神情慌乱,从里面冲了出来,大声喊道:“快,快报官,掌管,掌柜被杀了,这,这如何是好?”

    酒楼内众人听了一阵慌乱,更是一阵议论纷纷,有的人更是愤怒的叫骂起来,两军刺杀,可以刺杀那些当官的,那些将领,可是与一个掌柜有什么关系呢?

    老者先是一阵迟疑,很快就想清楚了什么,顿时化成了一声长叹,望着酒楼内院一眼,摆了摆手,对自己儿子说道:“走吧!找一个小宅子,先安顿下来,平海是非之地,但愿这次能保住性命吧!期盼着方百花乃是大唐皇帝的妃子,生性善良,不会胡乱杀人吧!”

    “父亲,这?”儿子有些迟疑道。

    “在平海这个地方,开了一个酒楼,却有百余年之久,你不感觉到奇怪吗?生意这么好,那些当官的都不敢上门,这是怎么回事?”老者苦笑道:“听说当今皇帝身边有一个风波亭的情报组织,专门刺探天下情报的,这个时候,掌柜被杀,你应该想到了吗!”老者目光闪烁,还有一丝担心,密探们都已经大打出手了,说明方百花在平海上船已经是铁定的了。

    实际上,不仅仅是平海,在东山岛上也是风声鹤唳,有的人在东山岛外海已经看见了水师战船,上面悬挂的乃是“吕”字旗帜,在岛上,也有暗卫密探出没。

    “岳飞,岳统制,你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难道要等到平海军全部陷落,方百花已经登上了吕师囊的水师战船,你才会进军平海军吗?”大营中,万俟卨面色涨的通红,双目中尽是愤怒之色,站在岳飞面前,恨不得自己取代岳飞,下达进攻的命令。

    “万俟大人,我总感觉到方百花上船的方向不是平海军,而是东山岛,你看看东山岛并没有任何动静,或者说动静很小,万俟大人不感觉到奇怪吗?”岳飞迟疑了一阵,说道:“真的说起来,东山岛是最适合上船和登陆的地方,眼下的情况太过诡异了,万俟大人,你要知道,我们只有数万人马,一方面要防备吕师囊,还要防备方百花,东山岛和平海军只能是防守一个地方,若是防守错误,方百花就会逃之夭夭,这个责任,你我都不能承受。”

    “平海城,平海城,岳统制,若是在这样下去的话,整个平海城都乱了,根本不需要方百花或者是吕师囊进攻,平海城就会成为一个空城,现在平海水师指挥使都已经躲在大营里都不敢出来了,水师失去了指挥,吕师囊可以轻松进攻平海城,方百花就能轻松上船。”万俟卨忍不住反驳道:“现在连风波亭人数伤亡惨重,一个潜藏了百年的密探都被暗卫所杀。岳将军,若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就算你捉拿了方百花,皇帝陛下也会惩罚你的。”

    “万俟大人,若方百花在东山岛上船,而我们不能及时的阻止她,这个罪责谁来承担?”岳飞心中一阵气恼,这个家伙哪里是在分析事情,分明就是想为他的风波亭报仇,才会如此。

    “若方百花从平海城上船呢?”万俟卨眼珠转动,他只是风波亭的指挥使,不是军事上的指挥使,这个责任自然是不会承担的。

    岳飞迟疑了一阵,望着张宪说道:“张宪,你认为吕师囊的进攻方向是哪里?东山岛或者是平海军?”

    “两者皆有可能,若我们将主要的目标都放在东山岛,吕师囊就会趁势进攻平海城,变佯攻为实攻,若我们防守平海城,对方就会声东击西,佯攻平海城,实际上却是进攻东山岛。”张宪一阵苦笑,他也说不准吕师囊真正的目标在什么地方。

    说着等于没说,张宪这个时候也猜不准方百花到底是在哪里上岸,实际上,当吕师囊和方豹两人偷袭了福州和泉州之后,大家就知道方百花上船的时间快了,所以岳飞也加快了追击的速度,但是到现在,岳飞才发现自己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谁也不知道方百花是在哪里上船。

    虽然他很自信吕师囊会在东山岛接应方百花,可是现在,万俟卨却坚持方百花一定会在平海城出现,岳飞现在面临着艰难的选择。

    “万俟大人,我认为这个时候还是小心为妙,还要请万俟大人派出更多的人手,查到方百花的下落,然后再做决定,万俟大人以为如何?”岳飞想了想还是决定缓一下。

    “这个时候还难下决定,方百花距离东山岛有一百多里的地方,但是距离平海城更近,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万俟卨望着岳飞,忽然冷森森的说道:“我听说岳将军重情重义,与李璟是师兄弟,这个时候不会还顾念着师兄弟的情谊,放了方百花吧!”

    “胡说。”岳飞俊脸通红,虎目赤红,望着万俟卨说道:“我岳某顶天立地,忠于陛下,岂会做出背叛陛下的事情,眼下时局难料,谁也不知道方百花到底会在什么地方,一番我们去了平海城,但对方若是在东山岛上船,又将如何?放走了方百花,这个责任谁来背负,莫非你来?”岳飞真的是生气了,潜意识中,他认为方百花的目标就是东山岛。

    “岳将军,坐镇平海城,击败方百花,将其生擒活捉这才能表示你对陛下的忠诚。”万俟卨忍不住说道:“毕竟你与李璟的关系摆在那里,若是擒拿不了方百花,就算陛下信任你,但那些大臣们会相信你吗?相信下官,下官若是放走了方百花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只有坐镇平海城,才能捉拿方百花。”

    岳飞正待说什么,忽然一个风波亭密探从大帐外闯了进来,大声说道:“岳将军,方百花大军朝平海城移动,小人等还发现方百花脱离大队人马,率领亲兵出现在平海城城外。”

    “太好了,岳将军,这下你放心了吧!连方百花都已经出现在城外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方百花肯定是在平海城出海,立刻出兵,拦截方百花。平海城好歹还有一些人马,还有城墙,未必不能挡住吕师囊,击败方百花。”万俟卨挥了挥手,让手下的密探退了下去,顿时兴高采烈的说道。瞌睡来了送枕头,自己还愁着没有办法让岳飞进军平海城呢!没想到方百花自己都出现在平海城了。

    “不,我还是认为方百花进军的地点是在东山岛。”岳飞想了想说道:“声东击西,暗度陈仓,莫过如此,万俟大人,方百花这是在引诱我们上当,我们绝对不能上当,大军应该前往东山岛布局,而平海城丢给平海城自己,若方百花进攻平安城,只要平海城坚守三天的时间,不,两天的时间,我们就能杀回来。”

    “两天?岳将军,你真是看得起平海军,你知道平海军还有多少人吗?不过八百人,甚至里面还有不少的老弱,将军,你认为八百人的老弱能抵挡吕师囊和方百花的进攻吗?”万俟卨冷笑道:“若是这样,将军还不如放开,让方百花离开呢!”

    “这?”岳飞顿时一阵迟疑,眼下这种情况,还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将军,不如我领一千兵马前往平海城,将军自己领军前往东山岛?”张宪还是相信岳飞的判断,但是面对万俟卨,他也不知道如何解决此事,毕竟此事关系重大。

    “不,刚好相反,下官认为岳飞将军坐镇平海城,张宪将军前往东山岛,这样是最好。”万俟卨见张宪已经退让,心中很高兴,当下笑呵呵的说道:“东山岛狭长,大军施展不开,这样一来,张宪将军一千兵马,加上东山岛上的衙役等等,足以支撑一两天,若方百花有变动,岳将军可以驰援东山岛,将军以为如何?”万俟卨洋洋得意的望着岳飞,他相信岳飞肯定会答应的。

    岳飞想了想,最后长叹道:“既然万俟大人已经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岳飞顿时感觉到心累,他是岳家军的指挥官,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却不能指挥自己的军队,一个文官,因为掌管了风波亭这样的密探机构,却能决定大军的行动方向。难道他真的会打仗吗?

    万俟卨却不管这些,他见岳飞已经答应,心中欢喜,忍不住说道:“岳将军放心,下官这就安排一番,保证将军在平海城畅通无阻,你我联手,一定能擒拿方百花,告辞。”说着就是一阵哈哈大笑,出了大帐。

    张宪等人看着万俟卨的模样,心中一阵气恼,张宪更是有些后悔,说道:“将军,刚才?”

    “就算没有你的一番话,万俟卨还是会要求我们去平海城,这是大宋,而不是李璟的麾下。”岳飞苦笑道。在大唐同样是有暗卫,不过暗卫是用来提供消息情报的,哪里会代替将军,对军队发号施令。而在大宋,却是文官的天下。

    “大哥,这个方百花真的会从东山岛离开?”牛皋忍不住说道。

    “肯定是如此。”岳飞很有把握的点点头,他看着张宪,说道:“若真的碰见了方百花和吕师囊两人,不可力敌,让开道路就是了,当我军进入平海城的时候,结果就已经定下来了,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了。”岳飞坐在马扎上,满脸落魄,眼看着就能胜利,最后却是功亏一篑,心中的别扭就不用说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