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一章 朕认床
    李璟进入大帐,大帐内温暖如‘春’,就算外面很寒冷,在大帐之中,没有半点感觉,他顺手接下大氅丢在一边,然后绕过一个屏风,却见一个曼妙‘女’子,正对着铜镜,身上穿着一件亵衣,遮掩不住玲珑身躯。,:。

    “你,陛下!”李璟看见曹太妃的同时,曹太妃自然也在铜镜中看见了李璟,顿时骇然变‘色’,手中的桃木梳子跌落在地,‘花’容失‘色’,没想到李璟在这个时候会进入自己的大帐中,或者她早就有了这样的觉悟。

    “不错。”李璟望着铜镜中的‘花’容月貌,闻着秀发间的香气,看着嫩滑如雪的肌肤,脸上顿时流出一丝满意来。这种被开发一段时间之后的‘女’人,实际上是最有魅力的,曹太妃保养的很好,年纪恰当,正是有魅力的时候。

    “陛下,这里,这里是民‘女’居住之所,您,您来这里有些不妥。”曹太妃忍住心中的羞愤,粉脸涨的通红,低声反驳。身躯却是连连后退,但是又能退到什么地方去呢?很快就被李璟抵住。

    “这天下都是朕的,为何不能来这里?你几案上准备着剪刀,难道想行刺朕?”李璟看着铜镜旁边还有一把剪刀,嘴角‘露’出一丝戏虐之‘色’,笑‘吟’‘吟’的说道。

    “民‘女’,民‘女’不敢。”曹太妃面‘色’一变,娇躯一阵颤抖,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恐惧。眼下的情况,她也曾经预见过,甚至还准备了剪刀,准备和李璟同归于尽,只是事到临头,她反而不敢有什么动作了。只能任由李璟的大手游动,肌肤上顿时生出一层颗粒来。

    “如此‘花’容‘玉’貌,难道就甘愿以后青灯古佛不成?”李璟笑道:“天下虽大,但都是朕的,你也是如此,西夏已经灭亡,李仁爱也阻挡不了朕,曹妃你说呢?朕听说曹妃还有不少人跟随大军前往汴京居住,不知道可有此事。”

    曹太妃早就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是瑟瑟发抖,不敢说话,这种情况实际上她早就有了预感,只是没想到李璟会在这个地方要了她。更是没有想到,堂堂的天子,居然用这样的话来威胁自己,她还能说什么呢?

    “替朕宽衣。”李璟见状,知道眼前的美貌‘女’子已经同意,嘴角更是‘露’出一丝得意来。这就是来到古代的福利之一,身为帝王高高在上,谁也不能阻碍自己。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己是胜利者,否则的话,自己‘女’人所遭遇的情况就更差了。

    曹太妃嘴‘唇’颤抖,‘玉’手直哆嗦,却是无可奈何,只能是伸出‘玉’手,缓缓的解开李璟衣袍,粉脸却是涨的通红,最后忍不住闭上了双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感觉一双大手将自己拦腰抱住,身躯宛若腾云驾雾一样,扔在一边的软榻之上。?

    大帐之外,杜兴看见两个身影逐渐融在一起,顿时松了一口气,朝远处的一个帐篷望了过去,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那个帐篷不是别人的,正是李仁爱居住的帐篷。

    翻云覆雨,也不知道经历多少风雨。大帐外只听见一阵阵喘息声,隐隐可听见一阵阵击鼓之声,周边的将士早就撤出了数十步之外,却是无人敢看着大帐中的一切,这些卫士面‘色’平静,却是死死的盯住黑暗中的一切,以防有敌人进攻。

    大帐之中,温暖如‘春’,面对曹太妃,李璟双目圆睁,耳边只听见一阵阵战鼓之声,双方已经短兵相接,战况极为‘激’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泻千里,宛若汪洋出海,曹太妃早就浑身酸软,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承受如此强大而‘激’烈的战斗。

    “你很不错。”李璟浑身舒爽,到底是自己的俘虏,不像面对兰蔻等‘女’那样束手束脚,厮杀起来格外的轻松,连带着自己的心情都变了好多了。

    曹太妃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整个人都好像是死的一样,心中的屈辱不能用言语来表达,她很痛恨自己,心中虽然拒绝李璟的进攻,但到了后来身子却诚实的表达了自己的需要。只是就算自己反对又能如何?这是失败者最正常的待遇。

    “等回到汴京,就入宫,先做一个才人。你的父亲和你的祖父朕都会好生安顿的。”李璟想了想,曹太妃的父亲不怎么出名,但是她的爷爷可是出名的很,叫做曹勉,是李元昊时期的人物,现在更是西夏的太尉,可惜的是兴庆府失陷太早,曹勉就算是有心也是无力,只能是落入李璟之手。作为降将,也跟着李璟的大军班师回朝。

    不仅仅是曹勉,像辅佐李仁爱的嵬名安惠、?芭里祖仁等等名臣都被李璟所俘获,这些人回到汴京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最后也都是会成为李璟的臣子。

    “谢陛下。”曹才人听了之后,脸上才‘露’出一丝喜‘色’,就算自己悲伤,但想到自己的家人,曹才人也只能是将心中的愤怒放了下来。

    “好生休息吧!朕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改日再来看你。”李璟原本想留在大帐之中,忽然想到了什么,最后只是拍了拍曹才人的香肩,自己爬了起来,穿起衣服就出了大帐,端的是拔d无情。

    曹才人凤目圆睁,看着李璟的背影,嘴巴微微张开,最后却是化成了一声长叹,默然不语,却是不敢说话。

    “陛下。”原本准备让人看守住大帐的杜兴,没想到李璟‘春’风一度后,居然还回到自己的大帐,忍不住一阵好奇。

    “朕认‘床’。去细封才人帐中吧!”李璟平静的说道。杜兴顿时嘴巴张的老大。他可不相信李璟会认‘床’。当然他更加不知道,李璟原本是想宿在曹才人的帐中的,但是想到历史上成吉思汗死因的时候,李璟毫不犹豫的放弃了眼前的‘诱’‘惑’,宁愿走几步,去找细封月影。对于刚刚归顺自己的曹才人,他还是有些怀疑的。

    虽然暖香在怀,在这个天气寒冷的日子里,还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但相比较自己的‘性’命,李璟决定还是找细封月影划算,至于曹才人心中是怎么想的,却不在李璟的考虑当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