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章 月夜
    “至于如何迷惑岳飞,那就是暗卫的事情,臣这就让暗卫大部分人手进入广州,那风波亭一直都是跟在我们暗卫后面,企图对付我们,现在我们就在广州和他们玩一玩,只要我们的人出现在广州,风波亭的人肯定会认为我们会在广州上船的。”陈龙得意的笑道。

    “关键你只是迷惑风波亭,岳飞此人深通韬略,我就怕他有自己的决断。”王寅有些担心的说道。

    “若是任何一个文官领军,我自然是小心这件事情,但只要是武将领军,那事情就好办多了。”陈龙不在意的说道:“据我所知,风波亭这次南下的人叫万俟卨,此人本事没有什么本事,最擅长做攻讦他人,多是踩着别人的脑袋向他爬的,若是能活捉娘娘,万俟卨就能平步青云,只要让他认为娘娘就准备在广州下手,他肯定会促使岳飞驻守广州。赵构和他老子一样,都不相信武将,尤其是在苗傅等人造反之后,赵构在心里更是猜忌武将了,连带着那些文官对武将印象也不好。万俟卨就是其中的典型。”

    “若是如此,倒是可以试试。”方百花点了点头,说道:“就算最后岳飞胜利了,相信万俟卨心中更加厌恶岳飞,必定会在赵构面前进献谗言,弄不好还能帮助陛下除掉岳飞。”方百花并没有在乎自己的性命,她很想帮助李璟除掉岳飞。

    “娘娘圣明。”陈龙和王寅相互望了一眼,露出一丝笑容。

    “那就这么办吧!”方百花顿时将此事定了下来,陈龙和王寅自然不会反对,当下陈龙吩咐暗卫朝广州聚集不提。

    夜光如水,洒落大地,无数大帐中间,一个硕大的黑色的大帐在黑夜之中,根本就不怎么醒目,若不是大帐前的大纛,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个硕大的大帐是大唐皇帝李璟的大帐,除掉面积不一样外,大帐外的颜色都是一样的,远远望去,除非是军中将领,否则的话,根本就分不清楚。

    李璟身上披着大氅,站在大帐前,望着天边的圆月,他在兴庆府过年之后,大军才开始启程东进,班师回朝的,李乔率领大军十万坐镇兴庆府,一面做好进攻西域的准备,大学士耶律大石为西北行营安抚使,处置西夏剩余的事情。两人一文一武,配合的相得益彰,倒是不错的很。

    而作为胡骑统领伯颜率领十万大军返回草原,将和萧巍哥在一起,防备金人在草原上的扩张,也能防备西夏人的反复。李璟知道,未来一段时间,自己大部分精力都会放在中原,下一次经营西域或许是在平定中原之后了。

    “陛下。时候不早了,陛下还说早些安息的好。”身后的杜兴走了过来,低声禀报道。

    “德妃的情况怎么样?吕师囊可夺取了福州?”李璟望着远处,有些担心的询问道:“岳飞这个时候恨不得将德妃生擒活捉,你们暗卫可是要小心了,就算不能像政事堂的几个大学士推演的那样,但也要保证德妃的安全。”对于这个一心报仇的独立女人,李璟的心思是很复杂的,数年来,也不知道方百花在南方是怎么度过的。

    若是当初不南下,只是留在身边,或许也已经为自己生儿育女了,哪里还需要如此冒险,连带着自己也跟着提心吊胆。

    “暗卫已经做好了准备,不仅仅是陈龙统领亲自前往,甚至暗卫部分人马都已经布局江南,监视岳飞动静,二来,也能对付风波亭下手。”杜兴赶紧说道:“就算南方有什么变化,暗卫也能保护德妃娘娘离开江南。不过,吕师囊倒是有些本事,雨夜下福州,更是夺取了福州水师的战船,这对娘娘下一步行动,有很大的帮助。”

    “方腊手下还是有不少的人,吕师囊是一个,王寅是一个,文武全才,可惜的是,这些年都是在南方,若是来到朕这里,恐怕也是一个独当一面的人了。”李璟微微一丝叹息,李璟虽然称帝,但真正独当一面的人还是很少。吕师囊和王寅虽然是野路子出身,可是只要锻炼一番,必定是一个能手,可惜的是,这些人真正的加入大唐阵营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杜兴这个时候却是不敢搭话,只能是垂首站在一边,李璟望着天边的明月,只是摇摇头,身处高位,身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他正待转身进入大帐,忽然耳边传来一阵歌声,歌声嘹亮,带有西北的一起空旷,在夜空中极为明显。

    “回陛下的话,应该是曹太夫人在唱歌。”杜兴见状,瞬间就知道李璟听见了什么,赶紧解释道:“臣下去说一下。”曹太夫人指的是李仁爱的曹太妃,只是李仁爱从皇帝变成了侯爷,曹太妃自然也就从曹太妃变成了曹太夫人,这个才二十多岁的女子一下子变成了太夫人,心中所想可想而知了。

    “不必了,去看看吧!”李璟摇摇头,最后想了想,还是招呼杜兴说道。

    杜兴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不敢说话,只能是跟在李璟身后,暗中朝周围挥了挥手,就见暗处不少的侍卫紧随在李璟身后,就算是在大营中,这些人还是要保证李璟的安全。

    大帐之外,李璟静静的望着眼前的大帐,大帐也是黑色,但是李璟仍然能从其中看到一个玲珑身躯,在烛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婀娜多姿。

    大帐周围的侍女、内侍早就跪在地上,不敢说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眼前站的这个男人可是大唐之主,在西夏也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人,大军经过星星峡的时候,众人还能看见堆在星星峡外的京观,让人不寒而栗。

    “都下去吧!”李璟吞了口吐沫,嘴巴张了张,就对众人挥手说道。

    那些侍女和内侍听了之后,赶紧退了下来,甚至脸上都露出笑容,好像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至于李璟下面想干什么,那就不是这些下人们可以考虑的事情。有些人就算是猜到了,也不敢出言阻止,任由李璟缓缓静茹大帐之中。

    杜兴看的分明,深深的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这些侍卫纷纷分散开来,隐蔽在四周。杜兴的身形也逐渐没入黑暗之中。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西夏已经为李璟所灭,作为胜利者,美艳曹太妃的命运已经决定,不是被李璟收入宫中,就是送入畅春园,这是不能拒绝的事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