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六章 雨夜破城
    利爪飞上城墙上,雨夜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铁爪与砖石碰撞的声音,随着雨势越来越大,城墙上防守的士兵也都缩入敌楼之中,或者是找了一个能遮雨的地方躲避,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哥大雨天里,居然有人趁势偷袭福州城。

    “敌袭。”终于爬上城墙的士兵越来越多的时候,在敌楼中,一个士兵出来撒尿的时候,偶然之间看见面前无数敌人出现,顿时失声惊叫起来。

    “杀!一队、二队,下去抢占城门,三队,随我杀进去。”为首的斥候队队长侯三双目中光芒闪烁,手中的长刀飞舞,就将面前的敌人斩杀,然后趁势杀入敌楼之中,可怜敌楼之中的士兵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就被侯三等人杀的干干净净。

    只是惨叫声连连,惊动夜空,那些城墙上避雨的士兵很快就反应过来,纷纷朝城墙上杀了过来,可惜的是,这一切都已经迟了,侯三亲自放下吊桥,等到吊桥发出一声巨响的时候,城门处的喊杀声也已经结束,城门缓缓打开,吕师囊率领大军蜂拥而进,福州城就在这种情况下,被吕师囊轻松夺取。

    尉迟平搂着小妾睡的正香,猛然之间听见外面的山呼海啸声,顿时从梦中惊醒,门外传来亲兵的急促敲门声,顿时感觉到事情不妙。

    “大人,逆贼已经闯入城中,城池被攻破,大人赶紧离开这里。”门外亲兵的声音传来,宛若晴天霹雳一样,震动了尉迟平。

    “快走,赶紧。”尉迟平心中划过一道闪电,面色愁苦,但总算是求生意识占据了上风,想也不想,就将衣服胡乱的穿了起来,打开房门,招呼亲兵,说道:“快去水师那里,乘坐水师战船,立刻离开福州。”城门已经被攻破,福州城中的士兵是什么样子,尉迟平自然是知道的,依靠这些人根本就保证不了自己的安全,只有到了水师那里,借助水师战船离开福州。

    “是。”亲兵不敢怠慢,赶紧护卫着尉迟平朝水师大营飞奔而去,虽然外面下着大雨,但是尉迟平根本就不在意这些,这个时候保住自己的性命最为重要。

    “大人,赶紧离开这里,前往水师大营。”刚出门不过十几步,就碰见了通判韦量,这个时候的韦量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儒雅,浑身早就湿透了,一脸狼狈的模样,这个时候看见尉迟平的样子,忍不住失声惊呼道:“敌人怎么会来的这么快,怎么可能打进来呢?这个该死的岳飞,连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真是废物。”

    韦量也不曾想过,偌大的福州城居然这么轻松的就被吕师囊攻破,哪里是岳飞的责任,分明就是自己等人无能,根本就没有将岳飞的警告放在心上,连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被吕师囊轻松攻破。

    “快些离开这里,免得被敌人追上来了。”尉迟平面色惶恐,心中虽然恨不得将岳飞碎尸万段,但这个时候他也知道,眼下还是逃命要紧,若是为吕师囊等人生擒活捉,恐怕自己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吕师囊可是与李璟不一样,这些人都是跟随方腊的,极为仇视当官的,凡是被他擒拿的官员,都没有好下场。

    “不知道这个时候水师怎么样了?谢明君这个无用之人,敌人都杀到家门口来了,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些武夫都是无能之人,现在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水师身上了。”韦量心中惶恐,他现在是看清楚了,像谢明君这样已经在福州这个地方呆的身子都生锈了,莫说是上战场了,就算是剿灭匪患也是不可能的了,倚仗这些人抵挡乱军的进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丁辉身上。

    “尉迟平,吕师囊在此,哪里走?”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阵阵喊杀声,却见一人骑着高头大马,领着十几个士兵朝自己等人追杀而来。

    尉迟平看的分明,面色苍白,自己等人虽然在衙役的护卫下,如何是这些人的对手,当下想也不想,就跪倒在地,大声喊道:“我愿意归顺大唐皇帝陛下,愿意为将军招抚水师。”尉迟平一听对方是吕师囊,顿时知道是方百花手下大将,哪里不知道对方杀入福州的缘故。

    “小人也愿意招抚水师。”韦量见尉迟平投降,心中暗恨,但也知道这个时候若是不投降,恐怕连自己的性命都很难保证,只要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真是一群废物。”吕师囊虎目放光,望着跪在地上的尉迟平和韦量说道:“你们真的能劝降水师?要知道,若是不能成功,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知道,知道,那丁辉是小人的妻舅,和小人交往甚密。”尉迟平赶紧说道。一边的韦量却是望着尉迟平,嘴巴张的老大。

    吕师囊看的分明,顿时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秘密,不过他不在乎,只能冷哼哼的说道:“既然如此,就暂且饶你性命,走,前面带路。小四,带领这个家伙招降福州军。”吕师囊对身边的亲兵说道,他倒是看出来这两个家伙在福州军还是有点威望的,不然的话,不可能说自己能够招降福州水师。

    自己的兵马很少,若是能得到更多的兵马那自然是很好不过的事情,虽然福州军不堪一击,自己率领大军能很快的杀入城中,将尉迟平两人生擒活捉,就知道福州军的战斗力了,但不管怎么样,人马多一些,为下面的行动就方便许多。尤其若是得到福州水师,那更加不一样了。

    水师和步兵、骑兵都不一样,虽然吕师囊的手下都是生活在江南,多有擅长舟楫的,但是操纵水师战船,航行于大海之上,还需要专业人士才行,福州水师正好满足这个要求。就冲着这一点,这两个人也不能杀。

    尉迟平浑身都湿透了,面对吕师囊的威胁,却是无可奈何,索性的是吕师囊知道两人的作用,让人分了两匹马,去招降福州水师和福州军,倒是让尉迟平心中好受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