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二章 冲突
    战争很快就结束,面对耶律大石和李大牛等人精锐兵马,毕勒哥等人很快就停止了抢夺,双方在御花园对峙,原本种植了无数名贵花木的御花园一片狼藉,哪里还有皇家园林的w..la双方都是厮杀刚刚结束,身上都沾满了鲜血。一个穿着黑色的盔甲,一个却是身上衣服多样,宛若是散兵游勇一样。

    “大石林牙,我们都是听从你的号令来进攻西夏的,沿途杀来,也不知道死伤多少,这个时候已经杀入皇宫,这皇宫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金银财宝,抢来补充我们的损失,如何不成?”回鹘国王毕勒哥望着面前的耶律大石,面色有些不好看。

    回鹘国和西夏是世仇,当年李元昊还没有崛起的时候,西域都是臣服在回鹘脚下,李元昊也不知道从回鹘手中夺取了多少地盘,现在毕勒哥终于杀入了兴庆府,眼下皇宫就在眼前,只要冲入其中,大厮杀戮一番,不仅仅能够夺取大量的金银财宝,最重要的是壮大自己的声威。

    西域乃是西域各国人的西域,不是大唐的西域,大唐的旗帜已经数百年都未曾出现在西域了,大唐现在占据了西夏,西域日后失去了西夏人的弹压,正好是自己发展的机会。

    “怎么,诸位从回鹘杀入西夏,一路上也不知道得到多少东西,也不知道抢了多少的金银财宝,也应该知足了,现在西夏已经归顺我大唐,这兴庆府就是我大唐的地方,诸位在这里还大肆抢掠,莫非是不将我大唐放在眼中。”耶律大石面色阴沉,这些家伙都是自己带来的,现在却来给自己找麻烦,日后让李璟如何看待自己。他现在还不知道,赵鼎已经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了,若是知道了,心中还不知道怎么想的呢!

    “大唐?怎么,大唐能击败西夏,也是有我们的功劳,若不是我们,大唐皇帝的兵马还在克夷门,怎么可能进入兴庆府?”大黄室韦首领梅秋密不屑的说道。他的话引起了众人一阵阵哈哈笑声,众多部落首领的目光盯着眼前的皇宫。

    西夏人在经历开国之初的辛苦之后,后世君王纷纷兴建皇宫,将整个皇宫兴建的十分华美,金碧辉煌,这些部族生活在西域,哪里曾见过如此奢华的宫殿,恨不得现在就闯入其中,大肆抢夺一番。只是看着眼前的耶律大石,心中十分不喜。

    “真是一群井底之蛙,我大唐兵锋锐利,皇帝陛下南征北战,也不知道剿灭多少敌人,如今我大唐用兵百万,若是剿灭你们,不费吹灰之力,莫非你们认为你们比西夏强大吗?”耶律大石双目中闪烁着杀机,这些该死的家伙,就应该全部消灭,让整个西域都飘扬血龙剑盾旗。

    “大石林牙,大唐虽然厉害,但西域就是西域,当年大唐皇帝的先祖都没有在西域立足,莫非现在大唐皇帝就有这样的雄心不成?”毕勒哥扫了周围一眼,这些人都是生活在西域,在当地也算是豪强,手中的兵马也有数万之多,大家聚集在一起,也有十几万人,难道还怕了李璟不成?

    “很好,很好,看样子,诸位是准备与我大唐为敌了?”耶律大石怒极而笑。

    “大石林牙,我等受邀一起进攻西夏,兵马损失无数,大唐好歹也要补偿我们一些,现在我们不要大唐的补偿,只要抢夺一些钱财就是了。”毕勒哥目光中闪烁着一丝慌乱,真的和李璟开战,这些人也没有这个胆略,只是面前有无数的金银财宝,就这样放弃也是可惜。

    “没想到诸位抢掠了那么多的金银财宝,现在还想将整个西夏皇宫给搬空吗?”李璟骑着战马而来,身边整个李仁爱,身上还披着李璟的大氅,只是他看着一片狼藉的御花园,小脸上闪烁着愤怒之色,这个御花园承载着他幼时的记忆,没想到被可恶的西域联军给糟蹋了。

    “大皇帝陛下。”毕勒哥看见李璟亲自前来,双目中有一丝畏惧之色,当初李璟率领大军刚刚杀到兴庆府城下的时候,毕勒哥等西域联军曾经参拜过李璟,大军进攻西夏的时候,这些联军首领也曾经观战过,对大唐军队的战斗力十分惊骇。

    这个时候再来见李璟的时候,心中更是有一丝惊恐,生怕李璟这个时候突然发难,要知道,在西夏的军队,李璟有几十万之多,这些联军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莫非诸位在沿途抢了那么多的金银财宝还不满足?要来抢夺朕的财产了?若是如此,恐怕联盟之谊不在,你们就是朕的敌人了。莫非你们已经做好了接受朕怒火的准备?”李璟手中的方天画戟,指着众人说道。

    “这个,这个大皇帝陛下,我们抢夺只是西夏的皇宫,并非大皇帝陛下的财产。”毕勒哥吞了口吐沫,忍不住解释道。他眼珠转动,有些担心的望着四周,他发现周围的盟友脸上都有畏惧之色,顿时一阵暗骂,这些家伙,抢钱的时候可是厉害的很,现在却是躲在一边,着实可恶。

    “西夏上下已经归顺了朕,这兴庆府的一草一木都是朕的,你要抢兴庆府,不是在抢朕的东西吗?”李璟笑吟吟的说道。只是他双目冰冷,隐隐有一丝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这个,这个,若是如此,我等冒昧了。”毕勒哥心中十分恼怒,却是不敢得罪李璟,脸上更是堆满了笑容,连连点头,朝后挥了挥手,领着众多联军纷纷后撤,瞬间大队人马离开了皇宫。

    “可恶,真是可恶。”李仁爱望着毕勒哥等人的背影,小脸上尽是愤怒之色。

    “蛇鼠两端,见利忘义,不足以成为盟友。”耶律大石忍不住说道。

    “陛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那西域之地本身就是大唐领土,焉能为贼寇所掌控?”赵鼎建言道。

    “宗正,这件事情恐怕要交给你了,领军十万,伺机夺回西域各地。”李璟想了想,望着一边的李乔说道。李乔凶猛残暴,正好用来镇压西域各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