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一章 受降
    一“罪臣李仁爱拜见上国皇帝陛下。”宫门缓缓打开,李仁爱在斡道冲等大臣的陪同下,赤着上身跪在地上,手上捧着玉玺等物,稚嫩的脸上尽是耻辱之色,虽然是小孩,没多大,但到底是一国之君,也是有尊严的,更何况,是十几岁的小孩,更是如此。这个时候天气已经寒冷,李仁爱身上的衣服没有穿多少,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十分可怜。

    只是面对这种情况,李仁爱没有任何选择而已,只能是出来归顺李璟,至于自己的性命能不能得到保证,那也就是能看天意了。

    李璟骑着朱龙,缓缓而来,望着李仁爱,微微叹了口气,偌大江山交到十几岁的孩子手中,江山能支撑多久?若当初继承皇位的是嵬名察哥,或许西夏就不一样了。

    “看在你母妃和你姑姑的份上,起来吧!”李璟摆了摆手,赵鼎上前接过玉玺,李璟又解下身上的大氅,从马上跳了下来,披在李仁爱的身上,说道:“从今日起,朕封你为山阳侯,到时候,跟随朕一起回汴京,没事陪陪你的母亲和姑姑。”

    “臣,臣多谢陛下。”李仁爱心中微怒,但又是一松,最起码,自己的性命算是保住了。只是想着自己从皇帝变成一个侯爵,心中更是复杂。

    “你就是斡道冲?”李璟望着眼前的中年人说道,李璟从暗卫的情报中听说过这个人,一个从修史的家伙,变成了中书令,甚至有可能还会做宰相,倒是一个人才。

    “下臣斡道冲见过皇帝陛下。”斡道冲忍住心中的愤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拜倒在地。

    “朕听说过你,擅长修史,西夏自从李元昊开始,自李仁爱终,也近百年历史,等朕班师之后,你随朕回汴京,主修西夏历史吧!”李璟想了想说道。

    “臣谢陛下。”斡道冲顿时心中一松,这是对西夏的肯定。

    “传旨下去,封婕妤耶律南仙之子李定文为兴平王,婕妤李青萝若是有子取名为李定济,封为兴庆王,婕妤耶律南仙之子李定文为兴平王。”李璟有将李青萝和耶律南仙的两个儿子册封为郡王,虽然李定济还没有出生,但是不妨碍李璟封自己的儿子为王。

    西夏最重要的两个府,就是兴庆府和兴平府,无论是李青萝也好,或者是耶律南仙也好,在西夏人心中印象都很不错,李青萝更是西夏皇室血脉,将两人的儿子册封在西夏境内,明显也是为了安抚西夏人所用。斡道冲等人见状,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西夏人何尝不是担心李璟占据西夏之后,对西夏进行剥削,甚至将西夏人斩尽杀绝都是有可能的,毕竟李璟的名声太差,索性的是,李璟册封两个儿子来安抚西夏上下,也说明了李璟对西夏人的态度以安抚为主。

    “陛下圣明。”赵鼎嘴巴张了张,最后点了点头,自己的女儿也给李璟生了一个儿子,可是到现在,除掉一个李定北,其他的任何皇子都没有封号,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来西夏一趟,朝廷之中多了两个郡王,也不知道这个消息传到中原,皇宫里的那些女人将会是什么想法。

    李璟正待说话,忽然一声大响声传来,远处传来一阵喊杀声,惊天动地,隐隐有惨叫声传来,李璟忍不住抬起头来,望着远处。

    “是皇宫,有人已经杀入皇宫了。”李仁爱忍不住叫了起来,面色阴沉,那个方向是皇宫所在的方向,虽然东面已经停止杀戮,李璟也已经进城,西面的城门也没有抵抗,只是皇宫是什么地方,除掉李璟,谁敢闯入其中。

    “大牛、史进,领军杀进去,谁敢阻拦,格杀勿论。”李璟面色阴沉,盯了不远处的耶律大石一眼,吓的耶律大石面色一白,心中暗暗叫苦。在西面进攻的只有一支队伍,那就是西域联军,三军将士都已经停止厮杀,这个时候西域联军居然闯入皇宫,明显已经攻破皇宫,这是何等的大事,要知道皇宫之中,美女无数,喜欢收集美女的李璟,岂能让这些人得手。更不要说,这皇宫就是意味着西夏最后的脸面,最后的遮羞布,李璟作为胜利者可以进入,那些士兵们焉能闯入其中,现在李仁爱投降了,皇宫中的嫔妃、宫娥等等性命都是掌握在李璟手中,西域联军有什么资格进入其中进行抢夺。

    “待臣亲自前往。”耶律大石赶紧说道。

    “告诉那些家伙,现在朕已经解决了西夏,不介意班师晚一些,兴兵西进,直接杀到葱岭,将整个西域都收入囊中。”李璟杀气疼腾腾。身边的李仁爱忍不住一阵颤抖。

    “是,臣立刻去教训他们。”耶律大石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心中将西域联军骂了个遍,赶紧飞身上马,和李大牛等人朝皇宫杀去不提。

    “陛下,臣听说西域联军从回鹘而来,沿途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耶律大人虽然反对过,但是因为对西域联军多有倚仗,所以也只能是听之任之,现在看来,这些西域联军根本就没有将我大唐放在眼中,没有得到陛下的旨意,居然闯入皇宫之中,臣认为不妥。”赵鼎忍不住说道。

    “陛下,那回鹘与我大,与西夏历代君王有仇,这个时候闯入皇宫,必定为报仇而来,耶律大人恐怕制止不住。”斡道冲脸上露出一丝挣扎,但还是出言说道。

    “大唐的威严数百年都未曾在西域传扬开来了。”李璟面色阴沉,冷森森的说道:“这些人都已经忘记了当年大唐在西域的雄风了,或者还以为,现在的西域距离中原太远,朕鞭长莫及。真是好胆啊!”

    众人心中一紧,哪里不知道李璟心中已经生出征讨西域的心思了。这些人真是作死,李璟与前宋可不一样,是一个金刚不可夺其志的主,也不知道多少人都死在他手中,从来只有他抢夺别人的东西,哪里有别人来抢他的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