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九章 城破
    王进是谁?西夏的御林军将士不知道,就是作为王进弟子的郭青也不知道,虽然王进为了救他,曾经击败了十几个地痞无赖,但他也只是认为自己的师父能打而已。可当他看见自己的师父,手执铁棍,冲入西夏御林军中,手中的铁棍翻滚,宛若巨龙一样,在乱军之中厮杀,周围的御林军将士纷纷被王进所杀,才真正的领悟到,王进的厉害的之处。

    这个以前宋禁军操练手段操练众多乞丐,在中原绝对是一个厉害人物,绝对不会是一个老乞丐那么简单。他更加不会知道,自己的师父当年曾经是汴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成名还在林冲之前,如今李璟大军前部先锋之一的九纹龙史进就是他的弟子。

    当年为了躲避高俅的追杀,王进教导史进一段时间武艺之后,就经过关中进入西夏,做了乞丐,终日行走在兴庆府中,也就是现在李璟率领大军杀来,终于激起了王进心中的雄心壮志,带领兴庆府的丐帮,火烧兴庆府,熊熊大火瞬间烧掉了半个兴庆府。

    “杀啊!”郭青看着前面正在厮杀的王进,铁棍之下没有一合之敌,心中热血沸腾,就取了手中的铁棍冲了上去,迎面将一个御林军将士砸死之后,一点畏惧消失的无影无踪,率领乞丐大军闯入乱军之中,好一阵厮杀,杀的这些御林军连连后退。至于兴庆府的衙役们更不是王进等人的对手,被杀的鬼哭狼嚎。

    西夏御林军也没有想到这些乞丐居然如此强大,更是没有想到乞丐窝里居然有高手,两根铁棍之下,几乎没有可挡之敌。

    厮杀声越来越大,城墙上,正在指挥大军抵挡李璟的赫连铁树有些惊讶的望着身后,在他看来,进入兴庆府的敌人应该没有多少,最多不过百余人,凭借御林军和那些兴庆府的衙役,可以轻松解决这些内奸,可是到如今,城中的厮杀声还在继续,城中到底有多少敌人,有几千人吗?这么多人滞留在兴庆府,兴庆府上下恐怕早就发现,岂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只是现在发现这一切已经迟了,城西大火绵延,天干物燥的时候,大火一下子点燃了夜空,城西因为王进等人的厮杀,迟滞了救火,而那些达官贵人家中的家丁更是不敢出现在大街上,任由大火熊熊燃烧,有的人冒着生命危险逃了出来,有的人却是被大火活活烧死,整个城西惨叫连连,无数生命都消失在大火和战乱之中。

    西夏皇宫城墙上,曹太妃将李仁爱揽在怀里,望着不远处的大火,娇躯颤抖,凤目中闪烁着惊恐之色。大火已经在宫城之外燃烧,虽然不会燃烧到皇宫之中,可是近在咫尺的厮杀声,无一不在说明,敌人已经攻入城中,而且数量还有许多,否则的话,禁军为何不能消灭。

    “母妃,难道我大夏就要灭亡在儿臣手中吗?”李仁爱稚嫩的小脸上露出一丝担忧来。

    曹太妃忍不住将李仁爱抱的更紧一些,忍不住安慰道:“陛下放心,城中的敌人很少,很快就被御林军消灭,赫连将军正在抵挡李璟的进攻,李璟的阴谋不会得逞的。”曹太妃虽然是太妃,但实际上并不大,现在不过二二十五六岁,李仁爱登基之后,因为耶律南仙被俘虏,宫中并没有太后,加上曹妃温柔贤良,所以被封为太妃。只是太妃虽然生的貌美,面对敌人的进攻,却没有任何办法,只是口头上安慰一番而已。

    “恐怕这一场大火是救不了了。”中书令斡道冲晚上在皇宫中值班,这个时候,恰逢城中大乱,这才有幸跟着上了皇城城墙,有些担心的说道:“就算是击退了城中的乱匪,挡住了李璟,我大夏这次也是损失惨重。”

    斡道冲的话让李仁爱脸上的苦涩更浓了,最后终于叹息道:“中书令,若是朕拱手投降,李璟会饶了朕和满城的性命吗?”

    斡道冲面色一愣,最后摇摇头说道:“李璟乃是一代令主,雄心勃勃,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臣并不知道,但臣知道,陛下想要投降,或许城中的大臣和将领们是不会愿意的。李璟在大夏境内也不知道屠戮了多少百姓,这个时候就算是兵临城下,也不会有多少人投降的。”

    “陛下,别人投降,或许连性命都保不住,但是陛下投降,倒是不用担心此事,李璟对皇后姐姐甚佳,想必有皇后姐姐在,陛下的富贵不用担心。”曹妃想了想,最后还是低声说道。

    “曹太妃,这些话可不是你能说的。”斡道冲有些不满的看着曹太妃,这是在劝说李仁爱投降,一旦李仁爱投降,整个西夏还有战斗力可言吗?

    曹太妃正待说话,忽然远处传来一个巨大的声响,接着一阵欢呼声传入众人耳中,斡道冲望着远处,面色苍白,嘴唇直颤抖,最后对李仁爱说道:“陛下,城破了。”

    “城中可还有抵挡的力量?”李仁爱潜意识的询问道,当他看着城西燃起的火焰,还有一阵阵喊杀的时候,小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落魄之色,莫说城外,就算是城中的乱军都没有被剿灭,就算赫连铁树能抵挡住李璟的进攻又如何,敌人在城中还有精兵,两面夹击,如何是李璟的对手。

    “中书令,准备一下吧!还是投降吧!我大夏死伤的人太多了,若是再抵抗下去,也顶多是徒增伤亡而已。”李仁爱脸上的苦涩更浓了,只是话音一落,却是感觉到浑身上下一阵轻松,他年纪太小了,就承担着复兴西夏的重任,但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以前是嵬名察哥做主,嵬名察哥死后,自己还没有高兴多久,李璟就兵临城下了,这皇帝之位还真是不好当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投降了算了,至于自己能不能保住性命,已经不是自己考虑的问题了,城门已经被攻陷,一切自己哪里能做主,只能是投降,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臣遵旨。”斡道冲嘴巴张了张,最后化成了一声长叹,遭遇这种情况,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京师已经被攻破,自己已经回天无力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