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五章 猜忌
    “陛下,臣秦桧拜见。”临安皇宫中,秦桧身着紫衣,走进大殿。

    皇宫刚刚兴建不久,是在原来杭州府衙的基础上搭建起来,首先兴建的是垂拱殿,现在只是作为赵构的寝宫,但前殿仍然是商议国事的地方。

    “万俟卨送来的消息,你看了吗?”赵构放下手中的朱笔,面色阴沉,看了秦桧一眼,脸上并不好。这段时间不仅仅是江南的情况,还有江北林冲不时的骚扰沿江一带,沿江城池一阵恐慌,赵构心中甚至有种想将岳飞调回鄂州的想法。

    “臣看了,风波亭在江南根基不足,加上暗卫的掩饰,暂时寻找不到方百花的消息也很正常,岳飞不能确定方百花的真正方位也是很正常的。”秦桧想了想说道:“只是臣担心的是,岳飞将军不能及时击败方百花,方百花的军队一直后撤至广南路,无论是东路也好,或者是西路也罢!不仅仅是给粮草周转带来压力,就是这数万大军尽数聚集在广南路,对朝廷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那秦卿的意思是?”赵构点点头,以前还没有察觉出来,现在他已经感觉到了,失去了岳飞的数万大军,沿江一带就遭受林冲的骚扰。

    “臣相信岳飞将军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击败方百花。”秦桧想了想说道:“实际上,不管对面是谁,只要是我大宋的敌人,就可以展开进攻。以兵力换取时间就是了。”

    “恩。传旨岳飞,尽快击败面前的一切敌人。然后回师。”赵构点点头,说道:“李璟已经攻破了克夷门,下一步就是兴庆府,西夏恐怕是没有机会了。”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该死的金人,这个时候不知道骚扰一下李璟,或是进攻汴京,或是进攻河东路,再不济进攻草原也是好的,这样一来,最起码能够迟滞李璟的进攻,一旦西夏落入李璟之手,李璟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对付我们了。”赵构心情很复杂,击败西夏,这是赵家先祖多少年都想实现的梦想,只是赵家人从来就没有实现过,现在在自己的仇敌手上实现了。

    “臣听说金人内部争权夺利很是厉害,这个时候恐怕没心思来夺取中原。”秦桧想了想,说道:“李璟在汴京周围也布置了大军,金人想要突破,只能是在鲁地突破。威胁汴京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可惜了。”赵构忽然想到了什么,笑道:“说起来李璟还真是一个冷酷无情之人,他的两个女人,一个是西夏皇帝的母亲,一个是西夏国的公主,现在李璟要灭其宗庙,根本就没有将两个女人放在心上。这一点,朕倒是佩服的很。”

    秦桧嘴角上扬,却是低声不说话,李璟的冷酷无情也不是现在才表现出来的,李璟身边当初就有茂德帝姬存在,他照样是灭了北宋,传闻将赵宋有姿色的公主、后妃都聚集到一个巨大的园子之***自己玩乐,并且取名为畅春园,足见此人的荒淫无道了。只是涉及到赵家之人,秦桧不敢说话。

    “让韩世忠出手,刘延庆等人辅佐韩世忠,最起码要在江淮立足,不能让林冲老是骚扰江南,一定要支撑到岳飞归来。”赵构最后终于叹了口气,看着书桌上的情报,面色又变差了。

    “岳家军!”

    秦桧面色一愣,脑袋低得更低,不敢说话,身形微微颤抖一下。三个字好像是有千斤重一样,压在赵构的心上,也同样是压在秦桧的身上,自从苗傅和刘正彦两人造反之后,秦桧明显的感觉到赵构对武将的不信任。哪怕是韩世忠等人也是一样,更不要说岳飞了。

    “臣告退。”

    “让万俟卨继续监视岳飞,若是有任何动静,允许他便宜行事。”

    秦桧哪里敢继续留在这里,赶紧退了下去,背后却是传来赵构幽幽的声音。秦桧身形颤抖,等出了垂拱殿之后,才微微叹了口气,对于岳飞,秦桧是很复杂的。想用也不敢用,不用心中更是别扭。眼下众多将军之中,唯独岳飞能取得胜利,让赵构有了恢复中原的希望。可是随着岳飞权力的增加,日后岳飞会不会造反,成为第二个李璟、苗傅之流,这些都是一个问题。

    李璟的冷酷无情不仅仅传到了江南,就算是在中原也有不少人也在议论此事。只是与江南不一样,中原人对于李璟剿灭西夏,还是持赞成态度,尤其是在李璟夺取克夷门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整个中原志士纷纷奔走相告,自从李元昊建立西夏以来,中原和西夏关系日益紧张,相互交战近百年,也不知道多少中原人都死在厮杀之中。

    现在李璟的兵马已经杀到了兴庆府城下,眼看着就要攻破兴庆府,覆灭西夏,作为中原人,众人都感到心中一阵自豪。

    而在皇宫之中,耶律南仙整个人都瘦了许多,更重要的是她还要照顾一下自己的小姑子李青萝,耶律南仙担心的是自己儿子的性命,李青萝却是在为自己的祖国感到忧心,李仁爱或许能保住性命,但西夏宗庙肯定会被李璟所摧毁。

    “青萝,这就是命。”耶律南仙看着面色苍白的李青萝,苦笑道:“天下征战,不过是你杀我来,我杀你,哪里有什么仁义可言。陛下雄心壮志,要一统天下,当初你嫁过来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今日之事。”

    “不过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李青萝苦涩的说道:“嫂子,难道大夏就这样灭亡了吗?”

    “这是天意,谁也没有办法更改的,皇后仁慈,虽然答应帮你我说话,但是陛下那边是不可能同意的,数十万将士奋勇厮杀,才有了今日,陛下岂会因为你我的缘故,使得数十万将军的浴血奋战化为虚无?那岂不是会被天下人笑话吗?”李青萝不再说话,只是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坚决。

    “妹妹,你身上所担负的不仅仅是你自己的性命,更是大夏皇室的血脉。万一,若是有个万一,你的骨血才是大夏皇室的正宗。”耶律南仙忍住心中的悲苦说道:“就算陛下留下了仁爱的性命,可谁知道后世君王如何?姐姐年纪大了,迟早有年老色衰的时候,那个时候,可是需要你我的力量才能保住嵬名氏血脉。你,可明白了?”耶律南仙有些担心。

    “姐姐放心,小妹明白了。”李青萝目光中顿时闪烁着一丝希冀,最后一握着耶律南仙的玉手说道。

    :,,ngxin!!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