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四章 兴庆府
    李璟并不知道远在江南的方百花正在思念自己,他面前的巨大的城池就是兴庆府,是西夏的国都,自从李元昊建立西夏到如今,中原王朝的军队从来就没有出现在西夏国都附近,坚固的克夷门就让赵宋军队望而兴叹,更不要说眼前高大的兴庆府。

    尽管兴庆府已经被围困,李璟二十多万大军聚集在一起,战马的嘶鸣声足以震动苍穹,整个兴庆府为之震动。将士们前进的脚步声,就能使地动山摇。在强大的威势面前,兴庆府就是一座孤城。若是放在中原,任何城池面对这样的城池,很快就会陷入崩溃的状态。

    可是,李璟通过千里镜却没有看见这一幕,兴庆府所有的青壮已经上了城墙,这些人身上穿着盔甲或者是皮甲,脸上甚至还有畏惧之色,但是目光坚定,面对李璟大军杀来,一副誓死抗敌的模样,让李璟十分头痛。

    “陛下,耶律大人的兵马已经距离此地百里之外,回鹘等各族兵马也随之而来,大军约有十五万之多。”宗正李乔恭敬的说道。

    “让耶律大石的兵马迅速和朕会合,兴庆府乃是西夏的国都,多年经营,城池坚固,很难攻陷,更重要的是,西夏上下一心,我们想要攻下兴庆府,恐怕会死伤惨重。”李璟放下手中的千里镜,叹息道:“也不知道这西夏皇帝有什么好的,我们已经兵临城下了,对方居然连投降的心思都没有。难道真的想让人血洗兴庆府吗?”

    “臣担心的就是这样,从进入西夏到现在,西夏上下很少有归顺的城池。”李乔看了而远处的细封氏和拓跋氏的军队说道:“也只有这样的世家大族才会归顺陛下,兴庆府内的百姓或许不会。”

    “不会?那就打着他会就是了。”李璟摇摇头,说道:“传令三军,捕捉兴庆府周围的百姓,运送砂石,堆积土堆,他兴庆府的城墙不是很高吗?我就要堆出一座高山来,压着城墙打。”李璟摇晃着手中的马鞭说道。这是蒙古人最喜欢的打法,也是最无能的一招,同样也是最有效的一招。

    “是。”李乔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跟在李璟身边,压力越来越大,气势越来越强悍,难怪这样的皇帝让政事堂麒麟阁大学士和一帮文臣都没有办法,随便一道圣旨都是畅通无阻。

    城墙上,李仁爱在众多文武的陪同下上了城墙,看着城外无数士兵,和一面金边血龙剑盾旗,心中惶恐,双目中的仇恨之色,都被恐惧所冲淡。

    “赫连将军,李璟都已经攻下了大夏大部分疆土了,难道还不放过一个兴庆府吗?我大夏愿意向李璟称臣如何?”赫连铁树忍不住一阵苦笑,李璟若是这样容易满足,那不是李璟了。

    “陛下,难道陛下忘记了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的道理吗?李璟此人野心勃勃,现在更是已经到了京师城下,岂会放弃?”学士王佥忍不住说道。

    李仁爱一阵苦涩,对赫连铁树说道:“我们能抵挡住李璟的进攻吗?”

    赫连铁树一阵迟疑,方说道:“只要再抵挡三个月,天气寒冷,李璟粮草运输困难,肯定会退兵的。”

    “两个月能支撑的下去吗?”李仁爱一阵苦涩。

    “陛下可以写信给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或许有机会回转。再说,兴庆府兵马不少,青壮近十万人,城中粮草充足,抵挡两三个月绰绰有余。”赫连铁树低声说道。他就不相信李璟在大雪天的时候,还率领兵马驻扎在这边。

    “朕实际上已经写信给母后和姑姑了。”李仁爱苦笑道:“也不知道母后和姑姑会不会答应,李璟也不知道会不会答应。”

    赫连铁树等人听了一阵沉默,到现在还没有消息,显然是李璟已经拒绝了两个女人的建议,剩下来的就是厮杀了。

    “臣认为可以派出人手前往金国,金人和李璟是仇敌,哪怕我大夏暂时俯首称臣也好,也要换取金人的支援。相信金人也知道,留下一个大夏,绝对是一件划算的事情。最起码,我们也能帮助他拖住一部分兵马。”王佥又说道。

    “不错,王大人,趁着李璟还没有合围,你立刻前往金国,我大夏愿意向金人称臣,请金人立刻南下,进攻汴京,逼迫李璟退兵。”李仁爱赶紧说道。至于称臣是不是很丢面子的事情,李仁爱已经不考虑了。

    “陛下,我大夏自从武烈皇帝到现在,从来就没有退缩过,更是没有投降的勇士,李璟固然很厉害,但是我大夏男儿不怕他们,宁愿战死,也不愿意投降。”赫连铁树看着李仁爱的样子,忍不住大声怒吼道。

    “战,战!”城墙上周围的士兵也都发出一阵阵怒吼,声势浩大,李仁爱望了过去,只见入眼的尽是愤怒,没有任何畏惧的模样。最后就是连李仁爱也忍不住挥舞着小手。

    城下的李璟正准备转身离去,听着身后的喊杀声,却是一阵冷笑,说道:“其志可嘉,可惜了,面对强大的敌人,实力悬殊,就算是空有战心也没有任何用处。走吧!让那些西夏人准备迎接朕的怒火吧!”众将听了顿时一阵哈哈大笑。

    “陛下,京中传来消息,耶律婕妤和李婕妤都给陛下送信来了。”刚刚进入大营,就见杜兴走了过来,悄声说道:“听说,两人还跪在钟粹宫外。”

    李璟一愣,顿时冷哼哼的说道:“信就不要看了,派人回去告诉他们,西夏朕一定是要灭的,但是朕会留下李仁爱的性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西夏本来就是我中原王朝的版图,岂能分割出去。求情?有什么求情的,既然做了我李璟的女人,就应该为我李家考虑,而不是一个异族。看在亲情的份上,这一次朕就饶了她们,若是有下次,朕必定严惩。”

    “是。”杜兴额头上现出一丝冷汗,赶紧退了下去。

    大帐之中,李璟闯入其中,望着面前的兴庆府地图,扬鞭指道:“让回回炮,每天攻打城墙,高宠领骑兵守护,伯颜派兵搜索西夏人,让他们搬运砖石。让西夏君臣见识一下我李璟的厉害。还派人去找朕的女人求情,难道朕就是那么容易接受枕头风的人吗?”

    “是。”众将更是不敢怠慢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