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零九章 陷落
    法“那李璟不过如此而已,用的还是李乔用过的老办法,想要进攻我克夷门,恐怕也只能等到耶律大石攻陷兴庆府再说了。”府衙之中,嵬名承景不屑的说道。

    “李璟是谁?他就这样无能吗?”籍辣思义摇摇头,他总感觉到李璟的手段绝对不会是如此简单的,大军前来,御驾亲征,还等着手下的大将前来救援,这可不是李璟的为人,只是李璟准备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攻下克夷门,这不是他知道的。

    “那他准备怎么进攻?强行进攻,不说其他的,他若是强行进攻,恐怕手下的兵马死伤无数。这个李璟我可是知道的,对敌人凶狠残暴,但是对自己人却是好的很,尤其是部下的将士更是如此。想用将士的性命来攻下克夷门,这种可能性不大。”嵬名承景却是显得很自信。

    “或许吧!”籍辣思义想了想,他很想反驳一句“慈不掌兵”,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克夷门不能久守这是西夏上下公认的事实,就算是籍辣思义也想着什么时候撤军,护送着大夏天子另寻他地,甚至前往高原上躲避也是在计划之中。

    他不知道的是,李璟的计划已经在实行,黑暗之中,黑色的身影缓缓靠近克夷门,无数士兵之后就是回回炮在大地上缓缓移动,猛然之间,一道火红色光芒从夜空中出现,接着好像是天雷滚滚而来,震动夜空,整个克夷门上空很快就被火红色的光芒所掩盖,无数炮石出现,笼罩虚空,在西夏军惊骇的眼神之中,砸落在克夷门附近,瞬间惨叫声连连。

    “李璟进攻,李璟连夜进攻了。”籍辣思义在大厅中发出一阵狂笑,抽出大刀说道:“好一个李璟,居然趁着这个时候进攻,我说李璟白天为什么进攻一番之后,就放弃了总攻,原来是等到现在。”

    “我就不相信李璟晚上能占到什么便宜。”嵬名承景面色阴沉么也抽出宝刀,大踏步走了出去,李璟今夜进攻,打了他一个猝不及防,但是他相信,自己的部下绝对能击退李璟的进攻。

    只是他忘记了,几个月一来,西夏大军不但在厮杀,只是厮杀的对象不是李璟大军,而是西夏百姓,这些士兵每天杀的都是自己人,心里也不知道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若是不能加以引导,迟早会崩溃。饶是如此,这些士兵早就迫不及待的想结束这种战争了。

    等到嵬名承景赶到的时候,李璟大军已经冲上了城墙,和西夏大军厮杀一起,而在远处,火光照耀下,隐隐可见无数士兵正在发起冲锋。

    李大牛手执利斧冲锋在前,身边的都是近卫军将士,英勇残暴,在李大牛身后,花荣手中的利箭射出,基本上敌人还没有杀过来,就已经受伤。

    “砰!砰!”一阵阵撞击声传来,攻城车正在撞击着城门,城门发出一阵阵痛苦闷哼声。

    “快,快,挡住城门,火油,倒出火油,将这些家伙都烧死。”嵬名承景神情慌乱,西夏大军显然没有想到李璟会在这个时候进攻,根本就没有做好防御,等到敌人回回炮进攻的时候,城墙上一片混乱,更让嵬名承景担心的是,将士们此刻作战状态。

    “这些该死的家伙,根本就不防御,就知道进攻。”李大牛躲在一边,手中的利斧顺手斩了过去,将对方拦腰斩杀,自己胸甲闪烁着寒光,对方一刀砍来,连一点防御动作都没有,一副同归于尽的模样,幸亏李大牛胸甲质量很不错,不然的话,双方真的是要同归于尽了。

    “他们已经压抑很久了,现在只想着死亡,能同归于尽自然是好事,若是不能宁愿被我们杀掉。”花荣目光闪烁,冷哼哼的说道:“每天杀的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同胞,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李乔大将军还是有点本事。”

    “哼,就算是同归于尽,也没有任何办法。”李大牛不屑的说道。长时间的厮杀,西夏军队都已经麻木了,防守也松懈了许多,李璟突然袭击,等到敌人反应过来的是,李璟的军队已经开始攀爬城墙了,而回回炮的进攻,更是打乱了西夏大军的部署,到现在,李璟大军已经在城墙上站稳了脚跟,更是在进一步的巩固战鼓,西夏大军的生存空间正在不断的遭受挤压。

    “轰!”城墙一阵晃动,李大牛等人都感觉到大地一阵颤抖,很快就正住了身形,对面的西夏士兵却没有做好准备,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形,对面的大唐军队已经杀来。

    也幸亏是克夷门的城墙是依据山体兴建的,火药的爆炸摧毁了城门,对城墙的伤害并不大,这也是李璟为什么敢在双方厮杀的时候,用火药炸毁城门的缘故。

    “城门开了!”乱军之中,不知道是谁大声喊了起来,就见大地在颤抖,无数骑兵冲进了克夷门,大局已定,克夷门实现不过时间问题。

    “走吧!克夷门陷落了。”正在城墙上厮杀的籍辣思义看见城门被撞开,顿时叹了口气,李璟大部分骑兵已经冲入城中,克夷门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关口,想要抵挡李璟的进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嵬名承景手中的宝刀跌落在地,看着远处正在厮杀的乱军,忽然笑道:“思义,你走吧!你并非我嵬名家的人,坚守到现在已经不错了。大夏已经没有希望了,克夷门丢失,兴庆府就已经失去了地利,想要抵挡李璟的进攻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走吧!从此之后隐姓埋名也好,或者归顺李璟也好,都没有关系。我嵬名家族的人,就应该抵抗到底。”

    籍辣思义看的分明,看着自己的好友一眼,顿时摇摇头,说道:“我也是大夏的一员,在这个时候岂有贪生怕死之辈,杀一个够本啊!”籍辣思义说到最后,却是哈哈大笑,取了宝刀,朝人群之中杀了过去。

    “李璟,你就算是征服了我大夏疆土又如何,你绝对征服不了我大夏民心。”嵬名承景将大刀取在手中,猛的朝脖子上抹了过去,半响之后,身形缓缓倒下,临死的时候,他看见了籍辣思义身形被三根长矛刺穿,顿时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克夷门陷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