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九章 天马行空的决定
    “诸位大人,暗卫紧急军情。”

    大殿之外,陈龙神情慌乱,闯了进来,将手中的一封书信递给李甫,李甫接过一看,面色一变,扫过众人说道:“南宋赵构麾下苗傅、刘正彦叛变,已经囚禁了赵构,准备拥立赵旉登基称帝,暗卫用信鸽发来的消息。”

    “韩世忠等人可知道此事?”张孝纯嘴巴张的老大,说道:“这可是一件大事,弄不好,我们不用出动任何兵力,就能轻松灭了南宋。诸位看看,是不是让林冲将军出兵,立刻进攻江南,接应苗傅等人?”

    “去请公孙胜先生来。”李甫嘴巴张了张,决定还是将军机处的公孙胜请过来,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众人相互商议一番,绝对是不会错的。

    半响之后,才见公孙胜穿着一身道袍,大袖飘飘,进了政事堂,朝众人拱手说道:“诸位大人,何事如此劳师动众,让军机处和麒麟阁联手商议?莫非诸位大人还做不了主不成?”

    “南宋苗傅、刘正彦造反了,拥立了赵构的儿子,那个尚在襁褓中的赵旉登基称帝,现在消息虽然没有发出去,但是建康城已经戒严了。”李甫将书信递给公孙胜说道:“请先生前来,主要是商议此事我等当如何对待?是借机兴兵南下,还是作为壁上观。”

    “诸位认为苗傅等人会成功吗?”公孙胜看着手中的书信,笑道:“苗傅是什么东西,抓住了赵构,辅佐赵旉,为何不将赵构杀掉,畏首畏尾,这样的人也能取得胜利?”

    “先生的意思是,此事我们暂做壁上观?”郑居中有些不赞同的说道:“这可是好事啊!为何不插手此事?让林冲将军兴兵南下,进攻建康,未必不能取得效果。”

    “壁上观也不用,林冲将军可以出兵,最起码也能威慑一下。但是贫道以为韩世忠、张浚等人绝对是可以消灭苗傅等人的。”公孙胜摇摇头,显然是看不上苗傅,他笑道:“贫道听说岳飞在江南声望很高,军中将士对他很是推崇,虽然我们知道,他的战功是怎么来的,但南宋的士兵不知道,岳飞一旦回师,苗傅麾下将士肯定会倒戈相向的。苗傅、刘正彦绝对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一个活着的赵构比一个赵旉更加有用。”李甫看了公孙胜一眼,说道:“陛下在南宋最忌惮的不过是两个人,一个是岳飞,一个是韩世忠,两人掌握重兵,为南宋双璧,两人相互配合,陛下想要夺取江南,十分困难。诸位,这个时候苗傅兴兵造反,逼迫赵构禅让皇位,诸位认为赵构一旦登基之后,赵构还会信任这些武将吗?”

    “若是赵旉登基的话,天子暗弱,朝中大臣必定会相互争斗,就算是韩世忠和岳飞两人十分骁勇善战,更是无暇抵御我们的进攻。”郑居中忍不住反驳道。

    “郑大人认为苗傅两人会成功吗?”公孙胜笑道:“秦桧、张浚等人不是傻子,我们能见到的事情,他们肯定知道,他们宁愿赵构被杀,然后他们从宗室之中选取一个年长之人,也不愿意让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当皇帝,南宋已经不能再接受剧变了。所以,贫道可以断定,张浚、韩世忠等人肯定会率领大军进攻苗傅,赵构的性命已经不重要的了。”

    李甫等人听了连连点头,就是反对的郑居中也没有说话,无论是秦桧和张浚、韩世忠等人,到现在这种地步,除非有性命之危,否则的话,都不会投降李璟,拼死抵抗是唯一的途径。他们不会接受一个婴儿来决定南宋的命运,哪怕在位的不是赵构,而是其他的赵宋宗室。

    “不管怎么样,赵构登基也好,或者是其他的南宋宗室也好,登基称帝之后,因为苗傅事件,更加不可能相信武将,一个朝廷若是没有武将的支撑,就等于是没有牙齿的老虎,我们还怕什么呢?岳飞、韩世忠固然骁勇善战,但背后没有南宋皇帝的支撑,十成战斗力能发挥出一半就已经不错了。”公孙胜笑道:“说起来,还要感谢苗傅两人啊!”

    众人听了一阵哈哈大笑,赵构本身就是一个多疑的人,现在经历了这样的事情,还会相信武将?

    “若是如此,那我们就帮助赵构一把,最起码不能让赵构死在苗傅手中,让暗卫暗中出手,一方面给张浚、韩世忠他们传递消息,一方面保护赵构的性命不受威胁。”张孝纯认可了公孙胜的建议,当下就做出了决定。当下就书写了奏折,众人也纷纷用了印章。这份奏折一方面转呈李璟,一方面却是传到暗卫,命令暗卫出手。

    “既然公孙先生来了,还有一件事情,政事堂一直没有办法,不知道公孙先生可有办法?”李甫又将岳飞南下进攻方百花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说道:“德妃娘娘领兵在外,我们很难支援娘娘的兵马,就算是粮草,现在虽然能自给自足,但一旦岳飞南下进攻,娘娘那边恐怕很难应付,只是距离我们太远,如何解决此事,不知道公孙先生可有什么办法?”方百花不能不救,但如何去救,却是要商量的事情。

    公孙胜面色凝重,看着手中的书信,又朝一边的墙壁走去,顺手将帷幕一拉,墙壁上就张贴了一个硕大的地图,这是大唐寰宇图,是由赵宋珍藏的各路、府地图和暗卫暗中收藏的地图,耗费李璟数月之久才拼接而成的,可以说是行军打仗的宝贝之一,乃是大唐的机密。

    “这是福建路,这是两浙路。娘娘的兵马聚集在武夷山周围,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根基,但面对陛下都很忌惮的岳飞,娘娘恐怕不是岳飞的对手。更何况是在南方,无论是粮草器械或者是兵马数量,都难以抵挡。我们若是不能动用兵马,只能是从其他的方面进行支援。”公孙胜手中的竹竿在地图上转了一圈之后,又从大唐寰宇图上转了一圈,忽然竹竿停在一处地方,说道:“诸位大人,可发现了什么?”

    “流求。”李甫双目一睁,似乎发现了什么,说道:“先生准备让娘娘撤到流求?”

    “不仅仅是撤到流求,我们还要建设流求,兵马聚集在流求,在以后,陛下南下消灭南宋的时候,流求兵马可以从后方登陆福建路,堵住南宋兵马的后路,甚至能获得意想不到的结果。”公孙胜指着琉球说道:“这可是一个好地方,若是能在这里立足,德妃娘娘不仅仅可以自给自足,还能得到兵马粮草补充,两全其美,诸位以为如何?”

    “虽然如此,但是娘娘麾下数万大军,想要撤到流求,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们的水师恐怕还足以在大海上航行,支援娘娘的撤退。”李甫想了想摇摇头,有些惋惜的说道。

    “水师不够,就用商船,用商船来搬运。”公孙胜笑道:“相信泉州的那些商人们绝对有不少的商船,也相信这些人肯定会帮助陛下的。”

    “那行,赶紧让曹瑾和暗卫联系那些商人,然后请娘娘的兵马向泉州方向撤退,离开福建路,前往流求,等待时机。”张孝纯立刻拍板说道。

    “如此甚好。”众人相互望了一眼,纷纷点头,等到张孝纯写好了奏折,再次纷纷用印。

    “百花离去不少时间了,她一个人在江南,无人陪伴,膝下连个孩子都没有,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回来了,趁着这次机会,不如让她回来吧!”钟粹宫内,兰蔻低着头一边绣着花,一边轻声说道。坐在另外一边的正是柴二娘。

    “姐姐仁慈,恐怕方家妹妹不会赞同的,她现在手握重兵,又一心想为她兄长报仇,回来的可能性比较小。”柴二娘娇笑道。诸女之中,恐怕也就是柴二娘和方百花之间接触的比较多,以前还没有嫁人的时候,彼此双方相爱相杀,现在一起嫁给了李璟,彼此的关系倒是更进一步了。

    “方妹妹也真是,当初杀她兄长的是赵佶,已经被赵构杀了,一个女人领军在外,多有不便,我听说,这次南宋领军南下的是岳飞,连陛下都很忌惮他,碰到这样的人,方妹妹能讨得了好处,若是弄出什么好歹来,陛下那边如何交代啊!”兰蔻忍不住说道。

    “政事堂那边想来已经有了对策了。”柴二娘也有些担心,方百花兵败倒是没什么,大唐有的是战将和士兵,但是方百花若是有一个好歹,那就不妙了,李璟虽然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方百花,但是对方百花的感情却是没有削弱许多,从册封对方为德妃上知道李璟的态度了。

    “有了对策也不行,我们代表的是陛下的颜面,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让陛下如何面对天下子民。”兰蔻语气重了一些,最后长叹道:“哎,陛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这样容许方妹妹留在江南。这次面对的可是岳飞啊!还有政事堂的,现在连一点消息都不传过来?”

    “姐姐应该相信方妹妹才是。至于政事堂,姐姐就不要想了,若真的有了决定,他们也不会说的,这是军事机密,传多了,就容易走漏风声,姐姐,还是暂时等等吧!”柴二娘也感觉到事情有些棘手,以前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但这一次岳飞南下,方百花面临的是孤军奋战,事情也变的严重起来。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