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八章 暗卫在行动
    建康城内,一个小酒馆中,掌柜靠在柜台后面,懒洋洋的望着进入酒馆的人,或是读书人,或是商人,甚至还有一些人明显的带着当官模样的人,掌柜看着这一切,脸上连一些笑容都没有。好像这些人给他带来的不是钱财一样。

    “掌柜的,给我来瓶英雄血。”一个华丽长袍的中年胖子闯了进来,手中丢出一枚金币,在柜台上转了两圈,胖子说道:“好长时间都没有喝过英雄血了。”

    “英雄血可不便宜,你的一枚金币不够用,需要两枚。”掌柜双目一亮,忍不住说道:“而且看仁兄这幅模样,英雄血恐怕一瓶不够吧!两瓶如何?”

    “你这掌柜还真是贪婪,两瓶就两瓶,不过我看还是你自己送过来,赚了我四枚金币,得你自己来伺候一下。”胖子不屑的看了掌柜一眼。

    “好,好,嘿嘿,这位老爷请,楼上请。”掌柜听了之后,顿时嘿嘿的笑了起来,好像是见到一座金山一样,周围正在喝酒的人见状,顿时摇摇头。

    “金胖子又在骗人了,这个贪婪的家伙,最喜欢欺骗外地人了,英雄血两枚金币一瓶,真是笑话。”旁边一个正在喝酒的人看着胖子上了二楼,顿时摇摇头说道。

    “金胖子不就是喜欢欺骗他人的吗?得!算了吧!喝酒,喝酒。”对面的客人看着金胖子亲自端着两瓶英雄血上了二楼,摇摇头说道:“这个金胖子还真是见钱眼开,为了四枚金币,亲自送酒上楼,充当了一回店小二。”

    “属下连三见过金大人。”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二楼的一个雅间中,刚才的胖子看见金胖子走了进来,上前行礼道。

    “连三,不必多礼,什么情况?”金胖子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这个时候可是非常时间,风波亭的人已经大批进入建康城,我们虽然已经更改了暗号,但是难免会被对方发现。”

    “嘿嘿,风波亭,恐怕这个时候风波亭已经无暇顾忌我们了。”连三得意的说道:“今天属下从宫中传来消息,苗傅兴兵造反,将赵构逼下了皇位,另外立赵构的那个一岁儿子为皇帝了。赵构现在已经是太上皇,风波亭的人现在还不知道如何是好呢!”

    “哦,居然有这样的事情,那得快些禀报陛下才是。”金胖子双目一亮,很快就惋惜道:“可惜了,最近陛下的大批兵马都是聚集在西夏,陛下更是御驾亲征,无论是对南宋也好,或者是金人也好,都是以防御为主,恐怕没有多余的兵力南下,否则的话,趁着这样的机会,陛下的大军未必不能渡过长江,将赵构生擒活捉。”

    “还有岳飞的兵马已经进入两浙路,已经过了临安城了,数万大军进攻方娘娘,不知道指挥使那边可有什么要吩咐的,属下可是知道岳飞这次想要将娘娘生擒活捉,还扬言要将德妃娘娘的首级送给陛下。”连三面色阴沉说道。在诸多嫔妃之中,方百花的品级还是很高的,仅次于朱凤英,被封为德妃娘娘,一方面是因为对方和李璟相交甚久,二来,独自一人在南方,支撑南方大局,使得赵宋部分兵马为了防备方百花,只能是封锁福建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李璟册封她为德妃。

    “娘娘身边的兵马比较少,这些年虽然壮大了许多,但毕竟是隔着长江,朝廷想要支持娘娘很难。岳飞此人骁勇善战,娘娘恐怕不是他的对手。”金胖子也感到一阵为难,说道:“我已经让各地的暗卫尽可能的阻拦岳飞南下的脚步,但能不能使得娘娘安全,却不是我等可以做到的事情,需要朝廷出手。毕竟中间隔的距离太远,鞭长莫及,想要支援娘娘很难。”

    “不管怎么样,娘娘在江南一人独自支撑这么长时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陛下远在西夏,无暇分身,就是不知道朝中的那些大臣们会怎么样处理此事,还有宫中的那些娘娘们,都是一个问题。”连三有些担心的说道。

    暗卫有内外之分,为杜兴和陈龙两人分别掌控,但实际上,暗卫还有江南和江北之分,这些年江南的暗卫在服务李璟之外,也在听从方百花的命令,天然之中,对方百花亲近了许多,这些岳飞刚刚领军南下,消息就传到方百花手中,免得因为对方的突然杀来,猝不及防。

    “此事就不是我们操心的问题了,这一切都是有京中的几位大人操作,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监视岳飞的动向,为娘娘传递情报就是了。”金胖子面色阴沉,消息已经传到汴京,但是汴京到底是怎样决定的,金胖子并不知道,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决定,显然让金胖子有些担心。

    汴京城中,陈龙恭恭敬敬的站在政事堂的外面,等候着里面的消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特殊,恐怕里面的大臣们都不想自己进入其中。

    “德妃娘娘的数万大军正在武夷山脚下,岳飞大军肯定是针对德妃娘娘的,现在问题是,我们这边如何才能帮助德妃娘娘,德妃娘娘的数万大军,只要扎在江南,就能拖住赵构的兵马,使得对方短时间内不能对江北用兵。”李甫看着手中的情报,心中感觉到一阵为难,李璟的大军若是还在汴京,自然是可以与方百花两面夹击,最起码也能消耗赵构的兵力。

    但现在李璟的兵马已经西进,京师之中虽然还有一些兵马,但京中却没有名将领军,想要援救方百花,十分困难。

    “是不是让林冲将军的兵马动一下,或许能逼迫岳飞回师也说不定?”王璞想了想说道。

    李甫摇摇头说道:“岳飞这是南下,实际上也是奉了赵构之命,他是证明给赵构看的,否则的话,不会说出如此狠话来,想取德妃娘娘的首级,那就是和陛下不死不休了。就算建康发生了天大的事情,岳飞也是不可能回师的。”

    “难道我们只能这样看着不成?”张孝纯顿时有些不满了。不管怎么样,方百花也是李璟的妃子,岂能出了事情。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