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七章 赵构退位
    “可恶啊,可恶,武将专权都是李璟的罪过,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想你我二人当初可以保护他南渡的功臣,就因为让他坠入江中,第一个就找你我算账了。”苗傅府邸之中,苗傅面色阴沉,在大厅内走来走去,刘正彦坐在一边,脸上还有一丝畏惧之色。

    他们二人主掌禁卫,虽然名义上都是忠于赵构的,但实际上,两人的亲信还是有不少的,赵构和秦桧的言语很快就传到了苗傅的耳中,让苗傅二人感觉好像是晴天霹雳从头顶上落下来,打的两人不知所措。

    “贤弟,当初你我商议的事情,现在可以动手了,既然你不仁,也就不要怪我不义。”苗傅目光中闪烁着一丝阴冷和狠毒之色,冷哼哼的说道:“现在岳飞已经率领岳家军前往福建路剿灭方百花,岳家军骁勇善战,他们留在建康,我们禁卫不是他的对手,而韩世忠的兵马还没有回到建康,这个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兄长,若是韩世忠不服从我们的命令当如何是好?”刘正彦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我们立太子为帝,赵构退居太上皇,也不会要了他的性命,反正都是李家的血脉,岂会不听从命令,现在李璟在外面虎视眈眈,他若是想掀起大战,那就是给李璟机会。”苗傅想到自己日后可以执掌重权,指点江山,弄不好还能和李璟一样,开国称帝,那是何等的荣耀,至于其他的事情,已经不是他所能考虑的问题了。

    “好,兄长,那就干这一票。”刘正彦也咬牙切齿的说道:“那李璟当初也不过是一个商贾,如今却已经贵为帝王了,你我兄弟乃是将门世家,难道还比不过李璟不成?兄长,那就干这一票。”

    “此事宜早不宜迟,三天之后,立刻动手。”苗傅目光中闪烁着火焰,火焰熊熊燃烧,已经将苗傅心中的野心给点燃了。

    行在之中,赵构并不知道自己的心腹爱将已经叛变,他抱着太子赵旉,他自己手执毛笔正在宣旨上刻画着什么,赵旉却是睁着乌溜溜的眼珠子转动,哪里知道自己的父皇在写着什么。他刚刚出生不久,哪里知道这些。

    “陛下,该用早膳了。”外面盈盈走来一美貌女子,正是赵旉的亲身生母潘贤妃,她本是直翰林医局官潘永寿之女,原本赵构登基之后,想立她做皇后的,可惜的是吕好问等大臣的反对,这才册封她为贤妃,但因为生了太子赵旉,实际上很受赵构的宠幸。

    “恩。”赵构看着眼前的书画,点了点头,又摇头说道:“看上去还不错,但距离先皇的喜鹊报春图还是差了许多。”赵佶被自己亲手所杀,赵构心中早已忘却了这件事情,或许在他看来,夺取帝王之位本身就是如此。

    “陛下,咦!”潘贤妃正待说下去,忽然望着远处,有些迟疑道:“陛下莫非想要处死臣妾吗?”她神情哀婉,双目中蕴藏着泪水。

    “为何如此?朕怎么可能舍得处死爱妃呢?咦!”赵构一愣,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远处隐隐有不少禁卫闯了进来,当下忍不住变了颜色。他记得自己从来没有调动过禁卫前来,行在虽然不大,但是后宅一向是禁卫们的禁地,没有圣旨,禁卫是不可能进来的。当下将赵旉递给潘贤妃,自己取了一边悬挂在墙壁上的宝剑,大踏步走了出去。

    “苗傅,你干什么?这里也是你能来的地方?”赵构看见前面领军前来的苗傅,面色阴沉,仗着手中的宝剑大声喝道。

    “陛下,臣等前来是恭请太子即位的。”苗傅看的分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不屑之色,拱手说道:“陛下登基以来,朝纲大乱,百姓流离失所,李璟大军更是逼的连陛下都要逃跑,这样的皇帝如何能统领我们重新回到中原,臣认为这个时候应该让一个有为之君来带领我们,击败李璟和金人,重新夺取中原。”

    “什么,你,你放肆。”赵构没想到苗傅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忍不住气血上头,面色涨的通红,手中的宝剑都为之颤抖。

    “太子殿下英明神武,可以为天下君。”苗傅不屑的看着赵构一眼,说道:“至于陛下,可以学学先帝,当一个太上皇就是了。臣等必定会对太上皇陛下恭恭敬敬。”不是苗傅不想杀了赵构,外面还有岳飞、韩世忠等人,这些人对赵构都是很忠心的,杀了赵构,这些家伙肯定会对自己下手,禁卫军虽然不少,但是绝对不是岳家军和韩世忠等人的对手,按照苗傅和刘正彦的决定,就是将赵构软禁起来,利用赵构的人身安全,让岳飞等人投鼠忌器,随着时间的推移,先解除众人手中的兵权,然后再杀了赵构。

    “你,放肆。”赵构浑身颤抖,他没想到自己也会走上自己父亲的老路,成为一个太上皇,手中一点权力都没有。更何况,眼前的这两个叛贼,居然想拥立自己儿子登基称帝,自己儿子才多大,一岁不到,一旦登基称帝,这权力还不是掌握在两个叛贼手中,也许不久之后,大宋连名号都要改了。

    “放肆?太上皇陛下,若不是你父兄无能,李璟焉能做大,要不是陛下昏庸,我们怎么可能被李璟追到江南来了,这一切都是皇帝昏庸无能所导致的,臣等此举也是无奈,只能请陛下退居为太上皇,臣等也好辅佐明主。”苗傅面色凶猛,扫了赵构一眼,冷声说道:“太上皇陛下,看在以前太上皇陛下对臣等有所照顾的恩情下,臣保证太上皇陛下的荣华富贵。”

    赵构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本像苗傅这样的人,身家性命和富贵尽数掌握在他手中,什么时候自己的荣华富贵居然为对方所掌握。

    只是赵构却没有任何办法反对,自己虽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但是面对苗傅,自己的武力还是不够的,而且对方人多,当下冷哼了一声,说道:“没想到朕没有败在李璟手中,却败在你手中,很好,很好。”赵构将手中的宝剑丢在地上,冷冷的扫了苗傅一眼。

    “如此甚好,还请陛下写下禅位诏书。”苗傅见状顿时哈哈大笑。

    “等着。”赵构无可奈何只能冷哼了一声,转身进了房间,至于潘贤妃早就吓的面色苍白,紧跟着赵构躲入房中。

    半响之后,就见赵构手执禅位诏书而出,扔给苗傅说道:“去吧!朕不想再看到你。”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