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六章 祸起
    “岳卿,听说你将李璟送给你的书信给烧了?”行在之中,赵构和岳飞行走在小花园中,赵构龙行虎步,岳飞却是落后半步,脸上露出恭敬之色。

    “臣与李璟仇深似海,他的东西,臣是不会让他进家门的。”岳飞咬牙切齿的说道。

    “诶,也不能这样吗?你可知道你烧毁的那封书信可是价值千金!民间也不知道有多少的文人墨客,都想得到李璟的笔迹,你倒好,居然将他一把火烧掉了。”赵构指着岳飞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是他的目光中却是露出一丝喜色,最起码岳飞的态度让他很欣赏,心中的疑虑也少了许多。

    “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臣以为,武将不仅不能怕死,也不能喜欢钱,那封信书信在读书人看来,是价值千金,但是在臣看来,却是贼寇的书信,臣看着恶心,这样的书信岂能留在身边?”岳飞正容说道。他面色平静,心中无私。

    赵构点了点头,说道:“不久之后,朕就要迁都临安,但是临安周围也有敌人出没,当年方百花进入江南,虽然为岳卿和韩卿两人所败,但实际上兵马并没有损失多少,这些年的积累,最起码也有三万众,李璟的暗卫遍布天下,方百花的实力不但没有被削弱,而是还增加了许多,现在正盘踞在福建路一带,时刻威胁着临安的安全,所以朕希望借将军虎威,剿灭方百花。”赵构目光灼灼,望着岳飞,等待着岳飞的回答。

    “臣立刻领军启程,剿灭方百花。”岳飞毫不犹豫的说道。方百花也是岳飞心中的痛,当年眼看着就能剿灭方百花,可惜的是,童贯一纸命令,让他北上进攻幽州,最后幽州没有打下来,方百花趁机起死回生,继续做大,到现在更是难以剿灭。这个时候听说赵构准备让他进攻方百花,岳飞自然是愿意了。

    “好,如此甚好,将军可以回去准备一番,明日自然会有圣旨下达。”赵构大喜,拍着岳飞的肩膀说道:“等将军回朝之日,朕不吝赏赐。”

    “臣谢陛下。”岳飞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朝赵构行了一礼之后,赶紧退了下去。

    “秦卿,你说岳飞的忠心是真的吗?”望着岳飞离去的背影,赵构顿时有些迟疑起来,岳飞答应的实在是也太爽快了,爽快的让赵构都有些不好意思,认为自己的怀疑是错误的。

    “对陛下的忠心是不是真的,臣以为看岳飞如何去做。”秦桧说道:“臣也希望岳飞对陛下忠心耿耿,这样我大宋就多了一个帅才,但若岳飞对陛下三心二意,实际上已经投靠了李璟,臣以为,这样的帅才宁愿不要,将他杀掉,也不能留给李璟。”

    “方百花乃是李璟的女人,岳飞若是杀了方百花,就算李璟再怎么欣赏岳飞,也不会答应岳飞的归顺的,迟早会被李璟所杀。也只有忠心于朕,朕才能赏赐他荣华富贵。”赵构摸着胡须点点头,露出一丝满意之色。若是因此能得到岳飞的效忠,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方百花身边不过数万人,岳飞将近十万人,福建路虽然高山比较多,但是依照岳飞的本事,想击杀方百花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岳飞若是和李璟有私,肯定会击败方百花,而保住方百花的性命。陛下可以让风波亭监视方百花,一旦方百花逃走,也要想办法将方百花擒拿,送到岳飞面前,让岳飞亲手杀了方百花,断岳飞的后路。”秦桧冷笑道:“若岳飞不作为,将方百花释放了,那就说明此人有鬼。”

    “秦卿所言甚是,朕得秦卿,宛若文王得吕望,高祖得子房。”赵构忍不住哈哈大笑,只要岳飞杀了方百花,就算岳飞真的和李璟暗中勾结,赵构也不在乎,任何人都不会允许别人杀了自己的女人。岳飞杀了方百花,就等于断了岳飞的后路。

    “陛下圣明。”秦桧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虽然自己离开朝廷的时间比较久,但只要自己回来了,赵构就不会离开自己。

    “虽然定都临安,但是临安想要成为京师,还需要许多事情要做,先生为参知政事,不如先去临安准备一番。先生以为如何?”赵构想了想说道。营建京师,规划朝廷是一件大事,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赵构让秦桧出手,实际上存着提拔秦桧、重用秦桧的意思。

    “臣遵旨。”秦桧大喜,赶紧拜谢赵构,宋朝除掉当年的赵普之外没有宰相,秦桧有种预感,自己或许将成为真正的宰相。

    “很好,虽然眼下朝中多重用武将,但实际上,当初太祖太宗皇帝所定下来的,与士大夫共天下是不会改变的,像李璟这样穷兵黩武,日后绝对会走上他老祖宗的道路。”赵构一边行走,一边说道:“实际上,除掉之岳飞、韩世忠等人之外,朕准备削弱军中将领领兵之权,当初李璟不就是因为手中有兵权,这才兴兵造反的吗?才造成今日的局面。”

    李璟的存在一直以来是赵构心中的痛,想到李璟在汴京城中所作所为,赵构恨不得现在就手执兵刃,杀到李璟面前,亲手将李璟斩杀。

    “陛下所言甚是,只是不知道从何人手中开始削弱兵力?”秦桧不敢反对,这是大事,谁敢反对,就有可能引起赵构的猜忌和怀疑。

    “自然是身边之人。”赵构想也不想,说道:“苗傅、刘正彦无能,当初让他们抵御李璟,没想到一个回合都没有,就被李璟所击败,若不是岳飞等人拼死抵抗,朕恐怕连建康的城门都进不了。”赵构心中一阵愤怒,自己跌落长江,差点被淹死,他都将这笔账算在苗傅两人身上,所以第一个要削弱兵权的对象就瞄准了苗傅。

    “陛下,眼下韩世忠等人还没有归来,陛下要削弱兵权,不如等韩世忠等人归来再说。”秦桧并不反对赵构的决定,只是他决定还是稳妥一些,等韩世忠等人回朝之后再做决定。

    “那是自然。”赵构点点头。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话的时候,不远处还有不少禁军卫士在护卫,而掌管禁军卫士的不是别人,正是苗傅。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一个禁军卫士很快就消失在花园之中,飞快的没入行在之外,朝苗傅的府邸飞奔而去。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