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五章 疑神疑鬼
    “岳将军,下官经过汴京的时候,李璟让下官给将军带来一封信,将军,请。”酒宴之后,秦桧和众人出了大殿,见岳飞和韩世忠等人走在前面,赶紧上前拦住岳飞,笑道:“只是下官有一个不情之请,等将军看完之后,这书信能够送给下官,李璟的字可是千金难求啊!”

    “他的书信,本将军不看,秦大人若是需要,拿走就是了。”岳飞虎目生辉,冷哼哼的说道:“李璟,恶贼也,看他的书信,就等于脏了本将军的眼。”

    “岳将军,彩!”

    “好!”

    ......

    周围众人听了之后,忍不住大声喊道。李璟声望如日中天,现在更是称帝,这一封信件将更加值钱,当然,众人更是好奇这封信中的内容,他们见书信并没有密封,好奇之余隐隐有些遗憾。

    “其实也没有什么,李璟告诉本官,说他已经让人将岳将军的老母和妻子都送到江南来了。其他的也只是一些问候语。”秦桧解释道:“岳将军,很抱歉,因为李璟是我大宋的敌人,而将军是我大宋的柱石,这往来书信,下官不得不慎重,索性的是,这封书信原本就没有密封。”

    “既然大人看过了,那末将就更不需要看了。”岳飞冷着脸,转身就走,说道:“秦大人既然这样喜欢收藏李璟的字,那这封书信,大人就自己留着吧!末将军中有事,先行告辞了。”

    “这,这?”周围的大臣看在眼中,顿时一阵皱眉,这个岳飞就算是真的心中无私,也不必要如此对待众人吧,好歹大家也是同殿为臣,一起聊聊天不是很好吗?何必如此。

    秦桧看在眼中,嘴角闪烁着一丝笑容,双目中异光一闪而过,心中更是一阵冷哼,若岳飞接了书信,大庭广众之下,看了一遍,自然是没有什么事情,偏偏岳飞连看都没有看一下,转身就走,虽然表面上根本就没有将李璟放在心上,但是表现的却是太过激烈了。

    实际上,任何人都是这样,只要对一个人的印象差了之后,任何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在对方的眼中,都会变的不一样起来。岳飞一个很正常的举动,在秦桧看来,就是心中有鬼,否则的话,为何不敢光明正大的接过书信。

    “去,将书信送给岳将军,毕竟是李璟送来的,李璟这个人可是大方的很,将岳将军的老母和妻子都送来了,可惜的是岳将军却不领情。”秦桧将手中的书信交给身边的一个官员,也出了行在。

    身后的众多官员听了却是面面相觑,很快就相互点了点头,秦桧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实际上已经证明了一切,这个皇帝面前的宠臣似乎并不喜欢岳飞。甚至还怀疑岳飞和江北有联系。

    “岳将军虽然战无不胜,但毕竟是武将,只要认真打仗就行了,但是岳将军这段时间的行为,却是冒犯了机会,我大宋,还是皇帝最大,岳将军的声望太高了。”一个文官忍不住低声说道,好像自己已经说出了真相一样。

    “相比较岳将军,其他的几位将军战绩太差了。”另外一个文官也低声说道。

    “算了,算了,还是将书信送给岳将军吧!至于如何处置,那是岳将军的事情。”刚才说话的文官惋惜道:“这封书信可以价值千金啊!啧啧,不知道岳将军收到书信之后,会怎么办?或许会将它烧的干干净净吧!”

    “不烧掉又如何?难道留着,那陛下那里更加不好交差了。”一个官员忍不住摇摇头,口中一阵惋惜,摆在岳飞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将这封信给烧掉。

    岳飞是阴着脸回到府邸的,因为老母和妻子还没有来到建康,而且赵构决定将京师建在临安,所以也没有赏赐府邸给岳飞,岳飞只能是花钱买了前后三进的宅子,张宪、牛皋都住在一起。

    “大哥。”张宪和牛皋两人正在练武场上练武,一见岳飞走了进来,赶紧迎上去,说道:“大哥,这皇帝陛下的酒宴难道这次很好吃不成?为何回来晚了?”岳飞取得了不少胜利,但是皇帝宴请众人,除掉第一次带着张宪和牛皋之外,后来也只是岳飞一人参加。

    “李璟送来书信,将母亲和夫人送来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南下了。”岳飞将手中的书信递给张宪,说道:“偏偏送信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桧此人带来的。”

    “啊!李璟这是想离间君臣,准备借陛下之手,将大哥斩杀,这样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除掉大哥,进而夺取江南。”张宪一下子就看出了其中的奥妙来,说道:“大哥,莫非这书信上有什么涂改的地方,或者说,书信是密封的,到现在还没有人看。”

    “不,这也是让我惊讶的地方,书信是敞开的,并不是密封的,里面的字迹也很工整,应该是李璟最擅长的馆阁体,没有任何涂改的痕迹,上面所写的内容也很简单,不过是将母亲和夫人的消息说了一遍,并没有其他的不同点。”岳飞指着书信说道:“只是越是如此,越让我心中不安。”

    张宪取出书信,认真看了一遍,也摇摇头,说道:“字迹很工整,正是市面上所出现的馆阁体,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李璟亲笔所书,但是这里面没有任何诡异之处,大哥,莫非李璟真的是问候你一两句,将老夫人和嫂夫人送来不成?”

    “不知道。”岳飞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摇摇头说道:“算了,我岳飞对陛下忠心耿耿,李璟再怎么威逼利诱,也不会动摇我的忠心。陛下英明神武,想来也不会怀疑的。将这书信烧掉吧!李璟的东西是不能进入我岳家大门的。”

    “是。”张宪虽然心中怀疑,却想不出什么东西来,只能是按照岳飞的吩咐,将李璟的书信烧的干干净净。若是外面的那些文人知道了,恐怕会拍腿大声惊呼,一封价值连城的书信,就这样被烧的干干净净,简直就是浪费。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