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九十二章 余波
    “朕惟德协黄裳、王化必原于宫壸。芳流彤史、母仪用式于家邦。秉令范以承庥。锡鸿名而正位。咨尔兰氏,端庄秀丽,矢勤俭于兰掖。展诚孝于椒闱...兹仰遵慈谕、命以册宝、立尔为皇后。尔其祗承景命。善保厥躬。化被蘩苹、益表徽音之嗣。荣昭玺绂、永期繁祉之绥。钦哉。”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女柴氏淑慎性成,勤勉柔顺,雍和粹纯,性行温良,克娴内则,淑德含章。着即册封为皇贵妃,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女朱氏凤音聪慧敏捷,端庄淑睿,敬慎居心,久侍宫闱,性资敏慧,率礼不越。着即册封为贵妃,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女扈氏柔嘉淑顺,风姿雅悦,端庄淑睿,克令克柔,安贞叶吉,雍和粹纯。着即册封为淑妃,钦此!”

    ......

    钟粹宫内,十几名女子跪在地上,新任大内总管高湛念着手中的圣旨,却是李璟在离去之前册封宫中嫔妃所用,这次所册封的女子上至皇后,下至世妇,林林总总,将李璟生活在皇宫中的女子尽数册封,为了补偿柴二娘,还特地设了一个皇贵妃的封号,让她成为仅次于皇后之人,却位列六妃之上,也算是格外恩宠了。

    “哎,王上此举,是不是得罪那些文官了。”朱琏站起身来,笑嘻嘻的说道。

    “左右不过是一个封号而已,在家里还不是一切正常吗?”朱凤英不在意的说道,虽然生下了皇二子李定边、皇六子李定炎,朱凤英仍然是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根本就不像一个皇妃。

    “陛下这也是给那些文官大臣一个台阶下,这皇帝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那些大臣们说话了。”柴二娘对自己的位置还是很满意的,若是册封她为皇后,莫说那些武将们不愿意,就算是太上皇李应恐怕也不会答应的,关键李璟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那是,那是。”朱琏站在后面,面色平静,但是双目中一丝不屑一闪而过。望着柴二娘目光中闪烁着一丝不屑。

    这个女人说的好听,但也仅仅只是说说而已,李璟对后面的女人虽然是一碗水端平,可这封号就代表着身份地位,女人或许不在乎,但是等到自己的儿子长大的时候,谁知道这些女人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儿子,而互相争宠呢!

    李璟密封传位诏书,看上去是平息了因为夺嫡之争而衍生出来的朋党之争,但实际上,这种斗争无时不在,现在李璟还要争夺天下,所以无人说什么,日后李璟平定天下之后,夺嫡斗争肯定会出现。李璟此举实际上就是将所有的争斗都集中在李璟自己身上,太子实际上也不过是李璟的一句话,一个动作而已。诸女在李璟心中的地位显得格外重要。

    政事堂中,麒麟阁的几个大学士看着手中的一封圣旨,却是说不出话来,圣旨上已经盖上了玉玺,按照道理已经算数的,但是众人都知道宣读圣旨的并不是政事堂的人,只是内侍,而且宣旨的对象也是宫中的皇后、嫔妃们。

    “算了,陛下都已经出征了,这个时候将圣旨驳回,让陛下如何自处?这可是陛下登基之后下的第一道圣旨,政事堂怎么驳回?”李甫苦笑道。

    “可是?”王璞还是有些不满。

    “可是什么,当初陛下说的很清楚,自陛下之后,政事堂才有封驳圣旨的权力,陛下在朝,谁敢如此?”张孝纯摇摇头说道:“陛下说的极是,这也是陛下的私事,我们麒麟阁管多了,陛下也不会高兴的。”

    “后妃是后妃,但是太子。”李甫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是一阵苦笑,这个时候虽然李璟或许会定下太子,可是密封太子的圣旨还在奉先殿中,谁也不敢取出来,或许有朝一日李璟驾崩之后,取出圣旨的时候,根本不是现在的秦王李定北。

    众人发现跟着李璟身后,虽然身处麒麟阁,手中的权力大了许多,李璟纵横天下,对政事方面也是放权给众人,可实际上,众人才发现手中权力实际也没有多少,许多关键的东西,根本就不会交给众人处置。

    “今天早上天还没有亮,陛下就已经下了两道圣旨,第一道圣旨调宗正随军,第二道圣旨调户部右侍郎巡视江淮之间,主掌江淮之间的屯田事宜。”王璞从手袖中取出一个奏折来,十分平静的说道:“虽然不知道陛下为何如此,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宗正的职务或许要换人了,户部右侍郎的职务也需要重新遴选。”

    “这件事情,为何不早点说出来?”李甫面有不满,盯着王璞说道:“今日虽然是老大人主笔政事堂,但一个宗正随军,一个户部侍郎外调,这是何等的大事,老大人这个时候才是说出来,是不是有些不妥。”李甫的声音大了许多,想平日里他是亲切的很,但今日不却不行,无论是李霄或者是李汉都是宗室中的一员,居然随军和外调,分明是大事。

    “?此事王老大人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吧!”郑居中忍不住解释道:“陛下,天还没有亮就派人传圣旨,谁能知道?”郑居中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却是无可奈何,这样的事情恐怕也只有李璟才能干的出来。

    “如此说来,这个麒麟阁大学士的位置?哎!”李甫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朝众人拱了拱手,径自出了政事堂。

    “此事?”张孝纯无奈的望着李甫。

    “陛下乾纲独断,谁敢放肆。哼哼,这两个人若是没有其他的勾当,陛下岂会如此?”王璞不屑的说道。他却是隐隐知道这其中的缘故。

    张孝纯等人也都点了点头。李氏宗族的事情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在李璟称王的时候,就已经说明许多问题,现在李璟称帝,或许就是为了解决这些事情的。众人感到一丝无奈,更是感到一丝心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