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八十六章 王者霸道
    “人之初、性本善...”树荫之下,李璟趟在躺椅上,身边一个粉妆玉琢的童子正在有板有眼的念着《三字经》,忽然童子发现了什么,将手中的书籍砸在李璟身上。

    “母后。”童子张开双手,就朝远处的年轻女子小跑了过去,一把抱住女子双腿,仰着小脑袋,邀功似的说道:“母后,儿臣已经能背诵《三字经》了?”

    “是吗?”兰蔻望着自己的儿子,目光中闪烁着一丝慈祥,拉着李定北小手说道:“可是母后听说你上学的时候不听老师言语,经常调皮捣蛋。”

    “哪有,儿臣一向很老实的。”李定北眼珠滴溜溜转动,就想着逃的远远的。

    “哼,小小年纪,就知道顽皮捣蛋,真是可恶。”李璟冷哼了一声,佯怒道:“下次就应该让李叔祖狠狠的教训你。”

    “王上。”兰蔻面色柔和,朝李璟行了一礼。

    “坐吧!”李璟拉着兰蔻坐在一边,说道:“最近事情比较多,去你那边少了,等事情定下来,再去陪你。”

    “王上乃是天下之主,每天自然是有忙不完的事情了。”兰蔻看着另外一边的奏章,摇摇头说道:“近日我听说朝武都在商议皇后之事,不知道王上准备册封何人为皇后?”

    “自然是你了,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李璟正容说道:“且不说,你一路跟随本王,理应为后,日后定北为太子,若是母亲不为皇后,如何为正宗?”

    “何人为皇后倒是没有什么,只是妾身听说,现在文武大臣都插足其中,林师兄一纸奏章可是掀起了满城风雨,文武百官闻之而动,这下让王上为难了?”兰蔻显然知道这件事情,忍不住说道:“王上虽然马上能打天下,但却不能马上治天下,妾身看来,这皇后之位并不算什么,只要王上能够对妾身好一些,皇后之位给柴家妹妹也没什么。”

    “姐姐可是大方的很,这个位置妹妹可不敢要。”兰蔻话音刚落,远处传来一阵娇笑声,却见柴二娘领着几个宫女缓缓而来,朝李璟行了一礼,笑道:“这些文武大臣还真是厉害,自己争斗也就算了,偏偏拿你我姐妹二人说话,着实可恶。眼下可不是什么皇后归属的问题了,而是文官和武将们彼此争斗,看看谁能主宰天下,掌握朝堂局势。哼,皇帝想要立谁为皇后,那是皇帝自己的事情,与那些大臣们有什么关系。”言下之意,立谁为皇后,那是李璟自己的事情,但立谁为太子,那就不是李璟自己的事情了。

    兰蔻面带笑容,点了点头,好像没有听懂其中的含义一样。只是静静的看着李璟,等待着李璟自己做出决定。柴二娘说的不错,这立谁为皇后本身就是皇帝的家事,与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呢?只是这里面牵扯到文武之争,让整个事情都带来了不可预测的变化。

    “江山是我李璟打下来的,莫说是立谁为皇后,就算是立谁为太子,那也是我李璟的事情,与这些人有什么关系。”李璟看着面前的奏章,一脚踢了过去,将这些奏章踢落在地,冷笑道:“还以为这是前朝,与文人共天下,我大唐只要是正确的,无论文武都没有罪,难道武将就应该低人一等,人家在外面抛头颅,洒热血,这些家伙就喜欢从后面闹事,啧啧,看看,还互相结为朋党,相互串联,难道将本王当做傻瓜不成?”

    “父王,你这么做是不对,任何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我们就应该虚心的接受他人的劝谏。”兰蔻和柴二娘还没有说话,一边的李定北却反驳道。

    “哼,你这小东西别的本事没有学到,这些话倒是学到了。”李璟瞪了自己儿子一眼,说道:“在接受别人意见的同时,也要有自己的判断,不是任何意见都是适合你自己的,比如眼下这种事情,一边是文官,一边是武将,一个想立你母亲为皇后,一个想推举你柴姨为皇后,其目的就是为显示自己在朝中的位置,进一步打压武将的地位。这个时候,所有的劝谏你都要抛之脑后,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我李璟是谁,是白手打天下的主,这种事情什么时候轮到自己的臣子做主了。天上地下,唯吾独尊。这才是王者。”李璟双目中闪烁着凶光,身上透着煞气。

    兰蔻和柴二娘两人心中微微一动,虽然表面上,李璟也是从谏如流,对臣子们的建议多数还是听进去的,但改变不了李璟霸道的性格。到底是打天下的人物,岂会被这些人所左右。尤其是知道这些臣子们根本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另有所图之后,心中恐怕早就潜藏着怒火了。

    “儿臣,儿臣记住了。”李定北双目微红,他低着小脑袋,眼看着金豆子就要下来了。

    “等你长大成人了,也不要在宫中读书,我会将你送到外面去读书,让你见识一下民间疾苦,免得日后成长为一个无道昏君。”李璟叹了口气,说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没有经历风雨,是成长不起来的,就你在宫中接受的教育,恐怕是不能当一个好皇帝,你是如此,你的那些弟弟也是如此。”

    “儿臣,儿臣知道了。”李定北不知道这句话中所蕴藏的意义,只能是低着头说道。身边的兰蔻和柴二娘却是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王上,不管怎么说,这些人也是王上的臣子,就算是有其他的想法,最起码也是为了国事,还请王上莫要责罚这些大臣们才是。”半响,柴二娘才叹息道。

    “柴妹妹说的有道理,这些大臣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更不要说麒麟阁的几位大学士为王上的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王上乾纲独断,自然是能体现无上威仪,但这些臣子若仅仅只是办事的人,那日后如何能辅佐王上治理天下?”兰蔻也劝说道。

    “这个道理,本王自然知道。”李璟应道。虽然不满,但李璟也知道,不能因为此事而处罚这些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