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六章 离间
    李璟检阅三军之后,整个汴京城一片哗然,原本对李璟有些不满的人纷纷闭上了嘴巴,强大的军队迫使这些人十分清晰的认识到,李璟与前朝有着截然不同的地方,赵宋以礼仪治理国家,文人的地位很高。但是在李璟的麾下,不仅仅是读书人,还有武将,这些武夫们‘精’神面貌发生了强大的变化,面对读书人不再是唯唯诺诺,而是‘挺’直了腰,让人不敢小觑。

    甚至传闻李璟在登基称帝之后,所封赏的公侯之中,武将将会占据大多数,这让一些读书人在不满的同时,却又无可奈何。

    不过这一切和秦桧没有任何关系,在阅兵之后的第三天,李璟亲自送秦桧离开了汴京,战马之上,李璟笑呵呵的说道:“秦大人,虽然我与岳飞有些恩怨,但是总体来说,他还是本王的师弟,日后若是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大人多多包涵。”

    秦桧嘴皮‘抽’动,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岳飞对李璟的仇恨世人都知道,但是在李璟这里,却成了师兄弟情深,难道李璟真的不知道岳飞对他的心思?

    “王上虽然宽宏大量,但恐怕岳将军是不会领这份情谊的。”李甫忍不住说道。

    “岳师弟和我之间,不过一些政见不同而已,他是一个忠心之人,当初赵桓对他恩重如山,将他提拔到现在,所以他还念着赵桓的好,恨不得立刻就将赵桓迎回江南,这个人怎么说呢?对别人要求很高,却不知道世上有许多人和他不一样。”李璟望着远处的船只微微叹息道:“赵桓既然已经被金人所擒,皇位也不会为他所有。”

    “外臣在金国那里听过先帝的消息,过的并不好。”秦桧低声说道。神情复杂,赵桓对秦桧还是很不错的,只是秦桧看不上赵桓而已。

    “这些话还是不要跟我那师弟说的好。”李璟面‘色’微微一变,忍不住说道:“赵构生‘性’多疑,若是知道我那师弟还念着赵桓的好,恐怕以后这军权是不要想掌握了,甚至还有‘性’命之危,当初周侗老师也曾经教导过本王武艺,岳飞再怎么样,也是本王的师弟,日后不能为我所用,但也不能出了其他的事情。”

    “王上放心,只要岳飞忠于王事,陛下肯定会重用他的。”秦桧笑眯眯的说道。他心中所想却是无人所知。最起码,眼珠转动的时候,就说明他心中实际上并非像表面所说的那样。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李璟点了点头,对身边的李甫点了点头,李甫赶紧从怀里‘摸’出一封信来递给秦桧。

    “到底是师兄弟,将此信带给鹏举吧!老夫人和他的夫人本王也已经让人送过江去了,让他安心在赵构麾下效力,待本王解决了金人,再来与他一决雌雄。”李璟笑眯眯的望着秦桧,面‘色’平静,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来。

    “是,王上。”秦桧看着面前的书信一眼,面‘色’有复杂之‘色’,书信并没有密封,足见李璟的光明正大,只是让秦桧感觉到为难,李璟到底是自己的敌人,这封信偏偏是给己方大将的,那这封信是该看还是不该看呢?最后秦桧想了想,还是将书信接了过来,放入怀中,朝李璟拱手说道:“王上,山不转水转,时间也差不多,外臣先告辞了。”

    “秦大人慢走。”李璟拱了拱手说道:“秦大人,这江南风景独特,不少东西是江北没有的,秦大人到了江南之后,可要多寻觅一些古怪玩意送来。”

    “能为王上效劳是外臣的福气,告辞了。王上。”秦桧心中微微感动,能让李璟亲自相送是何等的福气,能让李璟说出这样一段话来,又是何等的荣耀。

    “王上,告辞了。”秦桧之后,王氏带着斗篷,雪白的纱巾遮住了面容,唯独那熟悉的声音中蕴藏着一丝不舍,任何‘女’人经历了李璟一番进攻之后,哪里会舍得离开。

    李璟点了点头,朝秦桧挥了挥手,看着夫妻二人离开,嘴角一直是‘露’着一丝微笑,好像心情很高兴的样子。

    “王上,秦桧会上当吗?”李甫有些担心的说道:“王上和岳飞之间杀的你死我活,他会认为岳飞和王上之间有勾结。”

    “不会,最起码现在不会这么认为,但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埋下能发芽的种子,无论是在秦桧心中或者是赵构心中都是如此,让他们认为岳飞心中真正的主子不是赵构,而是赵桓,本王也会用各种要求,来换取岳飞迎回赵桓的代价。任何谣言,次数多了,就变成真的了,岳飞刚毅,面对赵构的怀疑,就算是想解释他也解释不了。”李璟不在意的说道。

    “王上,好算计。”李甫微微一阵失神。岳飞这样的将领,虽然有人格上的缺陷,但是不得不承认,已经有名将的潜质,只要稍加培养,必成名将,可惜的是,李璟不能容忍这样的人存在,岳飞也不会投奔李璟,李璟是谁?世间公认的‘乱’臣贼子,既然得不到,就十分干脆的毁掉他。

    大船之上,秦桧望着岸上逐渐消失的背影,怅然若失,若不是赵构对他很不错,他都宁愿留在汴京了,就算是一个傻子,也能看的出来,留在汴京比江南有前途。

    “夫君,不如看看李璟给岳飞信中写了一些什么?”一边传来王氏的声音,他转头望去,迎面而来的是王氏灼灼生辉的双目。

    “这,恐怕有些不妥,而且就算是有什么,李璟也不会在这封信里说出来的,你看看,这封口都没有封上。”秦桧不在意的摇摇手中的书信,他可不相信李璟会在这样的书信中写上什么呢!

    “哼,李璟狡猾,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出其不意,既然你是这样认为的,也许李璟会反其道而行之呢?”王氏眼珠转动摇摇头说道。

    “这?”秦桧一阵迟疑,仔细想想,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谁也不知道李璟这样‘奸’诈的家伙会干一些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