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八章 码头血战
    “岳飞到底就是岳飞,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让他练就一只强大的队伍,若是再让他继续下去,他将会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李璟望着远处的岳飞,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赵构的手下大将不断的在减少,但是能真正活到现在的人都是精兵强将,岳飞等人就是将这些精兵强将收拢在身边,只要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就能生根发芽,继而成长为参天大树,最后成为李璟最强大的敌人。

    “王上,待末将去。”众将见李璟将岳飞夸赞成如此模样,心中微微不满,高宠更是俊脸通红,在这些将军之中,高宠被岳飞教训过的,若不是岳飞这个人还知道报恩,恐怕李璟手下的大将就被岳飞所刺杀了。

    “岳飞当年只是一个猛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名将的资质了,王上,这样的人若是能收为己用,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种师道有些惋惜的说道。他摸着胡须,目光中充斥着复杂之色,自己已经离开了赵宋军队,看着岳飞这样的后起之秀已经崛起,心中难免有些感慨。对岳飞更是生出一丝爱才之心来。

    “不可能的,岳飞刚毅,不可能归顺本王的,在眼中,本王就是乱臣贼子,是篡夺天下的野心家,岂会归顺本王?就算本王是他的师兄也是如此。”李璟摇摇头,岳飞要是归顺自己的话,恐怕早就归顺自己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高宠率领麾下骑兵出击,一股黑色的洪流直接闯入乱军之中,周围的步兵看见高宠的旗号,纷纷躲避,一条大道瞬间出现,直接朝岳飞的中军杀了过去。

    “六花阵,现!”岳飞手执长枪,就见周围的步兵纷纷让来一条道路,一个个厚重的盾牌出现在狭小的马头之上,盾牌上长枪如林,寒光闪闪,宛若是一个钢铁森林一样,死死的对准着高宠等人。只有一条道路出现在骑兵面前,通向未知的存在。

    高宠猛的收紧战马,但是身后的骑兵却带着惯性闯入大阵之中,顺着小道闯入大阵之中,很快就消失的不见踪迹了。

    “不好。”高宠猛然之间看见,一个个钩镰枪出现在盾牌缝隙之中,顺手一拉,那些战马发出一阵阵哀鸣之声,四蹄鲜血碰触,奔跑不到几步,就摔倒在地,将骑兵跌落在地,很快就被后面的战马所践踏,死伤无数。

    “王上,这是六花阵,是宗泽从李靖的六花阵中发明出来的,专门是用来克制骑兵的,没想到传给了岳飞。”种师道也发现了高宠率领的骑兵已经消失在大阵之中,面色微微一变,他知道这个六花阵的来历,忍不住说道。

    李璟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在狭小的马头上,岳飞的六花阵还是很厉害的,最起码短时间内抵挡李璟大军的进攻还是很轻松的。千余骑兵很快就消失在大阵之中。他已经发现远处的龙舟已经启程,虽然赵构的中军大纛还在码头上,但他并不能确定赵构可还在后军坐镇。

    “战车冲阵,玄甲铁骑,进攻。”李璟朝后面挥了挥手,身边的重甲骑兵缓缓而行,无论是什么样的阵势,在强大的战斗力面前都是没有任何抵挡的机会,重甲骑兵浑身上下都是铠甲,手中的兵器也都换成了大刀,为的就是对眼前的敌人进行撞击。

    而在前面的战车,为的就是利用战车重量,车轮两边的战刀,割裂周围的空间,以图将眼前的缝隙扩大的更大一些。

    战车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闯入六花阵所形成的缝隙之中,一阵阵惨叫声传来,车轮两边的战刀,将周围的士兵拦腰斩杀,在锋利的战刀面前,任何士兵都没有任何抵挡之力,鲜血喷出,形成一条血路,原本不过两匹战马并排而成的道路,一下子洞开。

    “进攻。”高宠看的分明,在六花阵中的盾牌大阵已经攻破,重甲骑兵鼓噪而行,撞入六花阵之中,这些士兵就好像是纸糊的一样,根本不能抵挡重甲骑兵的进攻,纷纷后撤。

    岳飞微微叹了口气,对身边的张浚说道:“背嵬军和选锋军的人手还是少了一些,等过了江南之后,再认真挑选。”

    “都说岳统制擅长治军,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李璟这次可是碰到铁板了。”张浚摸着胡须说道:“索性的是,大队人马已经上了船只,岳将军缓缓后撤,肯定是可以脱离战斗的。”

    “韩世忠的战船已经准备好了?”岳飞朝身后望去,却见赵构的大纛正在缓缓后撤,心中顿时高兴起来,就算是损失一些士兵,但只要保护赵构后撤,这一切都是值得了。

    远处的李璟也发现码头上的敌人越来越少,面色阴沉了许多,虽然已经有了预感,这次不能逮到赵构,可是看见赵构这样平安的撤出了码头,李璟心中还是有些不满的。

    “梁家父子到什么地方了?”李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些年本王在黄河上训练水师,这一次从黄河到运河,步兵都已经到了,水师为何还没有到?”

    李璟手下虽然有不少擅水之人,但指挥水师作战,也只有梁中坚父子两人当年在淮安指挥过水师大战,勉强精通水师,所以李璟在黄河之上成立水师,虽然人数不多,但也能用之。征讨赵宋,水师就已经从洛阳出发,经过黄河,进入大运河,朝扬州杀来。

    “臣听说黄河进入枯水期,水师战船难以在黄河上行走,所以水师就慢了一些。”种师道心中微微有些复杂,他一方面期盼着水师战船能够及时杀来,又担心水师的到来,使得赵宋被灭。

    “哼,这不是理由。”李璟摇摇头,说道:“诸路大军各司其职,水师有水师的作用,若是因为水师的缘故,造成赵构轻松撤到江南,那就是水师的罪过。”

    “水师,王上,水师来了?”李璟话音刚落,就见远处有一队船只缓缓而来,船只上还是银边血龙剑盾旗,正是李璟的水师。总算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杀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